联想和兴趣

编辑: 路逍遥 关键词: 快速记忆法 来源: 逍遥右脑记忆

只要我们专注于心理活动,让自己接受一次次心理挑战,大脑细胞就会不断生长和扩张,创造出无限的连接和模式。

  锻炼身体能够改善心跳频率,同理,锻炼心智可以增加联想效率。还记得吗?我告诉过你,为了记忆生物分类方法和太阳系行星的排列次序,我设法用记忆术,但却出了问题。我用“菲利普国王来吃美味意大利面条”(King Philip Came Over for Good Spaghetti)记住生物分类由大而小的次序(界Kingdom、门 Phylum、纲Class、目Order、科Family、属Genus、种Species),又用“我受过高等教育的母亲就给我们吃了九个比萨饼”(My Very Educated Mother Just Served Us Nine Pizzas)这句话记住水星(Mercury)、金星(Venus)、地球(Earth)、火星(Mars)、木星(Jupiter)、土星(Saturn)、天王星(Uranus)、海王星(Neptune)、冥王星(Pluto)的排列次序。然而,到考试的时候,我却想不起母亲给我们吃的是比萨饼还是意大利面条。

  使用这种低级伎俩的人肯定不只我一个。我有个朋友最近抱怨说,所有号称能改善记忆力的文章都利用“联想”法帮助提升记忆技巧。

  “问题是,这些文章介绍的联想都太疯狂,我觉得毫无意义,”他说,“有篇文章先让我看一张脸,说这人是法莱尔太太(法莱尔是Friar的译音,意为“修道士”——译者注)。作者要我想象有个身穿褐色长袍的中世纪修道士坐在她头上。在下一页,我又看到那张脸,但下面没有表示名字,我只能想起“和尚”(monk)这个词,所以我说她是芒克太太。”

  说到改善记忆力,我对联想这个词总是有点小小的反感,它给人一种印象,以为走向聪慧的路都是用怪里怪气的记忆花招铺设而成的。多年前,我在强尼·卡尔逊剧场(Johnny Carson)看到已成为传奇人物的记忆大师哈利·罗瑞恩(Harry Lorayne),他能记住现场每一位观众的姓名,真是精湛的技艺表演。主持人问他是怎么办到的,他说他把每个名字和一种怪异的东西联想到一起,例如,他指着伯德(Bird,意思是“鸟”——译者注)夫妇说,记忆他们的名字时,他想象他们头上顶着一个装着一对金丝雀的笼子。显然,这个办法对他很管用。但我对此不感兴趣,难度太高,有太多额外的信息需要记忆。金丝雀、笼子,以及其他古怪的意象和名字纠缠到一起,这些都会加重我短期记忆的负担。况且,这还需要创意和想象力,可惜我一样都不具备。
 


本文来自:逍遥右脑记忆 http://www.jiyifa.com/jiyifa/19469.html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