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逍遥右脑记忆网-免费提供各种记忆力训练学习方法!

别惹我父亲

编辑: 路逍遥 关键词: 感恩励志 来源: 逍遥右脑记忆


  别惹我父亲
  
  走出监狱,我在寒冬的街头放声大哭。从此之后,我怀着一份无处言说的悲壮,尽力地好好活,盼望每次见到他都可以让他听到好新闻。尽管每次,他都会鸡蛋里挑骨头地指出我的不足。
  
  又是月中,我风雨无阻地去监狱探视他,尽管走之前,我已经将自己收拾得十分整齐,可是,他一看到我,还是劈头盖脸地批驳:“头发多长时间没剪了?一个连自己都打理不明白的人,能成什么大事!”
  
  尽管坐在他面前的我已经是一家领有300多人的企业的头儿了,但他总能从鸡蛋里挑出骨头来。从对抗、习惯到最后的折服,我们父子之间的战斗代价深重。
  
  他很另类
  
  他一直是一个另类的父亲。
  
  小时候,我是村庄里最调皮的孩子——今天打了二伯家出来偷嘴的牛,明天把三婶家叨人的鹅撵得断气身亡,后天又带领本村的孩子与邻村的孩子为争取一个能洗澡的池塘而打群架……母亲就是那时候被我又气又吓得了心脏病。
  
  每次我在外面闯了祸,父亲都不怎么斥责我,却常常在母亲没完没了的例行唠叨濒临序幕时,总结陈辞般地发言:“一个男孩子,不淘一点儿跟女孩儿有什么差别!”父亲的话,是无声的与放纵,我更加无奈无天。
  
  那时候我家简直成了信访站,每天饭点儿时总有人前来控告我的“恶行”。那些“对不住”、“都是我管教不严”、“看我回头怎么整理他”之类道歉的话, 向来都是由母亲来说的,而父亲老是给人家递一根儿他平时舍不得抽的好烟,再沏上一壶好茶,默默地坐在一边听着。一次,等告状的人走了,父亲把我叫到跟前, 问我:“你知道错了吗?”他第一次这样问我,我慑于他的严厉,说:“知道错了。”他一个耳光扇过来,打得我眼冒金星,我捂着敏捷肿胀的脸,憋着眼泪问他: “我们今天去凿冰捉鱼,孙叔家三胖看小虎好欺侮,趁他不留神把他推水里了,还把小虎抓的鱼给拿走了。我让三胖跟小虎道歉,他不肯,我不打他,他能把那鱼还 给小虎吗?”母亲这时也过来劝他:“原来嘛,这事儿本来跟树儿不要紧,他还不是爱打抱不平。”“既然你也认为自己没错,那你干嘛说知道错了?”
  
  他的语气严格得像要杀人一样,我的倔劲儿也被他激了出来:“那不是被你像要吃人的样子给吓的吗?”这话一出口,我又挨了一个耳光,比前一个更有力。 母亲想上来阻挡,被他如狼似虎地禁止:“我清楚地告诉你,第一个巴掌打你,是由于你长短不清,不敢自己。你既然以为自己今天做得没错,那你为什么要说 本人错了?第二个巴掌打你,是因为你慑于压力就能够做违心的事、说违心的话。你听明确了吗?”
  
  晚上躺在炕上,捂着热辣辣的脸,想着父亲说的话,越想越感到这顿打挨得值。第二天晚上我们一家三口吃饭时,我亲身给父亲倒了一杯酒,而后又给我自己 倒了一杯凉白开,举起来对他说:“爹,我敬你一杯。你昨晚那两巴掌打得好,我心悦诚服。”父亲一听乐了,把我的凉白开倒在地上,帮我倒了点儿白酒:“哪有 拿凉白开敬酒的。”母亲说他没正形,他不买账:“爷们儿间的事儿,你一个娘们儿不要插嘴。”
  
  结果那晚,上小学二年级的我喝醉了,详细地说是被他灌醉了,醉得暖乎乎的。第二天凌晨醒来再看他,认为他跟别人家的父亲很不雷同,尽管他每天也跟他们一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他也柔情
  
  小学三年级时,最爱好我的那个班主任调走了,新换的班主任对于我这个前任老师的自得门生十分不待见,不仅撤掉了我班长的职务,而且只有我的作业里有 一个过错,她就会处分我把准确的答案写上100遍。刚开始,我还算服从。每天晚上回到家,吃完饭就开始写作业,常常写到深更深夜。出于体面,我没有告诉父 母我被免职的事件,他们也觉得奇异,他们的儿子怎么忽然间变得耐劳起来。
  
  到了第三天晚上,我再次写作业时,突然心生冤屈,一边写一边掉眼泪。这一幕落在父亲的眼里,他走过来问:“树儿,有什么题不会吗?”我顽强地不肯 说,于是他开始翻看我的作业本,当看到密密麻麻写的都是同一道题的答案时,我以为他会发火,结果他问:“为什么要写这么多遍?”“老师罚的,说是为了加深 印象。”我如实回答。“那要是不写100遍,你能记住这个问题的答案吗?”他问我。我说:“能。”“那就别写了,有那时间出去玩儿也比做这无用功强。”
  
  我难以相信地看着他,断定他并没有反话正说的意思之后,我飞一样地跑出家门,一直玩到晚上9点钟才回家。回来后,看到父亲仍在等我,他问我:“明天 老师问你没抄100遍谜底你怎么办?”我犹豫地答复:“我就说这些题我都会了,没必要挥霍那么多时间抄。有那功夫学点儿不会的。”“怎么不把爸爸搬出来当 挡箭牌?”他问我。“我的事儿我担着,再说,我也没错啊。”他再一次笑了,语气变得神秘地跟我说:“你每天写功课写那么晚,那些作业你都会做吗?”“基础 上都会做。”“那以后就挑不会的做,会的就不必做了。有时间多出去跑跑,男子汉,别终日呆在家里养成一副芽菜菜的身板儿。不外,不许耍滑,不会装会那是蠢 猪。”
  
  可想而知,他的这套教导模式会让我在老师那里得到多少批评,但有了主心骨的我并漫不经心。老师终于忍气吞声地找上了家门,绝不客气地将他和老妈数落 了一番,并要挟说:“你们家长要不配合着管教这孩子,那就请你们把他转别的班去吧。恕我直言,这孩子要是再这样无法无天下去,未来能不能吃上饭都不必定 呢!”
  
  “你释怀,我明天就给孩子转班。就你这种老师想教我儿子,我还不放心呢!”父亲一把拉住又想报歉的母亲,掷地有声地扔出这句话。老师气走了,我对他 说:“爹,你放心吧,当前不论我在不在她的班里,我都年年考第一。”他大笑起来,大声地跟我母亲说:“烧几个好菜,我跟儿子喝两盅。这小子,是个男子汉, 像我!”
  
  大学录取告诉书来的那天,他放开了酒量,却被我灌醉了。对他的害怕就这样,跟着年纪的增加,在懂得中化为一种敬佩。( )而我的那些酒肉朋友们却判若两人地始终怕他,说他身上有种不怒自威的劲儿。
  
  他更血性
  
  大二的下学期,母亲病倒了,肝硬化发展到肝癌,已经没有了着手术的可能。确诊的那一刻,母亲执意要瞒着我,可是他却压服了我母亲:“别给儿子留遗憾,咱来日就进城,让你天天都能看到他。”
  
  要害时刻,不人能拗过他。母亲确诊的第二天,他便领着她来到了大连,在我学校邻近租了一间平房。见到我的时候,他开门见山地告知我:“你要是哭哭啼啼的,我跟你妈一秒都不呆。”
  
  到了人地两生的大连仅两天,他便策划好了我们一家三口的生计——用小平房开了个小卖部,晚上在小卖部分口支一个烧烤摊。我们学校门口那熙攘的学生流足以赡养我们一家三口。
  
  他的生意从第一天开端就特殊好,而且日益兴旺。就算是一个没有多少文明的农夫,他也是一个目光与胸怀非统一般的农夫:他上的货素来不以次充好;对 来过一次的学生,他总能做到过目成诵,下次再来时就会热络地打召唤,千方百计地给予一些优惠;每到周末,他都会推出一样免费的菜品,若是免费的菜品送完 了,他会不惜高价从别的摊主手里买,也毫不让他的顾客空欢乐一场。
  
  每天晚上,安置好母亲后,我便去烧烤摊儿上帮忙。起初父亲非常不满:“你一个大学生老往这小摊小贩的方向铆什么劲儿?”我回答他:“你可千万别看不 起自己,这既是一个男人对家庭的义务,也是诚信为本的‘做人练习营’。课本里没这个!再说了,多少商界人物都是从这样的小摊儿做起的。”他听了哈哈大笑, 从此不再阻拦我,倒是很撒手由我打点那些小生意。有时收摊时,还剩下一些肉串青菜之类的货色,冻起来也不新颖了,我俩就烤了自己吃,当然不会忘了喝上一两 盅。
  
  兴许是年纪渐长的缘故吧,每每酒精下肚,父亲就会变得,说的全是我母亲的病,检查自己不该吸烟,不该性格上来时拿我母亲当出气筒,不该这样、那 样……经常是酒过三巡,我俩喝到眼泪汪汪,然后擦干眼泪,转回首给我母亲一张笑容。母亲每次都贪心地倚在门口,看着我们爷儿俩推杯换盏。她时常说:“我怎 么看也看不够。”
  
  一年后,母亲逝世了,惟一值得快慰的是,母亲的最后时间并不像别的肝癌患者那样被苦楚煎熬。母亲在老家入土为安之后,我和父亲喝到烂醉,他对哭得没 有人样了的我说:“我还陪你回大连,但咱得说好,等你毕业了,我就回老家来。那时候,你成家破业,我也好好过我的暮年生涯,不让你挂心。”
  
  就这样,没了母亲,我开始与他相依为命,守着那个很小的烧烤摊,守着我们父子相伴的时间。大四那年,系里将我定为保研的人选,但我谢绝了,我太想早 日工作,拿着工资给他买酒喝了。当我的导师为此找到他时,他对导师千恩万谢之后,恼怒地从箱子拿出一个存折:“你不就是为了早日挣点儿小钱嘛?呶,这些都 给你。人家都说乡村出来的孩子短视,没想到,你还真没给我长脸。”我反驳:“当初大学生就业都那么难,就算读了研讨生不也一样?”
  
  我以为,这句话就算不能说服他,至少也让他没话说。可是,他却顺手拿起一个啤酒瓶,哐的一声摔得破碎,大发雷霆地对我说:“既然你这么说,那你当初 何必考大学?假如你自己都鄙弃知识,那我告诉你,你念到博士、博士后也是个废料!常识是啥?知识不是现金,你学了立马就变成了钱。它就比如农家肥,那是无 穷的后劲儿;它是向上的砖头,一点点儿摞出来的。总有一天,你会比别人看得高、看得远。人这一辈子是长跑,你认为是只跑50米就冲刺吗?”
  
  父亲的一番话再次点醒了我。晚上收摊后,我慎重地给他斟了一杯酒,对他说:“爹,我错了。我读研,争夺做个有后劲儿的农家肥。”他一听,笑了,将那杯酒一干而尽。
  
  我说:“要是这样的话,你就得晚几年才干享清福了。”他大笑着挥一挥手,说:“看着儿子有长进就是福!跟你妈比,我多享了多少年的福啊!”
  
  就这样,他仍然守着那个小烧烤摊陪读。直到那个夏天,产生了那件震惊全城的大事。
  
  我研二下学期的一个礼拜六,气象很热,有多少个社会上的小混混从晚上6点钟始终喝到12点,还没有走的意思。父亲走从前劝他们:“小伙子们,都12点 了,快回家吧,你们的父母好焦急了。”没人理睬他的话,等他第二次去督促的时候,有几个人不耐心地说:“又不是不给你钱,催什么催!”另外一个人大声命 令:“再烤30个小串。”当我把烤好的肉串送给他们时,其中一个人摘下我的眼镜说:“一个烧烤摊的小服务员戴眼镜装什么斯文!”我固然满腔怒火,但仍是想 要回眼镜。成果那人把眼镜扔在了地上,说:“对不起,掉地上了,你自己捡吧。”合法我哈腰想去捡眼镜时,旁边的一个人冲着我的后腰便是一脚,我一下子抢在 了地上。
  
  等我狼狈万状地从地上爬起来时,第一眼就看到父亲已经抄了一把菜刀冲向了那帮小混混,我赶快逝世死地抱住了他,那几个混混趁势上前对咱们爷儿俩一顿拳 打脚踢。父亲的菜刀挥动着,不晓得过了多长时光,所有都静了下来。我看到一个小混混血淋淋地倒下了,另外几个人急忙潜逃,转瞬不见了踪迹。
  
  就这样,父亲成了杀人犯,尽管许多人都说那个人死有余辜,可是,父亲还是难以逃脱法律的制裁。宣判之前,我一直见不到他,在无数个失眠的夜里,我流着眼泪想坚强的他现在会变成什么样子、会遭了多少的罪。
  
  直到宣判那天,我才再一次见到父亲。只管衣着囚服,可他依然像平常那样清洁爽利、眼光炯炯。他被判处15年的有期徒刑。法官发布的时候,我没有在他眼前落泪。我不想让他看到我哭哭唧唧的样子。
  
  第一次去监狱探视,他跟我开玩笑说:“这儿哪都好,有吃有喝有活儿干,就是馋酒啊。”我说:“等你出来了,我每天陪你喝。”那天,我们说了良多话, 就像他一直在我身边时那样。等到我要走时,他望了我很久,喃喃地说:“儿子,我的好儿子,爹对不住你,以后要靠你自己了。好好活,活出个样儿来。”
  
  走出监狱,我在寒冬的街头放声大哭。从此之后,我怀着一份无处言说的悲壮,努力地好好活,愿望每次见到他都可以让他听到好消息。尽管每次,他都会鸡蛋里挑骨头地指出我的不足——但他说的一切,我都奉若诏书。
  
  那天,我随便在网上阅读,看到了这样一行字:“永远不要当着一个父亲的面,打他的孩子。”短短的十几个字,登时令我泪如泉涌……


本文来自:逍遥右脑记忆 http://www.jiyifa.com/lizhi/95433.html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