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梦的控制权

编辑: 路逍遥 关键词: 潜意识理论 来源: 逍遥右脑记忆

湿婆说:“在日常活动中,将注意力保持在呼与吸之间,而这样练习,几天之内,就会获得新生。”

无论你在做什么,将你的注意力保持在呼与吸之间的空隙,但它必须是在活动时练习。

我们曾经讨论过类似的技巧,有一个唯一的不同就是,这个技巧必须是在日常活动时来练习,不要单独练习,这个练习就是在你正在做某些事情的时候做。你在吃东西:继续吃,而注意那个空隙;你在走路:继续走;你要去睡觉:躺下,让睡眠来临,但你继续注意那个空隙。

为什么要在活动中做?因为活动让你分心,活动一再地吸引你的注意力。不要分散你的注意力,要固定在那个空隙,而不要停止活动,让活动继续,你会有存在的两个层面——做和在。

我们的存在有两个层面:做的世界和本性存在的世界,圆周和中心。继续在外围,在圆周上工作,不要停止。但是在工作的同时也注意中心,会有什么发生?你的活动会变成一种表演,好像你正在扮演一个角色。

如果这个方法被实践了,那么你的整个生活会变成一部长的戏剧,你会是一个扮演角色的演员,但是要不断地停留在中心的空隙中。如果你忘了那个空隙,那时你也就不在扮演角色了,你已经成为角色了,那么这就不是戏剧,你已经错把它当作了生活,那就是我们曾经所做的。每个人都以为他是在生活着,这不是生活,这只是一个角色——是社会给你的一个角色,或是环境、文化、传统、国家,某种情形所给你的角色,你已是一个被给,定的角色,你正在扮演它,你已经变得认同了,要打破那个认同,就要用这个技巧。

这个技巧只是使你自己成为一出心理剧——只是一种游戏。你的注意力集中在呼与吸之间的那个空隙,而生活在外围继续着。如果你的注意力是在中心的,那时你的注意力就不会真正在外围,那只是“次注意(sub—attention)”,那只是发生在你的注意力附近的地方,你能感觉到它,你能知道它,但它没什么重大意义,它就好像并没有发生在你的身上。

我要重复这点:如果你练习这个技巧,你的整个生活就会好像并没有发生在你身上——好像它是发生在别人身上。

湿婆说:“当无形的气在前额的中心,在睡眼时,当这气到达心时,那么你就能控制梦的方向和死亡本身。”

这个技巧分三个部分。第一,你必须能感觉到呼吸中的普拉那(prana:生命力),那是它的无形的部分,看不见的部分,和非物质的部分。如果你将注意力集中在两眉之间,就会有这种感觉,那样做很容易有这种感觉,如果你注意那个空隙,那么,这种感觉也会出现,但有点不太容易;如果你觉知肚脐那个中心,气来了,接触到,然后又出去了,这种感觉亦会出现,但更不容易。要感悟气的看不见的部分,最容易的一个地点就是集中在第三只眼,但是,无论你集中在什么地方,这种感觉都会来,你开始感觉到普拉那正在流入。

进气和出气同样都是工具,但是进气是充满着普拉那的,而.出气是空的,你已吸收了普拉那,那么气便成了空的。

这段经文是非常非常有意义的:“当无形的气在前额的中心,在睡眠时,这气到达心时,那么你就能控制梦的方向和死亡本身。”在你入睡着时,你必须练习这种技巧——只有在那时,并不是在任何时候,当你快睡着时,只有那个时候。那正是练习这个技巧的时候。当你快睡着时,渐渐地,睡眠正在接管你,在这期间,你的意识会消失,你会没有觉知。在那一刻来到之前,变成觉知的——觉知气及看不见的部分、普拉那,并感觉它正进入心里。

如果这个发生了——那你会感觉着看不见的气正进入心里,睡眠接管你时——你会在梦中是觉知的。你会知道你正在做梦,通常我们不知道我们正在做梦,当你做梦时,你会认为这是真实的,那也是会发生的,那是因为有第三只眼,你曾见过人睡觉吗?他的眼睛向上移动,是集中在第三只眼上。

因为这集中在第三只眼,你就以为你的梦是真的,你无法感觉到它们是梦,它们是真的,当你早上起身时你会知道,那时你才会知道:“我是在做梦。”但是这是过时了的、回想的真实,你不可能在梦中意识到你正在做梦。如果你意识到它,那么就有两个层面:梦在那儿,但你是醒着的,你是觉知的。如果一个人变得在梦中觉知,那么这段经文太好了,它说:“控制梦的方向和死亡本身。”如果你能变得觉知梦的话,那么你就能创造梦,通常我们无法创造梦,多么无能的人啊!甚至你无法创造梦,你不可能创造梦!如果你想要梦到一种特殊的事情,你无法梦到它,它不控制在你手里,多么无能力的人!甚至梦也无法创造,你只是梦的牺牲者,而不是创造者,梦发生在你身上,你却对此无能为力,既不能停止它,也不能创造它。

但是,如果你进入睡眠时记住心里充满普拉那,不断地随着每一次呼吸与普拉那碰触,你会成为你梦的主人——而这是个少有的控制权,于是,无论你喜欢什么梦,你都能做,只要在你快睡着的时候记下:“我想要做这个梦,”然后那个梦就会来到你身上;当你快睡着时,只要说:“我不想做那个梦,”而那个梦也就无法进入你的头脑。

但是成为你的梦的主人有什么用呢?莫非它没什么用吧?不,它不是无用的,一旦你成为你的梦的主人,你就再也不做梦,它是荒谬的。当你是你的梦的主人时,梦就停止了,它再没有必要了,而当梦停止时,你的睡眠有了一个完全不同的品质,而这个品质与死亡的品质是相同的。

把东西扔出去

帕坦加利(Patanjali)说:“随着气的呼与吸和停留相互交替着,头脑也会变的安静的。”


本文来自:逍遥右脑记忆 http://www.jiyifa.com/qianyishi/56270.html

相关阅读:开发潜能就是开发潜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