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生与另一生之间的距离只存在于心理上

编辑: 路逍遥 关键词: 潜意识理论 来源: 逍遥右脑记忆
第595节

?? 1971年9月20日星期一晚9:01

(此节的第一部分是为帮助解决一位友人的个人难题,她将赛斯的情报录了音,然后在九点四十五分休息时离开了。

(在我们这部分的课,我有两个问题,我们期待赛斯的回答会包括在他书的附录里。第一个问题:按照赛斯所说,他、珍和我在一六00年代住在丹麦,我只是想弄清有关我活了多长的资料,如在第十一章第五四一节的末尾的注里所给的。

(第二个问题:赛斯是否想给他书的第一部与第二部订标题,如他给每章订标题一样?在十点五分继续。)

现在。

(“赛斯晚安。”)

你看吧,我必须说得慢一点。

在第十一章里,你在丹麦那一生的情报是正确的,除了有一处误解之外。那是一辈子分成了分开的两段——真的是被不同的兴趣、能力的贯注与生活方式所分割开的一辈子。

除开在那一章所给的情报外,在有关那辈子的某些过去资料有扭曲的地方。这些并不是被鲁柏对转世的感觉所引起,而只是把许多细节串成正确的特定模式时,所产生的结果。

举例来说,我所说的有些名字,适用于你们的朋友而非你们自己。不过,整个的画面,那一次人生的合法性,并没受到那个曲解的影响。我的确是个香料商人。你原先是个画家,却相当戏剧性地变成了一位地主,而一反你年轻时的作风。

当鲁柏还是个男孩时,他也曾涉猎画艺,而你憎恶此点,那时你已长得脑满肠肥。你要他进入更实际些的工作,你对你自己早年做为巡回画家的流浪很感羞耻。

此地,分隔是建立于,你想拥有产业的想法,相对于你的做一个画家的身分。在此生那也一直令你相当的不安。

(十点十三分。这讲得对极了。不论是为何理由,我在此生不顾所有的阻碍坚持做一个画家。

(在一九六六年一月十六日的第二二三节,赛斯说我在丹麦那一生叫作Larns Devonsdorf。我的太太那时被称为Letti Cluse。我的儿子——他现在就是珍——叫Craton。赛斯,一个有钱的商人、旅行家和世交,名为Brons Martzens。

在那节中鲁柏所给的我大概的旅程表是正确的。可是,在那节的其他部分则有一些扭曲。

(在十点十五分停顿良久。)当然,现在这么令你们关心的细节的确是重要的,但是以一个更大的角度来看,只有你们人生中深刻的情感经验才在“后来”被记起来。基本上名字和日期对“内我”是无意义的。因此在转世资料里,情感的重要性会较生动地透过来。扭曲要少得多。

你把你目前感到极重要的名字和日期看得很重,你坚持要得到那些资料,以增加前世所叙述的确实性,但这些却正是最先被遗忘,而且在心理上最没价值的事。

(十点二十分)因此,某些名字会立刻跃入眼前。你还坚持这些名字给整齐地排好,但是,“内我”在这方面常常感到很大的困难,因为名字根本就没什么关系。

有意识的人和事,带着强烈的情感分量,会远较清晰的透过来。与情感性的事件相联的日期也能被回想起。前生是(微笑)象个必须被拼拢起来的纵横字谜,但在其中心却是这字谜所缘起的情感的实相。

(赛斯所以微笑是因为珍新近发展出对纵横字谜颇为强烈的兴趣,我也喜欢它们。我们一直在猜测我们的“迷上它”背后的象征性理由。)

许多这种对转世的叙述被自由的洒上许多人名和日期,只为了满足那些坚持要这些资料的人,因为否则的话,那些资料的情感上与心理上的合法性就可能不被接受。这适用于任何种类的转世资料,不论它是如何获得的。

那么,如果所说的一生在你们来说是最近的一生,细节也许比较容易回想,也远较精确。但甚至几世纪前的前生在细节上也可以很完美,如果它包括,譬如说,战役或非常重要的事件,在那种情形下因为在那时所发生的事,这个日期本身会在此人心理留下深刻的印象。

(十点二十九分。)任何负荷着强烈情感的经验都会伴随着一大堆的细节,但平常的日期与平常的名字则很少有意义。它们在你们自己的实相也很少有意义。基本上来说,人际关系是远较重要的,而这些你不会忘记。

然而,这些生生世世全盘同时存在。这点你不该忘记。不过,无用的行头则对那些种种的人格都不重要,不论是在“现在”或“那时”。你懂吗?

(“懂的。”)

转世的结构是沿着你现在所知的人生这同一条线建立的,它们会有相似之处。有些人比其他人对细节更感兴趣:你的某个特定的“先前的人格”可能很喜爱细节,在那情形你就会发现很丰富的细节。任一人格的特殊好恶也会与一个特定的转世插曲的描述有很大的关系。

对某个贫苦、无知、狭窄的人格探问有关他那时代的历史的深刻问题是没用的,他根本不知道答案。因此对任一生的“画面”,通常是透过活过那一生的那人的经验而来的。

(在十点三十五分停顿。)我再说一次:那些对他重要的细节会浮露出来。在我本身的例子里,我这么不贯注于对我自己的转世自己身上,而他们也已独自走了这么远,以致我很少有直接的感受。

但既然我们(赛斯、珍和我)曾有过如此深的缘分,那些关系仍然是重要的,在你们来说我们目前的关系在那时就潜存着。对你而言,丹麦那一生就如这一生一样地存在着,“你”只是集中焦点在这个现实的画面里罢了。

现在你可以休息一下。

(“谢谢你。”

(十点三十七分到十点五十分)

现在:转世的结构是个心理上的结构。你不能以任何其他观点来了解它。围绕着它建立的种种扭曲与误解可以说是够自然的,如果考虑到你对“时间的本质”仿佛具有的“实际经验”的话。

那些个人生的真实性、合法性和直接性的确与你目前这一生同时存在。在一生与另一生之间的距离只存在于心理上,而非以年或世纪的说法存在。

不过,心理上的距离,可能还更广大得多。有某些前生,就如在此生中有某些事件,是你不愿去面对或与之打交道的。还有些情形,你的人格在某一生与另一生可能有很大的气质上的差异——因此你现在的自己根本无法与那一生的经验发生关联。

你会较强烈地被在某方面加强你这一生的那些“前生”所吸引。你了悟到你早期的记忆是很贫乏的。你们多半对孩提时期所过的日子鲜少有记忆。你利用到在那时所获得的知识,而虽然它是你的一部分,你却并没有有意识地觉察到它;因此你也没有有意识地觉察到其他的转世生活。(幽默地耳语:)新的一段。

在此书的前面,我在好几个场合提到“替代的现在”,而转世的生生世世的确就是“替代的现在”。在你与你的转世自己之间有经常的相互反应。如你的朋友苏所说,有“全盘的一直不断的活动。”

(十一点一分)换言之,那些自己并没有死。你对这个的了解一定很有限,因为你自动地以在一个时候只有一个生活经验的观点来看。并且以直线型的发展来看,以你们的话来说,一个“转世的自己”能知觉到你的环境,有时还透过你自己的人际关系而与别人相互影响。

某些“现在发生的事”的确能引发这种交互作用。不过,以十分不同的方式来说,重新投胎了的人格,虽与你交互作用或透过你来交互作用,在其他层面上它仍能有其他的经验。

(此处珍的传述颇为有生气又有把握,好象赛斯要她作手势以强调这资料似的。)

因为时间是开放的,当你想到这一点的时候,你也能影响你认为是过去的转世的自己,而偶尔在他们的环境中反应或对他们的环境反应。你在梦境通常会做这事,但这通常是在紧接着“醒时意识”之下的层面完成,在你从事日常的生活时被你抹掉了。

(十一点七分。)强烈的情感上的联想常能激发这种反应。(停顿)如一般解释的转世,以一生在另一生前面的说法,的确是个迷思;但这个迷思却让许多人能部分地了解他们不然便会摒弃的事实——当他们还如现在这样坚持“时间的连续性”这个观念时。

现在你可以休息一下,或结束此节。

“我们休息一会儿,赛斯。”

十一点。珍曾“走得老远”,如她常说的。她只记得资料开头的一两句。她今晚所有的出神状态都很深。离开这样一个状态要花较长的时间;她的双眼偶尔还会上翻等等。

(在休息时,我重复我对赛斯的书的第一部与第二部的标题的问题。在十一点二十四以同样的方式继续。)

我们不必分别命名这两部分。我曾想到让第一部特别处理内在与外在的直接环境,然后在第二部分导向赛斯与其感知力的较大实相。我就是这样做的,但这资料是如此地交织在一起使我觉得给过的分隔就已够了,而不想再加强一个划分的想法。

(微笑:)我虽还可以继续好几小时,但我建议你还是休息吧!

(“它会被珍惜的——我是指休息。”

(虽然我是有点累了,但显然赛斯能轻易地转移到一个状态里,那儿他的精力似乎不可穷尽。)

我祝你有一个最美好的晚上。

(“我认为今晚你给我们现场客人的资料(在第一次休息之前)很精彩。”)

的确不错,那是为她特地裁制的。

当讲完了附录,而你对此书的工作也结束之后,我会给你尽你所要的那么多节课——在合理的范围内——为你自己。并且用录音机。

“好的。赛斯晚安,谢谢你。”

(十一点二十七分,她在休息几分钟后说:“蛮奇怪的,最后那回我真是出去了,但只有那么短的时间,以致我真的感觉到了从“这儿”到“那儿”又回来的“转移”。苏用的那个字——“加速”——是个好字眼……”见第五九四节。)

第596节

???? 1971年9月27日星期一晚9:24

(晚饭后,珍和我为赛斯书做了一小时左右的校对工作,然后出去散步。是个温暖有雨的秋夜,天已黑了,非常的惬意。四处散布着潮湿的落叶。

(到八点半我们已回到家。我们坐在客厅里没开灯,因而我们可以很容易地看清外面。今天珍写完了赛斯书的序。这又提醒了她她自己的手稿——“物质宇宙即意念结构”——她在序中谈到的。她今天又读了一遍那篇稿子,仍然觉得极有兴趣,她再一次说终有一天她自己会把它发挥一下的。

(在我们谈话时不知不觉已过了九点。当我们终于准备开始上课时,我开了两个灯。珍想为赛斯书的附录想要更多资料。她说今晚客厅看起来似乎“不同”,意味颇深长,但她又说是个“很好的不同”。她开始以一种非常安静的声音为赛斯说话。她的步调颇慢,她的双眼常常闭着。

晚安。

(“赛斯晚安。”)

鲁柏在他的序里所提到的物质宇宙即意念结构,的确代表了我们第一次正式的接触,虽然鲁柏在那时并不知道这回事。

那经验发生在一个他能接受的架构里——也就是高度加速了的灵感。只有当他在经历对他而言仿佛几乎不可忍受的那么强的灵感之后,他的意识才离开了他的身体。如果反之他的习惯是把他导向,比如说,一般的祈祷的话,那么那个架构也可能为他所用。

在所有这种例子里,有几种特质是很明显的:内省的能力,深度集中的能力,在沉思中失去肉体取向的自己之锐利边缘的能力,以及一种强烈的学习欲望。这些必须伴以内在信息,相信能直接收到适切的知识。对那些相信所有的答案都已知的人,就没有什么探索的必要了。

这种情报,这种由灵感触发的写作,通常是出现在已被固定成形的人格架构内。因此这种知识出现于其中的那个范畴常常会有所不同。在有些情形,这架构本身是最后一次被用到,而最初由灵感而得的知识——这知识本身——脱离了这架构,而超出了让它出生的那范畴之外。

(在九点三十五分停顿,许多停顿之一。不过,珍的传述到现在却更有力了。)

最重要的是,在意识的扩展状态收到这种情报的那些个人,已经在他们自己内感觉到他们不止与地球本身,并且还与更深的实相有深深的联系。在有意识的层面他们常不觉察这个在他们自己内的基本特质。但他们不接受别人所给的答案,却坚持找他们自己的答案。

这些寻求也许显得不稳定。有一种微妙的不耐,一种神圣的不满,驱策他们向前,直到在他们自己人格内的边疆终于被打开。所获得的知识然后必须被这具有肉身的人格所整合,但是,这种样子的有效知识天生就会放出它的光而开出它自己的路。

由某些这种经验所发动的能量足以在一瞬间改变自己的一生,并且还能影响其他人的了解和行为。这是一个活动次元的知识侵入了另一次元。它们是能量很高而易变的。收到这种情报的人本身是它的一部分而不自知。他现在人格的整个“感觉基调”也直接的被他所收到的情报改变了。

按他对自己的“梦想”忠实到什么程度,他能得到千载难逢的扩展的可能性。可是,他得到的情报常常是与他先前持有的概念相冲突的。否则的话,这种经验的有时具爆炸性、侵略性的特质就没有必要了,因为就不会有阻碍了。

(在九点四十五分长长的停顿。)然后这种人格就常常必须学着融会他的直觉知识,学着改造知性的架构,使它强到能支持他的直觉知识。

这种人格也常天生就有汲取不寻常的大量能量的能力,他们通常在一个相当年轻的时候就得学会不浪费精力。举例来说,在学到了这教训之前,他们可以看起来好象是同时向许多方向进行。

三十几四十出头的人常常会卷入这种事,只因在那时这种人格“想知道的需要”常常到达了顶峰。所需的行为模式已充分建立,精力也被导向了一定的方向,而这个人已有足够时间去了悟那些被普遍接受的架构与答案对他没有多少意义。

这种经验在它们最强的时候,能从私人的领域把直觉知识推出来以改变文明。那不可置信的能量永远是在最初的经验里,在它内含有浓缩的能量,所有其他的发展都由之而来。

涉足其中的人可以以许多方式反应。他必须经过很大的调整,还常常有行为上的改变。此人现在悟到他的确是一个活生生的各种实相交织成的网,而这变成了直接的有意识的知识。

(这当然正是发生在珍身上的事。在九点五十八分停顿。)

这种知识不仅需要更敏于反应也更负责任的行为,并且还牵涉到先前可能缺乏的一种悲天悯人之心。这种悲悯带来一种强烈的、挑战性的与热烈的敏锐性。

许多人会感觉经验过不寻常而十分正当又强烈的意识扩展,但却发现他们自己无法把新知与过去的信念连起来,以造成处理这敏感性所必须的改变。的确,他们不够坚强来容纳这经验。在这种情形,他们试着把它关掉、否认、忘记它。

(十点五分。)另一些人则从不许它逃出它所源自的范畴或架构。于是他们无法脱逃,他们无法释放自己。举例来说,如果这情报最先由他们的“神”而来,他们就继续以他们特定的方式来想“神”,即令这经验与所给的情报应早已把他们带得远远超越了这样的一点。

(在珍为赛斯说话时,她的声音仍相当安静,但她的传递现在更快更热烈了,她用了许多手势。)

举例来说,鲁柏也可能造成同样的错误,要不是他的经验已把他带得超越了那促使它诞生的灵感架构的话。(停顿)那么,在他的情形,他被推进到新的观念里,因为他有排斥旧观念的见识,以及向前进的勇气。

这向前进使他涉入了(长久的停顿)我对“神的观念”的想法。在我们开课之前,他是如此地幻灭,以致他甚至不愿考虑任何有关“宗教事务”的问题。

(对我:)你累了吗?

(我们一直都没休息过,但我摇头表示不累。现在雨下得很大。除了那声音之外,我还听见有人在我们上面的公寓走来走去。)

其实这种经验或这种通到知识的门户是每个人都可获得的,而且每个个人都或多或少参与其间。它们以远非如此明显的方式出现,常是在似乎突然作成的直觉决定、有益的改变、直觉的预感里。

常常,在人生的中途,一个人好象突然以一种具体的方式清楚地看见事情的端倪,而把他的事整顿好。例如看起来似乎朝着灾难走的一生突然“反败为胜”。这些全是同一经验的变奏,虽然是以较不明显的形式。

(在十点十五分停顿)在正常生活与日复一日的经验里,你可得到所有你需要的知识。不过,你必须相信是如此,以“向内看”以及“对你的直觉开放”,把你自己放在一个能收到它的地位,而最要紧的还是想收到它的欲望。

以几段以前我说起,象鲁柏这种人,他们自身就是他们收到的知识的一部分。这适用于每个人,每个读者。(停顿良久)。

有一个很大的错误在世上运作:人们相信只有一项伟大的真理,它将出现而他们就会知道它。但一朵花即一真理,一个灯泡也是,一个白痴及一个天才、一个茶杯及一只蚂蚁也是。可是,在外表他们却少有相似之处。

(十点二十四分)真理即所有这些看似独特的、分开的、不同的实相。因此鲁柏是他所感知的真理的一部分,你们每个人是你们所感知的真理的一部分。

“真理”经鲁柏反映出来,而在某种方式变成了新的真理,因为它是被独特地感知到的(就如对每个感知到它的人来说,它都是独特的)。那样说的话,它不是更差的真理或更真的真理,它变成了新的真理。

现在你可以休息一下。

(十点二十六分,珍花了几分钟才离开出神状态。她的声音在大半时候保持安静,但已变成非常热烈。她完全不知道她已说了超过一小时的话。她说:“哇,他这回真的让我出去了。我也知道为什么。楼上的噪音开始令我心烦,因此赛斯把我放得甚至更深些。

(“然而我知道我会为附录得到一些谈“意念结构”的东西。”她继续道,“真是个愉快的晚上。”她对这节感到非常快乐。我认为她今晚对噪音很敏感是因为她不想在获得这特殊资料时受到干扰,现在楼上的公寓安静了。

(深度的出神状态的效果仍留连着,珍一再地打哈欠。她在房里走来走去,啜饮一罐啤酒并吸了一支烟。暖雨继续下着。我问珍是否想结束此节,但她选择继续下去,尽管她哈欠连连。

(在十点四十五分以同样方式继续。)

这种“新真理”的确仍可以是非常古老的,但真理并不是一样必须永远有同样的外表、形状、形式或大小的东西。因此,那些执着地保护他们的真理不被质疑的人,反而冒了毁坏他们知识的合法性的险。

再次的,那些对他们的答案如此确信无疑的人,将会缺乏那可引导他们进入更大的了解次元的“想知道的需要”。当然,任何合法的意识扩展其本身即为讯息的一部分。这人格发现它本身接触到活生生的真理,就明白真理只以那种方式存在。

在我用了“意识的扩展”这用语而非更常用的“宇宙意识”(停顿),因为后者暗示了在此时人类尚不可得的那么大的经验。(停顿)。与你们的正常状态对比之下,强烈的意识扩展其本质上也许显得是宇宙性的,但它们仅只略微暗示了你们现在可能达到的那些意识状态而已,更别说能开始接近一个真正的宇宙性的觉察了。

(十点五十五分)。在本书中所提出的概念,应该可容许很多读者扩展他们的感知与意识到一个令他们不敢相信的地步。此书本身是以这样一种方式写的,以致凡有心学习的人都能受益。不止写出的字本身有意义,并且存在于字里行间的看不见的联系也有意义,而且对人格的各不同层面各有其意义。

(珍,在出神状态里,几次试想点燃一匣火柴,但它显然是太潮湿了。她最后不得不放下她的新香烟。)

任何直觉性情报的诚正端赖收受者的内在诚正。因此意识的扩展要求诚实的自我评价,对自己的信念及偏见的自觉。(在十一点一分停顿良久。)它带来一件礼物及一项责任。因此每个希望反观自心,希望找到他们自己的答案,希望赴他们自己“与宇宙的约会”的人,就应当对他们自己人格最隐密的作用方式变得非常熟悉。

完了(作为赛斯,珍向前倾,她的双眼睁得更大而相当的黑。)

(“好的。”)

那么属于我们的附录。你可以问问题、休息或结束此节,随你的便。

(“那我们就休息一会儿。”十一点二分到十一点九分。)

这种自我认识本身就非常有益,在一方面来说也即为自己的酬报。不过,如果你不愿改变你的态度、信念或行为,或检查那些你认为是你独特的个性的话,你就不可能清楚地向内看。

换言之,没有检查你自己,你就无法检查实相。你不能离开你自己而与“一切万有”接触,你不能将你自己与你的经验分离。(停顿)你不能利用“真理”,它不能被操纵。不论是谁,凡是以为他在操纵真理的人其实是在操纵他自己。你就是真理。那么就发现你自己吧!

而现在,我要说晚安了(做为赛斯,珍拍拍她的膝盖,笑着。)

(“好的,赛斯。非常感谢你。”)

当环境许可时,我们仍将有我们自己的课。

(“没问题。我猜是在这儿完成之后。”)

最衷心的祝福。

(“也祝福你。谢谢,晚安。”

(十点十六分。当珍终于由另一个很深的出神状态出来时,她说:“啊,我觉得真快乐,但我想我差不多只够气力爬上床了。”她又在打呵欠,而且非常的放松。可爱的小雨还在继续下着。)

(编辑:)

赛斯(Seth)与珍.罗伯兹(Jane Roberts)简介

1963年,美国女诗人珍.罗伯兹(Jane Roberts)忽然收到赛斯(Seth)所传来的讯息。珍.罗伯兹与赛斯长达20年的合作,传下了如今风行欧美,成为新纪元运动中心思想的“赛斯资料”(赛斯书)。赛斯资料详述了罗伯兹与赛斯接触的经过,说明了超感官能力的开发、轮回的意义与结构、多次元时空的实相、人类超越肉体的“本体”等重要的心灵课题。

相关链接


本文来自:逍遥右脑记忆 http://www.jiyifa.com/qianyishi/75788.html

相关阅读:开发潜能就是开发潜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