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逍遥右脑记忆网-免费提供各种记忆力训练学习方法!

慕容雪村在中央民族大学新生开学典礼上的励志演讲

编辑: 路逍遥 关键词: 励志演讲 来源: 逍遥右脑记忆


  慕容雪村在中心民族大学新生仪式上的
  
  郭英剑院长让我在这里讲几句话,我想他兴许找错人了,因为我不是什么人士,收不到鼓励人心之效。按这个时期公认的标准,成功人士就是要有很多钱,住很大的屋子,开很大的车子,如果你是女的,脖子上要戴条几十斤的链子;如果你是男,身边要带个女的,女的脖子上要戴条几十斤的链子。这些东西我一样也没有,我是个作家,照大多数人的理解,作家这种东西有三个特点:一是穷,二是脏,三是骚。有些青春文学作家穷倒不穷,但后两个特色依然还保存着。就我所见,“作家”这个词跟落魄、潦倒有很大关联,跟二奶和二奶的链子屁关系也没有。我唯一的成绩,就是出过几本书,有人觉得还行,有人认为这纯洁是挥霍木材,所以今天站在这里,我自己都有点惭愧,因为我不是什么好模范。但最后,我还是鼓足勇气站了上来,原因只有一个:我想你们也许需要听一点不同的声音,不同于这时代的主流价值观,不教你发财,也不教你胜利,只是几个简单的祝福,祝你正派,祝你聪慧,祝你活在某种文明之中,而不是只为了一堆臭钱活着。
  
  19年前,我和你们一样,背着大包小裹,离别家乡来北京读大学。几天之后,系里请了一位长相鄙陋、衣着米黄色西装的家伙给我们做入学报告,我那时比拟单纯,也就是傻,在交换环节举手发问:老师,你以为我们大学四年应当怎么度过?这位老师反诘:你想听真话还是听假话?我说听真话,他说,如果要听真话,那你就要好好学习马列主义、???思维、???实践(那时还不三个代表和科学发展观),发奋图强,好好学习,每天向上,当学生干部,入党,力争做一个对?镓、对人民、对社会都有贡献的有用人才。我又问:那谎话呢?他说:如果要听假话,我劝你别问这种傻问题了。生活应该怎么过,哪有什么标准答案?生涯不是你自己的吗?干吗要听别人的?要我说,大学四年就该任性而活,喝饮酒,跳舞蹈,谈谈恋爱,如果你喝完酒、跳完舞、特别是谈完恋爱之后还有过剩的精神,那不妨读读书学学文化。我也不劝你贡献?镓社会,不,你首先应该对自己有所贡献,其次奉献家人,再次贡献亲戚朋友,最后才轮得到?镓和社会。你也不必定要做个有用的人,“有用”是一个特别蹩脚的词儿,它简单粗鲁,把人当成某种东西。你不是一根木头,不应该斟酌自己能打人还是能做劈柴,你有知觉、能感触,是个有血有肉的活人,万物的“有用”都为你而设,你只要要去感想这种幸福,但你自己不应该有用。
  
  依照某种正统的观点,这位老师就要算是误人后辈,我本是好人家的孩子,有着大好的前程,可以当律师、商人或者煤老板,就算当不上,至少也能活得振作,就像励志书里写的,天天起来数一遍口袋里的钞票,然后贼心不死地冲向更多的钞票。可是被他一番误导,我可怜地走上了歧途。我本是好人家的孩子,最后竟然成了一名作家。19年后,当我想起这几句所谓的假话,我必需否认,它对我的毕生至关主要。也就是从那时起,我匆匆明白了一个道理:我首先是个人,其次才是我的社会担负;我首先是我自己,其次才是别的什么。
  
  这是最简单的道理,但可悲的是,许多人至死都不明白。21世纪的中国有许多特产,最明显的有三种:第一是麻将,第二是诡计阴谋,第三就是不拘一格的官。如果把这些官全体关到笼子里,肯定比北京动物园要有趣得多。这些官,人们称说他张局长、李书记,然后他就会活在局长、当书记的骄傲感中,全然忘了自己首先是个人,其次才是个官。还有那些野蛮的拆迁队员,那些毒打小贩的城管,大略都是忘却了这个:他们首先是个人,其次才是城管。还有一类人无以名之,只能叫“大义灭亲者”,对这种人来说,如果他爸爸和公社的木头同时掉进水里,他取舍去捞公社的木头,然后看着他爹淹死;如果在妈妈垂危和进京唱红歌之间挑选,他抉择唱红歌。这种人在我们的文化中始终称为好汉,我不反对,但我还是感到他不是人。大学中也有这种景象,因为我们奇特的国情,大学不可防止地被金钱和政治污然,变得臭气熏天。两年之后,你们中的某人会当上学生会主席,他本是好人家的孩子,当上主席之后就会变成另一个人,谈话一套一套的,不过多半都是官腔;办事一板一眼的,不过多半都是表演,他有许多口头禅,包括“紧跟、狠抓、全面落实、团结一致”,似乎被宣扬部附体了,至少也是被校团委附体了。如果到那时,你还能记得我的话,你就可以这么想:当上个破主席,他就不是人了。
  
  这是我的第一个祝福:祝你成为一个真正的人,不是革命的一块砖,也不是某架机器上的螺丝钉,既不是谁的羊,也不是谁的枪,你是你自己。你可以当局长、当书记,可你知道,那并非你的全部,只是你的一个头衔。你也可以参加某个组织,但不该无前提地属于它,情愿甘心做它的奴隶。你是一个人,万物之灵长,也是万物的标准,你是做作造物中最为神奇的一种。你不用过于强求身外的财产,因为你已经是超级富翁了。想想看,如果做“人”需要指标,你要花多少钱才干买到这个指标?你生而为人,而且正在最好的时候,手里握着一件价值连城,它闪亮、懦弱、如梦如幻,每个人只能领有几年,这东西就是:青春。你考取了民族大学,解释你高考还算顺利,可是没必要过火自豪,因为在十八九年前,你曾经赢取过另一场更残暴的测验,那次有几亿对手,但你打赢了,所以才会成为今天的你。这自身就是个奇观,不论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
  
  在座的大多已经年满十八周岁,所以我的第二个祝福,就是祝你成为一个现代公民,不是古代的黔娄、黎嫡、编户之氓,也不是所谓的“人民”之一。我们这个国叫人民共和国,许多机构都冠以人民二字,有人民代表大会、人民公安、人民?院、人民检察院、人民日报……连监狱都可以叫人民监狱,在这么多机构中,除了人民监狱和人民有点关系,其它的离人民都很远,人民代表基本上不能代表人民,人民公安基本上与人民为敌,人民的公仆基本上骑在人民头上,所以“人民”二字基本上就是个虚词,借用先生的话,我们可以说:人民,你的名字叫缄默的大多数。但公民不同,身为公民,除了要和人民一样征税,更应该知道自己的权利和任务。我愿望你们到大学后第一件事就是读读《宪法》,那里划定了许多权利,有舆论自由、出版自由、信奉自由、聚会结社?行自由,这些自由都是你的,你自己的,不应该被随意夺走。如果有人夺走了,你就应该像个真正的公民那样,堂堂正正地去找他要回来。
  
  与国民相对的,是君主;与公民绝对的,是??。身为公民,你应该意识到自己的义务,除了关心自己、家人和友人,你还应该关心??。??应该是你投票选出来的,它的权利是你分给它的,就比如一个物业公司,因为你不想为了干净、保安等事费心,所以花钱请人来做。??就是你花钱请来的物业公司,它做得不好,你应该批评它,并且辅助它矫正,如果它不肯纠正,你甚至可以收回自己的权力,换一家公司。它做得好,你还是应该批评它,由于你想让它变得更好。
  
  身为国民,你应该明确:爱?镓不即是爱朝廷,更不等于爱皇上,中国历史上曾有过80多个王朝,它们兴,它们亡,中国还是中国。历史上还有过800多位天子,他们生,他们逝世,中国还是中国。你应该知道,“中国”这个词有三重含意:地舆上的中国,文明和民族意思上的中国,以及中国??。前两者都值得爱,后一个不值得,或者至少,你要看它做得好不好才决议是否爱它。
  
  身为公民,你应该独破而苏醒,不依靠于任何人、任何机构,这国中有许多动听的口号、美丽的假话,在电视中、播送中、报纸上,在随处可见的任何地方,但你已经年满十八周岁,不再是糊里糊涂的高中生,那些俏丽的童话听了笑笑即可,没必要认真。我们知道,这世上没什么东西是完善的,桃花源中也有灾荒,礼节之邦也要收月饼税,再伟大的人也要上厕所,和你我一样;再大的官也要抠鼻孔、擦眼屎,和你我一样。古人说:人皆可为尧舜。我理解这话的意思,除了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像尧舜那样,正直、英勇、仁慈、敢于担当,它还表示,我们每个人都有资历成为尧舜那样的??首脑,即便我们不屑去做,也不应该盲目崇拜他们,因为我们知道,尧舜除了权力大一些,其它和我们一样,他上厕所的时候,他抠鼻孔、擦眼屎的时候,和我们一样。
  
  身为公民,你不再是?镓的一份子,必须无条件地为?镓就义。相反,这?镓有你的一份子,如果把它分成14亿份,有一份属于你,你是14亿股东之一。它好,有你的一份,它不好,也有你的一份。你应该行使自己最重要的权利:投票、说话。如果你相信某人,可以投他的票,让他为你做事;如果你对他不满足,也可以把他选下去。如果你觉得??不错,你可以选择说或不说,如果你觉它就是个混球,就应该大声地说出来。未经你受权,没有人可以代表你,不管他是班长、团支书,还是学生会主席,如果他这么干了,请你告知他:对不起,你没有这个权利。如果他还这么干,请你把他当成骗子。
  
  我的第三个祝愿,祝你成为合格的大学生。从古希腊至今,世上的大学都为统一个目标而树立,那就是真理。我母校的前校长江平先生讲过一句话:终生只向真理抬头。我很想找人把这句话写下来,挂在我们家的正堂,如果可能,我更想把它挂在中国的每一所大学的门口。
  
  60几年来,中国的大学多了一些东西,也少了一些东西。多出来的是一些办公室、一些牌匾、一些头衔、一些学生干部样子容貌的人,少的东西就太多了,我曾经这样评论:现在的大学,学术越来越少,权术越来越多;风骨越来越少,媚骨越来越多;巨匠越来越少,大官越来越多;寻求真理的越来越少,追求级别的越来越多;讲情理的越来越少,讲待遇的越来越多。你们知道,每年度都会有一个亚州大学的排名,香港大学、香港中文大学、香港科技大学每次都金榜题名,而海内最有名的大学,如清华和北大,仿佛从来没挤进过前十名。香港以区区弹丸之地,居然会集了那么多优良的大学,而我们有960万平方公里、14亿人口、几万亿外汇贮备,为什么连一所像样的大学都建不起来?其中的起因很庞杂,但也很简略,有些话能够说,有些话不能在这里说,盼望各位可以沉思。
  
  当我们谈到真理这个词,必须明白:真理不为任何人、任何机构而存在,它就在那里,可以被发明,但永远不能被发现。真理这个词与金钱无关,与政治无关,与意识状态无关,与谁上台谁下台都无关,有些人一旦上台就急不可待创造真理,这些所谓的“真理”,或者会传诵一时,但久长看来,必将成为历史的笑话。
  
  中国有两种生活:一种是“吾爱真理,但更爱领导”,另一种相反,“吾爱领导,但吾更爱真理”,作为一名合格的大学生,你必须做出选择,而且应该站在真理一方。你可以尊敬领导,但应该更尊敬真理,在将来的日子,你也许会为了某种原因曲从于某些人、某些组织,但至少心里应该明白:真理是香的,而引导和组织只是闻起来香。
  
  前些日子有大学教学宣称,如果他的学生毕业之后赚不到四千万,就不要回来见他。这就是中国大学衰落的原因。
  
  前些日子曾有大学老师在课堂上讲过几句分歧时宜的话,成果被学生举报,说他反党反社会主义。这是中国大学衰败的另一个原因。
  
  我说过,真理是香的,而金钱就是臭的,至少没那么香。政治比钱更臭,特别是某种与人类为敌的政治,几乎是臭不可闻。
  
  做一名及格的大学生,你要有明辨是非的才能。大文豪萧伯纳写过一个剧本叫《巴巴拉少校》,剧中有个富二代叫斯蒂芬,和大多数中国的富二代差未几,这个斯蒂芬终日不务正业,起早贪黑。有一天他爸爸教训他,说你每天这么浪荡不行啊,一技之长,未来怎么办?斯蒂芬答复:我的优点在于可以是非分明。他爸爸听到这话大为赌气,阐明辨是非是世上最难的事,科学家和哲学家毕生思考,也未必可能得出什么论断。你这么一个东西,凭什么就能明辨长短?
  
  这话没错,明辨是非确切不轻易。特别是在某些?镓,有些人活一辈子也未必能够明白什么是对,什么是错。还有许多大学教授自己就很糊涂,好比北京大学那位著名的孔传授,按他的话说,北朝鲜是世界上最好的国度,金氏父子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政治家。为了褒奖他的言行,我决定把他送到朝鲜去,据我所知,那里没有手机,没有互联网,还有三分之二的家庭在挨饿,希望孔教授可以在那里成功减肥。
  
  身为21世纪的中国大学生,你应当清楚,哪些话是对的,哪些则是忘八话。对此有个基础判定:如果某个观点不介意与人探讨,也不怕被人质疑,它多半就是真的。如果某个观点宣称自己是唯一真理,并且拒绝讨论、谢绝批驳,确定就是混蛋话。这世上有很多书,有些书教人以智慧,有些书只会让人更笨拙,包含我们的教科书,特殊是与文史哲有关的部门,其中有三分之一是谣言,三分之一是广告,另外三分之一是被审核过的事实。对此也有个根本断定:在天然科学领域,我们只应该关怀数字和定理那局部,比方北朝鲜的数学教科书:3个敬爱金日成大元帅的男孩,加上4个亲爱金日成大元帅的女孩,一共有多少个孩子?尺度谜底是:7个爱戴金日成大元帅的孩子。对这样的问题,我们只应该记住3+4=7,至于尊不尊重,那就去他妈的;在社会迷信范畴,我们晓得,对于人类社会和历史,素来都有良多种解读方式,假如某种方法声称本人是独一真谛,你就应该对之表现猜忌,并且尽可能地多读些书,多懂得一些别的观点,然后回过火来验证其是否正确。
  
  这也是明辨是非为什么艰苦的原因:如果长期只能听到一种声音,你就会被这种声音催眠,并且无条件地相信它、遵从它,甚至崇敬它。我曾经在传销团伙卧底,深知其力气之大,也深知其邪恶。我最近读过一本描写北朝鲜的书,叫《我们最幸福》,据书中所记,北朝鲜此时正在阅历饥馑,百万人饿死,百万人养分不良,可有些人依然信任,固然我们很饿,可是中国人、韩国人比我们更饿;另外一些人则相信,我们之所以受饿,是因为我们要把食粮省下来,等到朝鲜同一之时,好赞助那些比我们更饿的韩国人;而所有的人都相信:北朝鲜是世界上最好的国家,北朝鲜公民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作为合格的大学生,你应该对此有所警戒,你可以身在朝鲜,但你的心、你的精神,应当在朝鲜之外。
  
  做一名合格的大学生,你应该有一颗疑惑之心、一双苛刻的眼,还要有批评的精神。我们知道,世上的智慧都因怀疑而生,而在学术上,只有刻薄地审阅,才可能濒临真理。你应该为中华民族的文化觉得自豪,我们有巨大的汉字,有伟大的中餐,有漂亮的旗袍,最不堪设想的是居然能发明出臭豆腐。可是你也必须看到,近一两百年来,中国人对科学、文学、艺术和学术简直没什么贡献,我们输出的,除了便宜商品,依然是麻将、阴谋,以及各式各样西装革履的官员。有位德国向导长期招待中国官员,发现有两个处所是他们必去的,一是卡尔。马克思的旧居,另一个就是德国的红灯区。这或许能够说明他们的精神世界有如许丰盛,除了意识形态,居然还有剩下的东西:性。
  
  30多年来中国建造了无数高楼,可是精神世界的高楼,连地基都没打好。我们最近常听到几个词:振兴、崛起、强大,事实上,一个民族的壮大毫不仅是GDP的强盛,更要看其在精神领域有多少发明发明。哲学家谢林评估歌德:只有他还活着,德意志就不会孤单,不会贫困。而如果没有歌德这样的人,没有思惟和艺术上的杰作,所谓中兴和突起就只是一句废话,建再多高楼,修再多机场,也只不过是一片高楼与机场的荒凉罢了。古人有一句话:天不生仲尼,万古如永夜。而事实上,自从孔子死后,或者更近一些,自从上个世纪的先贤们纷纭辞世之后,中国就迎来了一个学术上的寒冬,极为漫长,也极为孤独,长达半个多世纪。不外我们已经看到曙光了,因为有些人正在尽力,也因为有在座的各位。
  
  在座各位大多都是本地同窗,在来北京的路上,你们已经见识了这个社会的一部分。我要说,你们很荣幸,能够生在这个时代,几千年来,人类社会从没像现在这样繁华,人类文明也从未像现在这样发达,你们享受着文明的结果,也生机你们能对文明做出贡献,大导演伯格曼曾经说过一段话:我的幻想就是古代的一个传说。大教堂倒塌了,人们凑集一处,建造了更为光辉的教堂,教堂落成后,这些人就分开了,没人知道他们的名字。我的妄想就是成为他们中的一员。伯格曼说的教堂,实在就是人类的文明大厦,它之所以辉煌绚丽,是因为许多人都曾介入建造,而且有更多人正预备参加建造。
  
  我还要说,你们很不幸,居然生在了这个时代,与地沟油、毒奶粉、躲猫猫和各种强拆、血拆为伍,你们听过许多丑闻、黑幕,你们知道一个词叫“潜规矩”,它的中心内容是金钱、权力,甚至是性,在座的某人或许正筹备事必躬亲之。最刺眼的可能就是最龌龊的,最纯粹的可能就是最肮脏的,这就是我们的世界。人们说:这是一个没有底线的世界,这话错误,这世界并非没有底线,它以你我为底线。如果你埋怨世界的败坏,请先问问自己:我能做些什么?我都做了些什么?我说过,这世界之所以变坏,往往是因为我们没去想怎样让它变好。如果你对这世界不满,也请你相信,有一个更好的世界就在不远之处,要达到那里,只需要我们每个人变好一点点。
  
  太平天国时代,美国传教士密迪乐来到中国,他看到了战斗、灾荒和种种匪夷所思的苦难,而后做出诊断:中国最须要的不是古代科技,而是基础文明。150年后,咱们用上了IPHONE,听上了MP4,我们有全世界最快的互联网,可是我们最需要的,仍然是那个东西:基础文明。所谓基本文化,指的就是契约精力、权力意识,还有对民主政治跟个人自在的懂得,这些货色当初称为普世价值,意思就是,每个人都该理解,除非你仍是个蛮横人。
  
  在演讲的最后,我想讲一个朋友的故事。这位朋友曾经在一家单位供职,特别想当个部分经理,可领导就是不肯选拔他,这位朋友昼夜为此懊恼。终于有一天,领导良心发现了,提升的文件发到了这位朋友手里,他看了良久,忽然有了一种醍醐灌顶的感到,他问自己:岂非我日思夜梦、孜孜以求的就是这么一张纸?这又有什么意思?想了一夜,他决定辞职,然后到丽江租了一个小院,在那里生活了整整一年。院中有一棵梨树,到梨树开花的季节,他就会搬一把躺椅,沏一壶茶,拿一本以前来不迭读的书,喝两口茶,读几页书,有时会睡上一会儿,睡醒之后就会看见,银白的梨花一朵朵落到他的书中。
  
  很多年之后,在座的各位会有各种各样的造化,有的会成为高官,有的会成为巨富,有些人会成为大学者,一定也会有人早死。无论你活在哪一种人生中,你都会经历这样的时刻:觉得自己不够幸福,可是又不知如何转变。我想原因就在于少了这样的“梨花一瞬”,你需要一段安闲的时光,去品茶,去读书,或者什么都不做,只需要一个傍晚,看梨花如何从身边飘落。这就是我开头的那句话:如果你想幸福,仅有钱是不够的,你需要活在某种文明之中。


本文来自:逍遥右脑记忆 http://www.jiyifa.com/lizhi/98921.html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