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逍遥右脑记忆网-免费提供各种记忆力训练学习方法!

李培根:记忆

编辑: 路逍遥 关键词: 励志演讲 来源: 逍遥右脑记忆


  《记忆》
  
  ——华科校长李培根2010毕业仪式报告稿
  
  敬爱的2010届毕业生同窗们:
  
  你们好!
  
  首先,为你们实现学业并行将踏上新的征途送上最美妙的祝贺。
  
  同学们,在华中科技大学的这多少年里,你们必定有良多可贵的记忆!
  
  你们真荣幸,国家的盛世如斯集中相伴在你们大学的记忆中。08奥运留下的记忆,不仅是金牌数的第一,不仅是揭幕式的富丽,更是中华文明的魅力和民族向心力的显示;六十年大庆留下的记忆,不仅是首领的挥手,不仅是自主研制的进步兵器,不仅是女兵的微笑,不仅是步队的英武整洁,更是改造开放的历史和旗号的威力;世博会留下的记忆,不仅是世博之夜水火相容的神奇,不仅是中国馆的雄伟,不仅是异国场馆的浪漫,更是中华的突起,世界的惊奇;你们一定记得某国总统的狂妄与无礼,你们也让他记忆了你们的不屑与鄙弃;同学们,随同着你们大学记忆的一定还有“什锦八宝饭”等新词,它将永远成为世界新的记忆。
  
  近几年,国家频发的灾害一定给你们留下深入的记忆。汶川的发抖,没能抖落中国人民的与坚毅;玉树的动摇,没能撼动汉藏国民的齐心与协力。留给你们记忆的不仅是大悲的呜咽,更是大爱的浸礼;西南的干旱或许使你们一样感触渴与饥,留给你们记忆的,不仅是大地的喘息,更是天然需要协调、发展需要迷信的情理。
  
  在华中大的这几年,你们会留下毕生中特别的记忆。你一定记得刚进大学的那几分稚气,父母亲人送你报到时的历历情景;你或许记得“考前突击而带着局促不安的心情走向考场时的悲壮”,你也会记得获得好成绩时的惊喜;你或许记得这所并无长久历史的学校一直寻求出色的故事;你或许记得裘法祖院士所代表的同济传奇以及巨匠离去时同济校园中洋溢的悲哀与凝重气味;你或许记得人文素质讲堂的拥挤,也记得在社团中的奔放与随意;你一定记得骑车登上“失望坡”的喘息与快意;你也许记得青年园中令你沉醉的发香和桂香,眼睛湖畔令你流连忘返的圣洁或妖娆;你或许记得“向喜欢的女孩表白被拒时心坎的煎熬”,也一定记得那初吻时的如醉如痴。
  
  可是,你是否还记得强磁场跟光电国度试验室的树立?是否记得翻新研讨院和启明学院的耸起?是否记得为你们领航的党旗?是否记得人文讲坛上精力矍铄的先生叔子?是否记得倾听你们诉说的在线的“张妈妈”?是否记得告知你们捡起路上树枝的刘玉老师?是否记得应破新老师为你们修正过的简历,但愿它能成为你们进入的最初记忆。同学们,华中大校园里,太多的人和事须要你们记忆。
  
  请信任我,日后你们也许会转变今天的某些记忆。瑜园的梧桐,年年飞絮成“雨”,今天或许让你认为如淫雨霏霏,使你心境焦躁、愁闷。日后,你会感到如果没有梧桐之“雨”,瑜园将缺少润泽,若不梧桐的遮蔽,华中大仿佛缺乏先辈的荫庇,更少了历史的沉积。你们一定还记得,学校的排名降落使你们活力,未来或者你会觉得“不为排名所累”更体现华中大的与定力。
  
  我知道,你们还有一些特殊的记忆。你们一定记住了“俯卧撑”、“躲猫猫”、“喝开水”,从热烈和笨拙中,你们记忆了正义;你们记住了“打酱油”和“妈妈喊你回家吃饭”,从麻痹和可笑中,你们记忆了义务和知己;你们一定记住了姐的狂放,哥的锋利。未来有一天,或许当年的记忆会让你们问自己,曾经是姐的娱乐,还是哥的寂寞?
  
  亲爱的同学们,你们在华中科技大学的几年给我留下了永恒的记忆。我记得你们为义士寻亲千里,记得你们在公德长征路上的阅历;我记得你们在各种社团的骄人成就;我记得你们时而觉得“无语”时而表示都焦急,记得你们为中国的“常青藤”学校中无华中大一席而灰心丧气;我记得某些同学为“学位门”、为光谷同济病院的选址而愤激;我记得你们刚对我的吆喝:“根叔,你为我们做了什么?”——是啊,我也得时时拷问自己的良心,到底为你们做了什么?还能为华中大学子做什么?
  
  我记得,你们都是小青年。我记得“吉丫头”,那么平常,却分外俏丽;我记得你们旁边的胡政在国际威望期刊上发表多篇高程度论文,发明了本科生参加研究的奇观;我记得“校歌男”,记得“选修课王子”,同样是可恶的孩子。我记得陷溺于网络游戏甚至频临退学的学生与我聊地利眼光中透出的茫然与无助,他们还是华中大的孩子,他们更成为我心中抹不去的记忆。
  
  我记得你们的自行车和热水瓶经常被偷,记得你们为抢占座位而付出的艰苦;记得你们在严寒的冬天四肢冰冷,记得你们在酷热的夏季彻夜难眠;记得食堂常常让你们赌气,我当然更记得本人说过的话:“我们毫不赚学生一分钱”,也记得你们对此言并不满足;但愿华中大尤其要有对于校园丑陋的记忆。只有咱们独特记忆那些丑恶,总有一天,我们能将丑陋转化成漂亮。
  
  同学们,你们中的大多数人,即将背上你们的行李,甚至阔别。请记住,最好不要再让你们的父母为你们送行。“面对岁月的侵蚀,你们的懊恼可能会越来越多,斟酌的问题也可能会越来越事实,角色的转换可能会让你们感到到有些措手不迭。”也许你会抉择“胶囊公寓”,或者不得不蜗居,成为蚁族之一员。不要紧,更轻易光顾磨难和艰辛,正如只有经由泥泞的途径才会留下足迹。请记住,未来你们大略不再有批驳上级的随便,共事之间或许也不会有犹如学之间简略的关联;请记住,别太多地抱怨,成功永远不属于终日抱怨的人,埋怨也杯水车薪;请记住,别沉迷于世界的虚构,还得回到社会的现实;请记住,“敢于竞争,擅长转化”,这是华中大的精神风貌,也许是你们未来胜利的真理;请记住,华中大,你的母校。“什么是母校?就是那个你一天骂她八遍却不许别人骂的处所”。
  
  心爱的同学们,兴许你们难以有那么多的记忆。假如问你们关于一个字的记忆,那一定是“被”。我晓得,你们不爱好“被就业”、“被顽强”,那就挺直你们的脊梁,挺起你们的胸膛,自己去就业,刚强而英勇地到社会中去闯荡。
  
  亲爱的同学们,也许你们难以有那么多的记忆,也许你们很快就会忘却根叔的唠叨与琐细。只管你们不喜欢“被”,根叔仍是想强加给你们一个“被”:你们的将来“被”华中大记忆!


本文来自:逍遥右脑记忆 http://www.jiyifa.com/lizhi/91400.html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