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逍遥右脑记忆网-免费提供各种记忆力训练学习方法!

一位北大才女写的文章,不偏激的、不埋怨,很靠谱

编辑: 路逍遥 关键词: 励志文章 来源: 逍遥右脑记忆


  一位北大才女写的文章,不偏激的、不抱怨,很靠谱
  
  女孩子该干什么
  
  我的大学室友里有多少个本国留学生。有一次,宿舍突然跑水,我们几个女孩都叉着腰,胆大妄为地站在角落的砖头上给楼管打电话,只有她一个人挽着裤腿,光脚衣着橡胶拖鞋,泡在满房子的脏水里……我们都劝她:“别干啦,这不是女孩子该干的事情!”她停下来很认真地问我们:“那么女孩子应该干什么呢?”
  
  大学毕业刚工作那会儿,我在一家很大的公司做最基本的快递联系工作,天天负责告诉快递来拉机器,或者等着快递把机器送到公司里由我签收。有时候,快递来了我不在工位上,机器就会被沉积在我的座位四周。我感到本人好歹也是北大毕业的女生,那些动辄10公斤的机器显然不应当由我来搬。所以假如不男共事在身边,我宁肯任由那些宏大的物体摆在最挡道儿的处所。直到有一天,干净工看不外眼,提出替我搬到仓库里去,我切实不好心思,只得硬着头皮亲身着手,一趟趟地把机器往仓库抬。
  
  真的伸手去做才发明,似乎也没有设想中的那么沉。后来的日子里,我买了专业的拆卸工具,开始学着自己动手拆装机器,常常拖着货仓里的小推车跑来跑去,爬高上低地收拾仓库,甚至稳稳当当地坐在大货车的货架上押货外出,几个月后,我既可以穿戴小西装、颠着小碎步在办公室之间送交文件,也可以抬着20公斤的机器放到摄影师指定的地方,我再也没有抱怨过为什么不招一个男实习生。在年初公司的年会上,我的领导们感叹万分地说,那些传统意义上应该由男同事完成的事情,我这个初出茅庐的丫头电影竟然全部搞定了。那是我第一次深切地领会到,素来没有什么事情生成就被指定为男孩该做或女孩该做。
  
  我们经常埋怨,大学四年,我们的成就一贯优于男生,在校内各种运动中的表示丝绝不比他们逊色;可是有朝一日与社会接轨,无论是实习、社会调研仍是求职,都会败下阵来,尤其是进入当前,显明后劲不足,如果有某个女孩荣幸地成为高管或领头人,人们会立即投去无比钦佩的眼光。岂非职场必定是男人的天下吗?我否认,某些行业确切对女孩存在成见和轻视,但更多的起因恐怕出在我们自己身上。大家同样身处职场,拿着等同的工资,为什么女孩常常想当然地以为,自己天经地义要比男孩干得少?为什么女孩就不能像男孩那样去?为什么女孩就不能在进入职场后一直坚持大学时那股茂盛的学习动力?
  
  谁和谁斗智斗勇
  
  现在,杜拉拉成了无数女孩竞相模拟的职场导师。然而,很多人只看到了杜拉拉学习厚黑学、洞悉办公室政治的一面,却主动疏忽了她在入职之初焦头烂额,熬夜学习,以弱女子的肩膀扛起了估算、设计、施工、选材的大旗,终极美满完成了琐碎的装修,这才第一次得到了大引导的赏识。
  
  某天,我和久违的大学同学一起聚餐。她百思不得其解地问我:“你觉得你的工作快活吗?”我说:“挺好的呀。”她又问:“那你们公司有勾心斗角,人事奋斗吗?”我特认真地回答:“我不知道。”她不情愿地接着问:“那你会介入公司的集团帮派吗?”我反诘:“有帮派吗?我不晓得。”她扭动一下自己的坐姿持续追问:“你们同事会故意躲着你,或者成心欺侮你吗?”我想了许久,说:“不知道哎。”她挠头问:“莫非你不想深刻了解一下自己的工作环境吗?”我答:“没时间。”她最终感慨道:“难道你只关怀自己手头的工作吗?”
  
  我放下筷子当真地答复:“我每天要高效力地实现我的工作,尽量按时放工。回家后我要学习,要读大学没学透的古文,要更新博客,要写专栏,要为那本被出版社编纂追着的书筹备提纲,还要随时和公益组织接洽做名目,你认为我有时光和精神去懂得别的事儿吗?”
  
  我见过太多把精力疏散于装扮、恋爱、到处探听八卦、热衷于毫无意思的小道新闻的女孩。作为专栏作者,我每天都会收到许多女孩的来信,其中80%都像怨妇个别向我细数自己的职场抱怨。她们无比信赖地把自己在职场上碰到的每一个小纠结具体说给我听,恐怕我不了解她们所处的生灵涂炭,好比谁歧视自己了,谁指桑骂槐地暗讽自己了,谁瞪了自己一眼,谁尔虞我诈给自己穿小鞋了,谁压着自己不让升职了,谁上位了,谁不是货色了,然后向我求教该怎么办,该怎么和这些人斗智斗勇。
  
  于是,这些从小尽力学习,始终是人尖儿的女孩们就这么在鸡毛蒜皮的小事上慢慢耗尽了自己全体的豪情与幻想,忘掉了她们大学时曾经精心谋划的人生轨迹,错过了良多本能够属于自己的机遇,眼睁睁地看着男孩们从昔日大学校园里吊儿郎当、不务正业演变成职场精英。更恐怖的是,这些女孩们渐渐会用“社会就是这么残暴,总会磨平我的光辉”这样的鬼话来压服自己,也慢慢信任妈妈说的“女孩要平稳,不要往返乱跳槽”,老师说的“女孩要会健美操或瑜伽课,不要学什么跆拳道”,闺蜜说的“女孩要回归家庭,不要野心那么大”,而后让自己慢慢甘于平常,从而丢掉了大学四年积聚下的光彩与妄想,丢掉了自己的无畏与。
  
  我也有过从早到晚谨小慎微、如履薄冰地在职场颤巍巍讨生涯的日子;我也有过因为老板一个神色错误,说得不好听,我胆战心惊一终日的日子;我也有过由于说错一句话得罪了同事,自己担忧到夜不能寐的日子。然而,当有一天我开始依照自己既定的目标一心于工作,我发现,我基本不再有过剩的时间和精力为各种乌七八糟不靠谱的事情担心。
  
  固然我身边依然有无数的女孩在关注升职内情、老板关系、比拼装束,但我不想参加,也无力研讨。我回避到别处,只愿做个又宅又独的好员工,关注如何能将手中的每个细节做到极致,用心肠渡过我工作的每一分钟,我盼望从我手里出来的每一件作品都是艺术品,哪怕它只是一个PPT,一个Excel表格。
  
  上得了……下得了……
  
  大学毕业已经一年了,从最初的分散精力到重聚动力,我越来越清楚地看到,大学时期的梦想又呼啦飞回来了。那个霎时,我开端清楚曾见的那些分心有多笨拙,我差点就为无关紧要的琐事放弃自己多年的斗争目的,放弃了跟别人完整没有关联,只存在于我一个人内心深处的漂亮新世界。
  
  再看看我的大学同窗,一年前走出北大校门的那一刻,我们是一群如许心高气傲、动力十足、领有辽阔视线和襟怀的女孩。在大学里,我们动辄去英国交流,去美国调研,那个时候的我们觉得自己心里装着全部世界。可是当初,为什么我们会对工作变得琐屑较量?计较一个讲演做的是不是心烦,计较一个箱子是不是应该由男同事搬,计较电脑中病毒是不是应该由男友来重装,计较生病了是不是必需有人陪着上病院,计较一双新鞋是否第一天穿就有了划痕……我们心坎的全世界哪去了?
  
  所以一年后的今天,我的很多女同学仍然站在毕业时的出发点上,而同班的男生不知何时已经静静跑到了我们的前头,也许在将来的某一天,我们只能远远远望他们的背影。
  
  或许你会说,每个女孩都要面对事实,可是,如果我们就这样说服自己一点点懒惰下去,那么若干年后你就会变得和最一般的女孩一样,一样的家长里短,一样的房子车子孩子,一样的东家打折西家促销。我们曾经在大学校园里那么努力地让自己不循分、不让步、不放弃,为的就是这最后的必由之路吗?
  
  我们老是被教导“女孩子要纤弱一点,不要逞强,不要事事都会,要学会撒娇,让男孩来帮你做”。其实,每一个女孩生来都没有标签意识,那些所谓的你该这样、不该那样,都是后天环境强加给你的。曾经我也认为电脑技术这事儿不该我管,一个女孩子懂个这干什么?天然有男生排着队帮你做。直到有一天,工作逼迫我要捧着仿单,—&mdash,心情语录;找到光驱和硬盘,断定CPU有多大,刻录机怎么用。当我扔掉内心的阻碍,把一个坏了的电脑拆开又装好,然后详细地告知女同事每一个部件有什么用,每一根线应该连在什么地方,每一个电路板是什么原理的时候,她只会觉得这个女孩子真棒。
  
  在社会的期待下,咱们缓缓变得悉书达理,变成贤妻良母,变到白发苍苍。实在,那些男孩等待过的事件,比方设计一座屋子、造一架飞机、成为技巧牛人、粗通物理跟化学,那些主意也都曾存在于我们心里。只是我们习惯了拿性别当借口,废弃了提高的能源,于是眼睁睁地看着男孩成绩了一段段传奇,谱写了一个个神话。
  
  网上传播着一个笑话:什么是新世纪女性的尺度?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写得了代码,查得出异样,杀得了木马,翻得了围墙,开得起好车,买得起好房……或者这个并不是笑话,而是身为女孩应该努力达成的梦想。


本文来自:逍遥右脑记忆 http://www.jiyifa.com/lizhi/133305.html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