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逍遥右脑记忆网-免费提供各种记忆力训练学习方法!

俞敏洪:人需要梦想与渴望

编辑: 路逍遥 关键词: 励志文章 来源: 逍遥右脑记忆


  :人需要与渴望
  
  人需要有一种渴望,有一种梦想。没有渴望和梦想的日子使我们的生命失去活力和勇气。
  
  我仿佛注定了要过一种在路上的生涯,我有着不循分的灵魂,总想到处浪荡,我的心坎深处有一种召唤,老是把我带向不可知的远方。即便让我坐在房间里,我也盼望有一扇可能让我远望遥远的地平线的窗户。
  
  从出身到十八岁,我始终在一个小村落生活,头顶统一片天空,脚踏同一块土地,天天看到的都是雷同的景致,碰到的都是熟习的乡邻。我原来应当过一辈子平平庸淡的乡村生活,娶妻生子,在土地上劳作,而后在每天迎来向阳送走晚霞的日子中渐渐变老。但老天偏偏让我出世在长江边,又偏偏在我家的东边天生一座五十米高的小山,爬上这座小山,长江便和盘托出。那时候还没有传染,能够纵目远眺,看得很远很远,一些船从天边过来,又消失在天边,一些云从江边来,又消逝在江边,于是就开始好奇,天边外到底有什么?假如我坐上船可以到哪里呢?感激我的多少个亲戚,由于他们在上海,于是在我八岁的时候,母亲决议带我到上海走一趟。坐船半天一夜,终于到了上海。这次旅行,长江的壮阔、吴淞口的苍莽、上海的灯光、街道的繁荣,给我留下了深入的记忆。从此,我的心开始渴望旅行,长大后我要走出村庄,走向更远的处所。
  
  我第一次坐火车是到北京去上大学,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火车。我考大学考了整整三年,自己也没弄清楚是什么让我了三年。当初想来,是心中那点含混的渴望,走向远方的渴望。这种渴望使我死活不违心在一个村庄呆上一辈子,而独一走出村庄的措施就是考上大学。当时的农村还没有外出打工这一说,如果放到现在,我可能就是一个背上包四处游荡的打工仔了。有一段时间,我猖狂地爱上了火车,在车厢里听着车轮和铁轨撞击的强烈节奏,听着风声在车窗外咆哮而过;还有对面开来的火车那撕心裂肺的长鸣,经常把你的魂拉得很长很长。火车从一个城市穿过,走向另外一个城市,窗外的风景不断变换,我就把本人的心留在了不同的风景里。
  
  我的大学生活是孤单和自大的,一个农村孩子走进大城市之后的改变是深刻而苦楚的。四年大学对我来说最大的抚慰就是周末可以走出校园,到北京的四周去爬山。我曾经无数次坐在香山顶上看夕阳西下,群山绵延。在大学三年级时,我得了肺结核,被送进了坐落在北京西郊山区的结核病疗养院。这个休养院围墙只管很高,但在楼上的房间里却能够看到周围的山。在医院的一年,我看遍了山的色彩,春的粉红(杏花桃花)、夏的青翠、秋的火红和冬的萧瑟。在医院的门口,有一座小山,山顶上刻着冯玉祥“精力不逝世”四个大字,我简直每天都要去爬这座小山,对着这四个字发愣。后来身材好点后,医生容许我走出大门,我就去爬遍了每天从医院的窗户里可以看到的那些山峰。也就是在病院的这一年,我读完了《徐霞客纪行》。
  
  人须要有一种渴望,有一种梦想。不渴望和梦想的日子使咱们的性命失去活气跟勇气。有很长一段时光,我差一点掉进了安于现状的陷阱里。大学毕业后,我留在北大当了老师,收入不高但生活安适,于是授室生子,柴米油盐,日子就这样一每天从前,妄想就这样缓缓消散。直到有一天,我回到了故乡,又爬上了那座小山,看着长江从天涯滚滚而来,那种超出地平线的盼望被猛然惊醒。于是,我下定信心走出北大校园,开端了独破的过程,在出国留学的幻想被无情破碎之后,新东方终于呈现在我生命的地平线上。从此一发不可整理,带着我飞越地平线,新东方从一个城市走向了另一个城市,从中国走向了世界。我也带着新东方的梦想和我的渴望,从中国城市走向世界城市,从中国山水走向世界山水,从中国人群走向世界人群。
  
  兴许人在路上,这就是人生。不论你乐意不乐意,我们诞生后学会的第一件事件就是走路,从此我们就走在了路上。我们一辈子走在两条路上,心灵之路和现实之路,这两条路互相弥补相互丰盛,心灵之路指引事实之路,现实之路空虚心灵之路。当我们的心灵不再渴望越过深谷大川时,心灵就失去了活力和养分;当我们的现实之路没有心灵指引时,即使走遍世界也只是酒囊饭袋。一年又一年我们一直走过,每一个人的生命走得如斯地不同。新的一年又要降临了,你做好走在路上的筹备了吗?


本文来自:逍遥右脑记忆 http://www.jiyifa.com/lizhi/277193.html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