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逍遥右脑记忆网-免费提供各种记忆力训练学习方法!

41岁大学生曾参加过13次高考

编辑: 路逍遥 关键词: 大学生励志 来源: 逍遥右脑记忆


41岁大学生曾参加过13次高考

为进大学高考13次,上了大学却发现远景迷茫

  “当代范进”曹湘凡:大学就是那么回事儿

  再过几天,41岁的大学生曹湘凡就要进入自己的“毕业年”了。日前,他给记者发来短信,宣称“前景迷茫”。

  他曾对大学无穷憧憬,为此,他参加过13次高考,被戏称为“高考王”、“当代范进”,终极在两年前考上了湖南长沙的一所专迷信校,读的是法律。中午,坐在空荡荡的教室里,他总结自己的感想,语气藐视而又扫兴,“大学就是那么回事儿。”“不过尔尔。”他又加重语气,强调自己“对大学的幻想已经幻灭”。

  他是三个孩子的父亲、“不负义务”的丈夫和小著名气的高考家教老师。多年来,在长沙这座举目无亲的城市里,他以辅导毕业生为业。他略带悲壮地声称:“高考是我最后的情人和救命稻草。”

  但他不想再专职辅导高考学生,尽管这项工作的收入远高于许多大学毕业生。曹湘凡执拗地认为,“如果那样的话,那我读大学还有什么意思?”如今,他强烈地盼望一份平稳的工作,有各种保险和养老金,比方教师和公务员。他担忧:“如果没有保障,万一我出了车祸怎么办?”

  这位曾被媒体争相报道的名人,蜗居在阔别学校的一处很不起眼的平房里。他离别了几年前和一些卖菜、打工的街坊共用一间厕所的生活,但现在的情形仿佛也好不到哪里去:厕所和厨房连在一起,旁边无遮无拦。

  由于每晚都有家教,他没有住校,想象中的寝室卧谈会一次也没有参加过。他天天凌晨6点钟左右起床坐公共汽车去上课,下战书又早早离去,直到深夜11点后才干回家。而到了高考前的一个月,他便请假,二心辅导众多考生。

  “没措施,我要生存,要赚膏火,要抚育孩子。”曹湘凡苦笑,他说,“生存是第一因素,没有生存,就无法谈理想。”这位看起来还算乐观的男子自嘲“别人是享受大学,而我抉择了奔驰的方法”。

  老曹在进大学前,还对那里充斥空想,认为大学是一个高谈理想、弥漫豪情的处所。不久,他发现自己错了:那两种货色对大学而言,“很奢靡”,“不现实”。

  他自称读过、费尔巴哈和黑格尔的作品,但如果和同学去谈这些,“别人会认为你是疯子”。不过,他还心存一丝希望:也许在北京的主流大学里,有人谈判吧。

  实在,曹湘但凡抱着“试一试、读一读、看一看”的心态走进这所专科学校的,因为妻子对他下了“不能再考”的“最后通牒”。

  他曾经激情满怀,对记者宣称,只有考上“中国人民大学的国学专业、中山大学的哲学系、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法律系、湖南师大的中文系,这些理想的本科院校和专业,我才去读,不然只会挥霍时间,失去自己的个性”。

  而在几位任课老师眼里,他学习勤奋,“整体表示十分不错”。这位被同学们称为“曹叔叔”的学生据说从未迟到过,且上课精力充沛,爱好提问,“只是在后来,他认为大学不如设想中的理想,请假就多了”。去年的某个晚上,在一辆飞奔的列车上,记者还收到他的短信,称要退学再考。

  大学课堂里热闹的争辩,是曹湘凡始终等待的场景,但很少呈现。“我感到跟高中课程差未几,也是满堂灌。”他懊丧地说,尤其是上大课,“连发问的机遇都不”。

  “真谛越辩越明。”他拖着浓厚的常德口音说,“没有探索性的学习,大学生的素质怎么能进步?”

  曹湘凡同窗信任“一个好老师就是一所好大学”,因而,他自称“黯淡无光”的大学生涯,并非一无是处。这位学生对几位老师心存敬意,称“这样的老师假如多一些,大学才有意思”。

  他最初听“犯法心理学”课,“没有感觉,像听天书”,便给老师提看法:你一个人从头讲到尾,没有情景对话。还当面批评那位心理学博士“博士不博,硕士不硕”。老师立场谦逊,也不活力,还说“我会努力改良”。以后每上完一堂课,又自动讯问曹湘凡:“我讲得怎么样?”

  在这位老师的推举下,他从藏书楼借出了第一本书《梦的解析》。也是这位老师,顾不上吃中饭,陪着情感低落的曹湘凡聊了两个多小时。

  “商法”课的老师仍是一名律师,他的课让曹湘凡“有一种愉悦的感触,也能发明自己常识的千疮百孔”。他用“大家风度”、“广征博引”、“信手拈来”等词评估自己的老师。“有的老师讲民法,相对不会讲刑法。”曹湘凡说,他是“灵机一动似的讲法”,不以教材为核心,放得开收得拢。这位大龄学生恳切地表现,“他是大海,我是小水滴。”

  不外,他行将结束的大学生活注定会留下很多遗憾:没有上过选修课,没有见过法槌,没有打过球,甚至,没有时光在校园内闲庭信步。他独一参加的一次群体运动是去“农家乐”野炊。“这是一次快活的休闲,也是浪漫的回想。”他笑着说,“似乎那天晚上的月光很好。”

  他的大学生活好像枯燥得只有上课和家教。不过,他写过的几封信倒值得一提。

  一封写给中国人民大学的纪宝成校长,信中表白了想去人大读研,要求破格录取的欲望。他列举的理由如下:在高考的战场上摸爬滚打了十几年;外语考试过不了关;“对你这个威望校长的权威语言无比崇敬”;“希望和高素质的人才一起学习,晋升自己”。

  纪校长没有回信,他对此揣摩说:“这证实我没有到达他破格录取的资历。”

  一封信写给湖南省教育厅厅长张放平,“批评他的两句话分歧逻辑”。去年,张厅长在一次在线访谈时评价“高级教育品质从总体上来讲,通过扩招以后,岂但没有降落,反而回升了”,并举例说,现在大学生的外语水温和盘算性能力比从前强多了。曹湘凡不认可这种说法。

  在信中,他称对方“张老师”而非“张厅长”。“我是以大学生的身份与他交换,叫他张厅长就是官话了。”他说明说。他还给教导部前部长周济写信,提出“高考命题要有学生参加”的倡议,指出“大学教育和中学教育的脱轨景象”,批驳现在的大学生只做对自己有利的事件。

  他寄出去的信,大都杳无音信,只有湖南省委书记张春贤予以了回应,书记委托秘书给曹湘凡打来电话,传达了六个字:小伙子,好好干。他为此深受鼓励。

  但身为一名高龄的专科生,41岁的“小伙子”很难解脱被轻视的运气。他为写作论文《论国民检察院对民事诉讼的监视》,去一家检察院调研,并向办公室主任征询:像咱们这样的人要到这里来工作,须要什么前提,要找什么关联?

  他愤愤不平川转述对方的答复:“你要是教我们的孩子,我释怀,但你要到我们这里来工作,连扫地的资格都不够。”

  他不满中国广泛存在的年龄、身份和学历歧视,爱慕美国70岁的白叟还能做消防队员,还征引中组部部长李源潮的话说,干部年青化不是低龄化。但老曹不得不感慨:“40岁是人生的黄金年龄,却是找工作的玄色岁月。”

  他的中学母校把他作为勤恳执著的典范写进了校史,曹湘凡投去简历,没有回应。他想报考公务员,但超过了年纪。他盘算加入国度司法测验,“学了3年法律,不考,会很遗憾”。他也盼望有人请他做培训师,在全国巡讲,培育高考的偏科人才。

  在长沙寒意肆虐的冬日,曹湘凡单独一人住在那间逼仄混乱的房子里,纷乱的床边是一堆混乱的报纸,那是他懂得外部世界的主渠道。这位大学生没有电脑,还不会上网。他在大学获得的“宏大的提高”,是在入学的第一天,学会了发手机短信。

  他曾被村民嘲笑为“农夫不像农夫,知识分子不像知识分子”,当初,他的自我定位变成了“老师不像先生,学生不像学生”。他房间的书桌摆满了各种高考材料,《中国行政诉讼法》、《扼要证据法学》等几本专业书被裹在其中。

  妻子在他入学的那一天就赌气地分开了他,去了深圳,她预言丈夫“一毕业就会失业”。但老曹总感到,“多读点书是有用的”,固然,他连妻子根本的梦想都没法满意:不如把家教做好,在长沙买个二手房。

  至于待在乡村的年老父母,对这个固执的儿子已没有任何请求,“基础不谈我的前程,只生机我不守法”。

  刘鹏,曹湘凡入学以来的辅导员,却呐喊企事业单位能给他就业的机会,“他心态畸形,毅力坚决,相信当前的工作也会很扎实”。对这位与他年龄相仿的学生,刘老师拍案叫绝,称他的精神可嘉,“对社会也是一种鼓励”。“我愿尽自己力不胜任的力气辅助他。”刘鹏说,恰是在他的支撑下,曹湘凡持续两年取得了5000元的助学金。

  曹湘凡会不会成为悲剧

  曹湘凡读了有关杨元元的报道,他给我发来一条短信:“知识转变命运在我身上是一个伪命题,我只是像杨元元一样的千百万弱势群体中有抗争精力但无力回天的一个缩影。”

  杨元元,上海海事大学一名贫苦的研讨生,未几前,用两条毛巾停止了自己苦难的生活。曹湘凡看着报道,悲从中来,他在电话中对我说:“我只是比她刚强一点,没有自残。”

  兴许是受杨元元阅历的触动,曹湘凡第一次在我眼前浮现出他达观的一面。多少天前,他还以为本人不是悲剧人物,也非高考失败的个案。

  这是我第二次采写曹湘凡,上一次是在2006年,他的第12次高考后。以后,我们偶有接洽。这个农民的儿子,多少年来,最期待的就是成为真正的城里人,用他的话说,就是要一个“名分”:有身份和位置,而不是到处打工,夹着尾巴做人。

  这个妄想促使他为进大学历尽艰苦苦斗了漫长的岁月,也导致家庭支离破碎:曹湘凡茕居长沙,妻子远在深圳,三个孩子随着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在老曹为自己的梦想拼搏的时候,孩子们悄无声息地匆匆长大,没有父母之爱的陪同。

  我几回善意地提示过他,把家教做好做大,也同样能够过上体面的生活。但我发现,这种事实的观点在他的理想面前显得很无力,也很难被曹湘凡接收。因为他的心坎认定了:如果不能成为国家单位的人,就没有地位就“人微言轻”,那是他最不希望看到的终局。

  他一直生活在自己强盛的精神世界里,并朝着自己设定的目的去尽力。现在,立刻要大专毕业,他希望“多年的媳妇能熬成婆”。但我不能不问他:“如果你切实找不到工作怎么办?”他的退路是:做一辈子的家教。

  他不是一个纯洁的幻想主义者,他很明白自己找工作要面临的为难处境:学历不够,年龄过大,因此,才把就业的愿望寄托在本报的报道之上。在一个为选材设定了学历档次和春秋限度的社会,这是一个略显无邪而又无奈的举动。

  但就业观点是一个社会文明、轨制、规矩等多种因素长期作用的成果和反映,朝夕之间无奈改变。这也注定了曹湘凡要“圆梦”的难度很大。只管,他比许多大学生更有见识和意志。

  我当然不会去责备曹湘凡有点“偏执”、太不感性,没有建立起准确的就业观和家庭观。对这样一位动摇的追梦者,我更乐意抱以敬意,并祝贺他找到适合的归属,感触到社会的懂得、容纳和接收。(

2014:[:一个高考落榜女生的自白] [励志故事:别怕高考,我就考了3次!]


本文来自:逍遥右脑记忆 http://www.jiyifa.com/lizhi/91777.html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