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量使事情简单化

编辑: 路逍遥 关键词: 潜意识理论 来源: 逍遥右脑记忆

    我怎么才能辨别出一部分头脑观注另一部分头脑与观照者之间的区别呢?观照者能否观照它自己?有一次,我以为我做到了,然而在同一天我又听到你在你的演讲中说道,“如果你认为你成了观照者,你便已经错过了。”从那时起,我就一直试图去观照体内的感觉,思想和情感。很多时候我被它们抓得紧紧的,但偶尔,会有一小会儿,我觉得极度的放松,什么也没留住——它一直在流动。要做点什么吗?

 

    一个人必须从行走、就座、睡觉、进食开始观照。他应当从最固定的事情开始着手,因为这样较为容易些。然后他就应该转入更微妙的体验。他应该开始观照思想。而当他能够很到家地观照思想时,他就应该开始去观照感觉。等你觉得你能观照感觉了之后,于是你便可以开始观照你的情绪,这比你的感觉更微妙,更模糊。

    观照的奇迹在于当你观照身体时,你的观照者会变得强大;当你观照思想时,你的观照者会继续强大;当你观照感觉时,观照者会变得更大,当你观照你的心境时,观照者会强大到能够留住它自己——观照它自己,就如黑夜里的一处蜡烛,不仅点亮了周围的一切,亦点燃了它自己。

    找到纯粹的观照者是精神世界最伟大的成就,因为你内在的观照者正是你的灵魂,你内在的观照者正是你的永存。但永远不要有片刻这样的想法,“我做到了,”因为那一刻正是你与之错过的一刻。

    观照是一个永恒的过程:你总是在不断地深入、再深入,但你永远也到不了“我做到了”这样一个尽头。事实上,你走得越深,就越会意识到自己进入了一个永恒的过程——没有开始,也没有终结。

    但人们总是只观照别人;他们从不费心去观照他们自己。每个人都在观照——这是最肤浅的观照——观照别人在干什么,观照别人穿什么,观照别人长得怎么样,每个人都在观照,观照已不是一种新引进你生命的事物,它只是需要更深入,需要从别人身上移开,需要转向你自己内在的感觉,思想和心境——最后,观照观者本身。

    有个犹太人在火车上坐在一位神父的对面。

    “请问,阁下,为什么您把领子捂得严严实实的?”

    “因为我是一个神父。”神父回答道。

    “我也是一个为人父的人。可我不会将衣领穿成这个样子。”犹太人说。

    “嗯,”神父说,“但我是几千人的父亲。”

    “那样的话,”犹太人答道,“也许你该反穿你的裤子。”

    人们很观照别人的一切。

两个波兰人外出散步时,突然下起雨来。

    “快,”其中一个人说,“快打开你的伞”。

    “那没用的,”他的朋友说,“我的伞全是洞。””

    “那你为什么要把它带来呢?”

    “我没想到会下雨啊。”

    你会很容易去笑人们的荒唐行为,但你是否曾经嘲笑过你自己呢?你是否曾经发觉到你自己也在做一些荒唐的事呢?不,你完全没有观照自己;你全部的观照都是在他人身上,那对你没有帮助。

    将这种观照的能量用于你生命的转换。它会给你带来你做梦都意想不到的巨大的喜悦和幸福。简单的一个过程,但一旦你开始将它运用到你自己身上,它便成了一种静心。

    人可以从任何一件事情上去静心。

    任何将你领向你自己的事情便是静心。而要找到你自己的静心方式是极为重要的,因为正是在这种寻觅中你会发现极大的乐趣。而且由干这是你自己的发现——不是某些强加于你的宗教程序——你将很情愿地深入进去。你走得越深入,你就会越快乐——越祥和,越宁静,越紧密,越高贵,越优雅。

    你们都知道观照,因此要学会去做并不成问题。只是要改变观照的对象。要使它们更靠近些。

    观照你的身体,你会有惊奇的发现。我不用观照便可以移动我的手,而我观照的时候亦能移动我的手,你看不出两者的区别,但我却能感觉到其中的差异。当我带着观照移动它时。这其中会有一种优雅和美丽,会有一份祥和与宁静。在散步时你可以观照你的每一步,它不仅具备散步这样一种锻炼带给你的所有好处,它同时还具备某种简单静心的有益之处。

    在乔答摩佛(Gautam Buddha)成道的波德戈雅(Bodhgay a)造起了一座庙宇,用以纪念两件事——一是他曾在底下坐过的一棵菩提树。就在树的旁边有一些用来散步的小石头。他曾在那里静心,在那里坐坐,而当他感觉到坐得太久时——身体需要一些锻炼——他就会在那些石头上散步。那便是他的散步静心。

    我在波德戈雅参加一个静心团体的时候曾去过那座庙宇。

我看到很多来自日本、中国及其西藏的佛教喇嘛。他们全都对那棵树肃然起敬,我没看见一个人敬仰那些佛陀曾走过无数英里的石头。我告诉他们,“这样不对。你们不该忘了那些石头,它们曾被乔答摩佛的双脚踏过无数次。但我知道你们为什么没去注意它们,因为你们已经完全忘了佛陀曾一直强调的话,即你要观照你身体的每一个行为:行走,就座,躺卧。”

    你不应该让任何一个片刻无意识地流逝。观照将会使你的意识更敏感,这才是真正的宗教——其它一切都只是空话。但你问我,“还有进一步的东西吗?”不。只要你能观照。别的就什么也不需要了。

    我在这里就是努力要使宗教变得尽量的简单。所有的宗教所做的恰恰相反:他们使事情复杂化——复杂得人们从不敢去尝试。例如,在佛经中每个佛教徒都须遵从三万三千条戒律;就是要记住它们都是不可能的。仅仅三万三千这个数字就是以使你垂头丧气了:“我完了!我的整个生活都被扰乱了,都被毁了。”我教你们:只需找到一条适合你、与你相和谐的原则——那就足够了。


本文来自:逍遥右脑记忆 http://www.jiyifa.com/qianyishi/12521.html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