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念与面相

编辑: 路逍遥 关键词: 吸引力法则 来源: 逍遥右脑记忆

心为相本看心知相

古时候有一句谚语说:「有心无相,相逐心生;有相无心,相随心灭。」这句话说明:一个人的相貌是会随着他的心念善恶而改变的。纵使他现在已经有了凶恶的面相,可是他却经常起慈悲心,那凶相不久便会转化为吉相。反过来说,纵使他现在满脸福相,如果他不知行善积德,经常起贪爱和憎恨的念头,那福相便会逐渐消失。所以,心是面相的枢纽,看相不如看心。
人的心相有三十六种:
明知当官辛劳,却仍然愿意为人民的公仆,服务大众。
做事刚柔并济。
欣慕善行,亲近君子。
有美好的食物会分送他人。
不靠近小人。
时常积阴德,给人方便。
从小能帮忙治理家务。
对来乞求的人,不生厌恶心。
克制自己,利益他人。
不促成恶事,不嗜爱杀生。
听到或遇见事情,心不惊慌。
与人约定,不会失信。
不轻易改变行持和操守。
睡前常静思自己的过失。
勇往直前,不耽心过去,也不为往事沾沾自喜。
不让人产生憎恨心。
不文过饰非,不掩饰自己的缺失。
为人做事圆融周到。
受人惠恩和帮助不会忘记。
心量广大。
不欺善怕恶。
怜愍救济孤儿、寡妇和急难的人。
不帮助强人欺侮弱者。
不忘故旧的情谊。
常做有益公众福利的事业。
不多说话,不打妄语。
得到别人的赠与,常心生惭愧。
谈吐井然有序,声音轻柔。
当别人正在言谈时,不插话。
时常谈论善事和别人的优点。
不嫌弃粗衣澹饭。
随时随地表现适当的方圆曲直。
听到善言善事,行之不倦。
了解别人的饥渴劳苦,而且时常加以体恤。
不挂念他人的旧恶与前隙。
故友有难,竭力济助。
做到上面三十六项,将来(或来世)便可以位极人臣,长寿善终。如果做不完全,则福祸相折;做得越少,福禄越差。做到三十项的人可以荣登刺史(相当于现代的省主席),做到十项以上的人,可以做上县令或辅佐官,做到五项或七项的人也会大富。(译自《命运在您心上》第二十六页)节首一念仁善,顿改贫夭.裴度是唐朝人,年轻时,一贫如洗,在乡下的私塾中以教书煳口维生。他的学问虽然渊博,无奈时运不济,屡试不中。
有一天,他走到街上,经过一座寺院,看见一行禅师正在替人相面。他等大家都走了以后,才去请教自己的面相。一行禅师熟视良久,说:「你天生贱相,今生不但没有希望考取功名,而且眼光外浮,纵纹入口,是一种乞食街头、饥饿而死的相!我看你甭考了!」
裴度听了,心里非常伤心,整天垂头丧气,连教书都无精打采。
数天后,裴度到香山寺去漫步,看见寺里有一位妇人跪在佛前,喃喃祈祷,祷告完毕,匆匆离去。裴度看见桉桌上有一个包袱,解开一看,是非常贵重的物品,一个翠玉带和二个犀带。他想:这一定是刚才那一位妇女所有,于是坐着等待失主。
到了下午四点钟,那位妇女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匆匆地进门,扫视桉桌一遍,不禁哇然大哭。
裴度上前问她,妇人哭着说:「家父病重,家产当尽,昨日我请到名医,略有起色,所以今天早晨,我赶去亲戚家,借到一条玉带,准备典押借款,做医药费。我行经此寺,顺便入寺祈祷,不料心急匆忙,忘记携走玉带,等我到了典,才发现遗失玉带。我没有钱,家父一定无法活命,尚有家母和弟妹待养,我不知道怎麽办才好!」说完,又大哭起来。
裴度奉还原物,妇人拜谢而去。
裴度回家途中,又遇到一行禅师。才走离数步,一行禅师呼唤裴度转身,对他说:「你必定做了一件很大的阴德,我看你的容貌,蛇入口变为玉带纹,不但不会饿死,而且将来有无量的福报,可能会出将入相!」
裴度怕一行禅师讽刺,回答:「爱说笑!大师说话怎麽前后矛盾呢?」
一行禅师回答:「七尺长的身体不如一尺长的脸,一尺长的脸不如三寸长的鼻子,三寸长的鼻子不如一点心!」
裴度笑着说:「人心怎麽相呢?」
一行禅师回答:「要知天上意,须在云中取,要知心内事,须辨眼中神。你积了阴德,目光不浮,紫气贯睛,口角纹长过陂池这部位,而且胡子均匀变美。做了阴德,脸上的相便会有所改变,你必定享受极贵的福禄无疑!」
于是,裴度就把刚才在香山寺,拾还玉带的事告诉一行禅师,禅师也嘉许他的善行。
那一年,裴度便考取进士,由于官运亨通,过了十多年,他升任「博办大学士」(相当于今天的副行政院长),不久,又升为首相。他升任首相的经过非常曲折:
裴度起初奉朝廷的命令,出使蔡州,向诸军宣达政令,回到朝廷后,裴度向朝廷呈奏攻取叛贼的书状。
王承宗和李师道等叛贼计谋阻扰蔡州的援军,因此暗中潜伏京师,刺死掌握大权的重臣,而且杀害了宰相武元衡。他们三度用剑袭击裴度,第一剑,砍断了鞋带,第二剑刺中裴度的背部,却只划破了他的内衣,第三剑轻微刺伤裴度的头部,恰巧他戴了毡帽,所以剑伤不深。正当叛贼追杀裴度时,裴度的随从王义,抓住叛贼而呼叫,叛贼回身用刀砍断王义的手,裴度才能逃脱。由于裴度逃走过于仓促,不小心掉落沟壑中。叛贼以为裴度已经死了,所以才舍离而去。
皇上说:「裴度能够脱险,全是天意(其实是他的福报)!」于是命令裴度为「淮西招讨使」,而平定了淮西的内乱,并且封他为「晋国公」,经常奉命出使边地诸国。四夷的君长,一定会询问裴度的年龄相貌,由此可见中国和夷族对他是多麽敬畏和佩服!
裴度事奉四位皇帝,始终表现了很好的品德。他有五个儿子,也都被朝廷赐封爵位。(《唐书》「裴度传」)
(评)裴度在香山寺拾获贵重的玉带,看见遗失玉带的妇女来了,才把玉带奉还她。那位妇女感动得流出眼泪,拜谢他,裴度笑着说:「你还是尽快回去救令尊吧!」后来精通面相和命理的人告诉他:「阁下积了阴德,前程万里,不是我所能预知的!」
裴度遇到叛贼,三度被砍杀而没死,这岂不是韩愈所说的:「盗贼砍不死,是神在扶持吗?」其实,这正是裴度良好的品德所造成的。
为什麽裴度还玉带这件事能使他转短命为长寿,变贫贱为富贵,而且得到这麽大的福报呢?
因为君子和小人的差别就在一个贪念。裴度的心比较清净,不但对他人所遗失的贵重物品无动于衷,即使生死的问题,他也能置之度外。他心量宽广,所以福德也广大。如果他真的以归还别人的遗物,心中一直庆幸自己拥有很好的德行,甚至向人大肆吹擂,那麽他所得到的福报也就微少了。(《历史感应统纪》第三卷第一百二十二页)

舍财助人,凶相消失

清朝光绪年间,杭州有一位非常出名的算命先生,名叫陈七。由于他的面相术很灵验,所以大家给他取了一个「鬼眼七」的雅号。
当时杭州有一位富商名叫薛二。他邀了两位朋友去看相。
「鬼眼七」这位相师判薛二的第一位朋友说:「你秋季后会升官!」判第二位朋友说:「你一个月后会得财!」相师看了薛二,大吃一惊,说:「你面有灰泥的颜色,恐怕逃不出五十日会毙命,可能活不过中秋节啊!」
薛二的第一位朋友是衙门的文书。有一天,他行走山路时,听说巡抚大人到山中打猎,他就驻足观赏。不久,看见一只大灰熊追赶一个人。他为了救人,在路旁捡起木棍,直扑上前,与大灰熊搏斗起来。过了一会儿,又来了好几位军爷,才合力把大熊打死。事后才发现:大灰熊所追的人就是巡抚大人,巡抚大人为了感谢他的救命之恩,便保他升为一个小县的知县。
薛二的第二位朋友是一位秀才,他的祖父病危,通知在外的子孙回来送终,并且吩咐家人:谁先回家,就把后花园所埋的五千两黄金送给他。由于这位秀才的孝思很浓,所以连夜赶回故乡;他到了家门,祖父尚未断气,立即赠送他五千两金子。
薛二眼看跟他一齐面相的两位朋友都已应验,认为自己大概难逃恶运了,于是拿出钱财,广行善事,造桥路,施棺施药。他想:死亡迟早会来,我有什麽好担心和忧虑的呢?
有一天,薛二到钱塘江去散步,看见一个人好像想投江,薛二立即上前,把对方抱住,并且问他轻生的原因。
他回答:「我名字叫胡瑞,是扬州人。我集中数位兄弟的资金来杭州买货,不料昨夜一阵飓风,使货船沉没,我虽保住一条小命,但想来想去,无颜返回故乡,不如一死了之,所以才想投江自尽。」
薛二听了,好言相劝,并且捐助他二千五百两银子。胡瑞请薛二留下姓名,薛二坚辞不肯。
中秋节过后半个月,薛二在街头漫步,又遇到相师鬼眼七。鬼眼七惊讶地说:「薛先生!你脸上灰泥色不见了!你应死不死,必定做了大善事,将来还会得上寿呢!」
这时候薛二心里才明白「相从心转,为善保寿」的道理。他对相师笑笑,说明原委,并且感谢他指点。
后来,薛二一心向善,活到九十岁才无疾而终。(《命运在您心上》第十九页)

修堤兴学,相貌显贵

温汝适,别号坡,是广东省顺德县龙山乡人,乾隆四十九年考取进士。(他尚未发达以前,相师说他这一生只能做到四品官)。
乾隆五十九年,广东的至大堤围崩决。温汝适因为丁忧返乡,目睹百姓流离失所。他知道修筑堤防不是一件易事,依照旧例都依据田地大小徵税,可是他不完全依照以前的方法,他劝顺德县的富豪,捐资完成堤防的修筑。除此之外,他又设立义学,乐于行善助人。
后来,他回到京城,那位相师看了他的面相,很惊讶地说:「你回乡一定种了许多福德,不然面相和骨格怎麽改变许多呢?你可以升上两品官了!」
温汝适把经过告诉相师,相师笑着说:「相由心生,你的前程不可限量啊!」
后来,他历任广西、四川和山东的主考,又主持陕西甘肃学院,升到兵部侍郎。他的儿子温承悌,道光六年考取进士,进入翰林院,做了刑部主事官。(《因果报应之理论与事实》第二七七页)

相随心转,枯荣立现

宋朝时,有高孝标和高孝积两个双胞胎兄弟,举止言谈和才思颖悟都像同一人。十六岁时,他们一齐考上秀才。婚后,父母为使媳妇能辨认丈夫,命令他们穿着不同衣裳和鞋子,以便辨认。
有一天,他们遇到陈希夷先生,陈希夷看了他们的面相以后,说:「你们两人眉清目秀,鼻梁挺直,嘴上有红色的痣,耳白而轮廓鲜红,气清神澈,都是科第中人。况你们现在眼耀彩色,必主同科高中!」
到了秋试时期,他两兄弟便同时赴京,寄住在亲戚家里。邻居住了一位年轻貌美妖艳的寡妇。孝标一心向学不为所动。孝积把持不住,竟然跟那少妇私通。后来被人发觉,告诉寡妇族人。寡妇畏罪,竟然投河自尽。
秋考完毕,他们兄弟又去拜见陈希夷先生。
陈希夷看了大吃一惊,说:「你们兄弟二人的相已经改变很大了,一位变得更好,另一位变得很坏。孝标眉现紫彩,眼耀文星,必定高中。孝积翠眉有变,双目浮睛,朱唇色翦,耸直的鼻梁赤而黑,白色的耳朵乾而焦,神色颓然枯藁,气冷而散,这一定是损坏道德而使面相改变。这场考试不但考不取,反而有夭亡的预兆。」
发榜后,孝积落第,抑郁而死。
后来,孝标当了大官,声名显赫,子孙众多而且贤能。他七十大寿时,陈希夷先生也来祝贺,并且即席发表感想:「看出一般人的面相是容易的!但是人的命运却不容易说得丝毫不差,因为命在天,相在人为。如果能顺应天理,合和人事,则世世必昌。人的精神忽聚忽散,人的志气忽忽弛,有诸内必形诸外(有了心念就会影响相貌),上苍大公无私,福可以因为罪恶而消减,罪也可以善功相赎,生于心而发于面,逃不过他人的一双眼睛,这叫做福祸无门,惟人自召。」
高孝标全家老少,对陈希夷先生所说「求福避祸」的道理,非常欣赏和佩服,大家用笔写成座右铭,时时加以警惕。(《命运在您心上》第十四页)

心存谦让,阴骘满面

张士选年幼时,父母便相继过世了。他叔叔抚养他,好像是自己亲生的孩子一样。
他叔叔有七个孩子,有一天,他叔叔告诉张士选:「我应当给你分财产,将财产分成两份!」
张士选说:「我不忍让诸位堂兄弟合得一份,请您分成八份!」
叔叔不答应,张士选也再三推让。最后叔叔只好依照张士选的话去做。当时张士选才十七岁,便预先被推荐入京城。
与张士选同住在一起的人共有二十几位。有位算命先生看完每一个人的面相以后,指着张士选说:「能在南宫高第的,只有这一位少年人!」
同宿舍的人斥责算命先生说:「我们久经各式考场,难道反而不及那个乳臭未乾的小子吗?如果放榜后,没被你说中,我就要吐口水在你脸上!」
算命先生回答:「我对文章外行,但是我看这位年轻人满脸阴骘气,所以我才推崇他!」
放榜后,算命先生的话果然应验了。(《感应篇注训证》第七十七页、《感应篇汇编》第二卷第五页)

拯饥救溺,福泽绵长

广东鼎湖山庆云寺的主持大慧长老,养气悟道的工夫相当深厚,知道一些天机。他已经七十多岁了,却仍然仙风道骨。虽然他精通医术和面相,却不随便轻易表现。
当时高要县的县令来到庆云寺游览,随行的有位姓刘的幕僚官,因为与大慧长老熟悉,知道他精于命理,便告诉县令。县令便请大慧长老为自己看相。
大慧长老推辞不了,只好勉强答应县令的请求。他请县令躺着休息,而自己垂眉合掌,盘腿端坐约半个小时。接着又请县令垂足闲坐,心情放轻松。
大慧长老定神凝望,便以佛偈告诉县令说:「生灵操在手,积德能保寿。」
县令又问:「我的前途如何呢?」
大慧长老微笑地说:「老衲愚昧,不敢预言您的前程。大德之人自有福泽。只要您能保持虔诚的仁爱心,便是县民的大幸。」
县令知道大慧长老不轻易畅谈,发现他说话很含蓄。于是茗茶完毕时,便请刘幕僚官私下去探问玄机。
大慧长老坦白告诉姓刘的幕僚官:「老衲观看县令的相,发现他脸上的光华和瑞气已经消失了,呈现灰黑色的气。他的掌上产生暗白的气色,他的寿命恐怕不出一年。幸好原来的气色尚未退尽,表示:险中有救,命不该绝。他身为百里的父母官,举手投足,布施政令,关系着百姓的性命安危。如果他本着一念的善心,去拯救溺水和饥饿的百姓,未尝不可以造福万民。所以老衲最后断言他积德保寿,并不是空口乱说话啊!」
姓刘的幕僚一直点头说:「是!是!」他不敢直接把话禀告县令,只是委婉地告诉县令:「老僧的意思是│尊县在数个月内,必须做出一件拯救许多苍生的善事,才可以增长寿元!」
不久,西潦一带泛滥成灾。洪水在一夜之间涨了数尺,淹没了农田,接着又淹浸许多房屋。不少灾民身溺水中,急声呼救。
县令亲临附近的高冈了望,惊心惨目,一时无法处理善后。只见年壮而且勇敢的乡民纷纷驾小船逃命,但是年纪较小的孩子婴儿却没有援救,任他们在水中浮沉。
见到这种情景,县令突然下令:救起一位小孩的人,可以获赏一两银子,多救多赏。于是,有船的人家相继出动拯救小孩,一共救了四百多位孩子。
后来,县令升任惠州的知府。当他路过罗浮山时,又会晤了大慧长老。大慧长老一看见他,便说:「阿弥陀佛!善心人终于得到报应,您的福泽以后绵长了。」(取材于《命运在您心上》第八页)

克己助人,面相遽变

赵明甫,字仁美,是天水人。
他精通春秋三传(左传、公羊传、谷梁传),起初他只做了江表太兴县的县尉,因为政绩很好,而升任蒲县的县令。
他一向明白自己的福、禄、寿。他时常告诉别人:「我的官位不会超过邑令,我的寿命不会超过六十岁,现在我已经五十四岁,为期不远了。然而,我还有一件心事未了,就是女儿尚未嫁人!」于是,他便请人物色县里有道德、学有所成的人做女婿。
恰巧有一位算命先生经过,拜访赵县令,谈及县令的官禄与寿命,跟县令本人的看法完全一样。县令说:「这些事情我也晓得,我只有一个女儿还没嫁人,其余就没事了!」
不久,他为女儿找到一位婢女,帮忙料理家务。有一天,他叫婢女去打扫庭院,婢女忽然伤心地哭泣起来。
赵县令问婢女:「你为什麽哭呢?」
婢女回答:「我姓干,家父曾经当过这县的县令,我也在这里帮过忙,因为想到过世的父母,所以不知不觉就泪流满面!」
赵县令问:「令尊的大名怎麽称呼?」
婢女答道:「家父名德麟。」
县令想了一想,说:「你是我的亲戚,怎麽结果会变成这样呢?」
婢女回答:「我小时候遇到兵荒马乱,被人掠去卖,所以才落得如此下场!」
赵县令告诉妻子说:「我们的女儿不怕嫁不出去,她的嫁妆暂时停止购置,我们先把这位女子嫁出去!」
于是,县令便对大家说:「我最近认了一位侄女,她要先许配给人!」并且为她选了一位贤良的夫婿。
隔了几天,那位精于看相的算命先生在半路上遇到县令。他看了一下,便奇怪地说:「您的容貌怎麽变得这麽快呢?」
因此,他随县令返回衙门,一再仔细观看。他告诉县令:「我上次看您的面相,寿命不长。今天看了以后,发现您的福禄与寿命,改善了许多。难道您在政坛上有什麽特别的作为,不然,就是替人平反冤狱?」
县令回答:「没有啊!我只是帮一位孤女办理喜事而已!」
算命先生说:「这就对了!除此之外,又有什麽好求的呢?」
后来,赵县令果然活到高龄。(译自《搜神记》、《宗人笔记》、《因果报应之理论与事实》第二八八页)

心存善念,逢凶化吉

从前有一位书生,姓焦名雄,与数位同学赴京赶考。
有一天,他们将船停在岸边,正好遇到一位算命先生。算命先生告诉焦雄说:「阁下眼光的神失散,鼻准呈现赤色,脸色和皮肤的颜色好像猪肝,都是凶兆。你这次赴京,不但无法高中,恐怕还要防着死神降临,你不如返乡为妙!」
焦雄听了,虽然心生不悦。但是他曾经读过圣贤书,心性还相当善良。他连忙向算命先生道谢,并没有把算命先生的话记在心上。
翌日,船楼上有一位婢女,将水泼到河中,不小心遗失了一个金手镯。金手镯夹在船舷的缝隙中,被一位水手看见,藏在他的怀里。
过了一会儿,船楼上传来了一阵喧闹声。女主人指责婢女偷拿金手镯,婢女无以自白,从窗蓬上窜出,想要投水自尽。
焦雄本来就非常善于游泳,看见婢女投河,他急忙下水,救起婢女,并且暗中寻找水手,交还那个金手镯。不但婢女的冤情大白,水手也没有拾遗的恶名,真是一举两得。
由于风浪过大,船被迫停留了十几天。恰巧那位算命先生又来了,看见焦雄,凝视了好一阵子,便拱手祝贺焦雄说:「公子有了善行,逢凶化吉,已经把戾气化为祥光了,真是可喜可贺!」
焦雄问:「您为何这麽说了?」
算命先生回答:「相公鼻头的气色,从前是赤色,现在已经变为嫩黄了。双眉有紫彩而带润,双目像龙鳞那麽光亮明澈,脸上呈现五彩,表示文星显现,你必定可以高中科举。」
焦雄摇摇头说:「船被风浪耽搁多日,就算今天开航,算一下日期,连考场都赶不上了,那能再谈到功名呢?」
算命先生再仔细看他的面相,断言说:「我观察你的气色,已经改祸为祥。你此行必然考取功名,前程远大。即使赶不上应考,也可遇到特殊的皇恩,你不可不去!」
焦雄因此决心进京。当他抵达京城时,忽然听说考场失火,试卷付之一炬。皇帝下令重考,焦雄便得以入场应考。他果然文星高照,大魁天下。在放榜前,有孩童唱歌说:「场中不失火,那得状元焦?」意思是说:「如果考场不失火,那里能得到姓焦的状元郎呢?」(《命运在您心上》第七页)

保持正念,化解凶相

徐性善与杨宏是好朋友,他们赴京赶考时,住在同一栋屋子。有一位精通面相的高僧告诉他:「徐性善会饿死,杨宏会成为政要名流!」
那一天夜晚,杨宏突然想到屋主有一位年轻貌美的千金,因此他就计划用厚礼行贿求欢。他邀徐性善一齐去,徐性善严词劝阻他。
翌日,那位精于面相的僧人又来了,看了徐性善的面相,大吃一惊。他说:「旦夕之间,你怎麽满脸阴骘纹呢?你将来一定会显贵。」
神僧又看了杨宏的面相,说:「你的气色比昨天差多了,你虽然能跟徐性善一齐考取功名,可是名次远不及他!」
放榜后,神僧的预言果然应验了。
(评)徐性善因为杨宏得到福相,而杨宏的前程却又赖徐性善的劝止而得以保存。片刻的正念,成就了两位书生的功名,或者也是老僧那番话的激励呢?
如果不是徐性善的福至慧生,则他势必终生卑贱,而本来应当显贵的杨宏可能会丧失功名,我们能不对老僧的相术感到惊讶吗?(《感应篇注训证》第一六五页)

为民忍辱,化解三煞

有一天,东汉光武帝的第八儿子东平王出外打猎,在路上遇到一位老先生。老先生拍手唱歌说:「人死为羊,羊死为人,无人知觉,可悲可笑!」
东平王觉得奇怪,便停马问他。老先生回答:「我听说四川中部有一只猿猴,有人抓了猴子,母猴便肝肠寸断。柳州也有一只小狐狸,抱着母狐狸的皮,碰撞石阶而死。虽然它们都是禽兽,也知天性,何况您面带三煞,更宜多行善事,而改凶相为吉相!」
东平王问:「做什麽善事可以改掉凶相呢?」
老先生回答:「您贵为王爷,什麽善不可以做呢?只要您说一些有益老百姓的话,凶相就会改变。」
三年后,东平王又遇到老先生。老先生走向东平王的面前,向他恭喜:「殿下的肚子里已经产生坚固子了!」
东平王问:「怎麽见得呢?」
老先生回答:「我看您的神满气充、声音和雅、眼睛一点都不昏晦而且表现出定力的光芒,这跟三年前已经大不相同了!」
东平王问:「什麽叫做坚固子呢?」
老先生回答:「凡是成佛作祖的人,有了舍利子,便成金刚不坏之体,眉间时常放出光明。积德的人,性行和善根坚固,肚子里便产生坚固子,眼睛必充满定力的光芒!」
东平王说:「我没积什麽德,只是当我为民服务,被毁谤时,忍辱不退而已!」
老先生说:「您忍受毁谤,为民请命,不知有多少生灵得到益处了,很好!很好!我想您将要增添寿命了!」(《命运在您心上》第十页、《前汉书》东西王传)

修行解厄,逢凶化吉

邱长春来到河东时,看见一座庄院开着大门。他便想进去化斋,正好有一个小厮走了出来。邱长春说:「我是远道而来,特到善庄化一顿饭。」
小厮听了,即入内去,过了一会儿,手中捧着一盘饭菜出来,放在庄前的石墩上,请长春用饭。
当长春正要来吃时,忽然看见一位五十余岁、须发半白的老先生从里面走出来,瞧了长春一眼,用手在盘内取了两个蒸交给长春,其余的叫小厮端进去。
邱长春心中不太高兴,对老先生说:「那位小哥捧饭食出来,与贫道结缘,您为什麽叫他端回去呢?莫非老先生舍不得,或者贫道不堪消受,请您明示!」
老先生笑着回答:「只有一顿饭,我怎麽施舍不起呢?这是因为道长无福消受啊!」
邱长春大惊说:「我连一顿饭都消受不得,其中必有缘故,希望老先生明白教导我!」
老先生答道:「愚下自幼精通麻衣相法,行走江湖多年,断人穷通寿、荣枯得失,毫不差错,江湖上给我取个绰号,叫做赛麻衣。刚才我观看道长的相貌,是不得吃饱饭的。如果吃饱一顿饭,便要饿上好几顿,不如少给一点,使你顿顿有得吃。这是愚老一番好意,非舍不得也!」
长春听了,点一点头说:「老先生正说中我的败处,不差分毫,请您为我重相一遍,看我修行能成道否?」
赛麻衣又为邱长春仔细看相一番,然后说:「不能!不能?休怪愚下直言,我看你鼻端两条纹路,双分入口,这叫做蛇锁口,应主饿死,其余别处部位虽美,然终不能免此厄。此厄既然不能免,又怎麽成道呢?」
邱长春问:「这凶相可以改吗?」
赛麻衣答道:「相定终身,有什麽法子改变呢?除非死了一次才能消除。不管你是富贵贫贱、在家出家,该饿死的终究会饿死,逃躲不过,无法可解。我说几个古人的例子给你听听!」
「周朝末年,赵武灵王有饿死的面相,他两个儿子争夺王位,恐怕他有变爱的心,将宫门封锁,并派士兵把守宫门。两个兄弟的部队在宫外相杀,长达数月之久,宫中粮食断绝,宫中的人大多饿死,赵武灵王饿了七天,未沾茶水,看见宫前树上有个鸟巢,爬上长梯,只拿到一个鸟蛋,正当他要吃蛋的时候,大鸟飞来,他吓了一跳,手一放松,蛋掉落地面而被摔烂,竟然饿死。
汉成帝时,有一位宠臣名叫邓通。算命先生预言他会饿死。于是,他便禀奏成帝说:「臣邓通,居家清廉,家无积蓄,相士说我应该饿死,我觉得家境如此澹泊,将来恐怕当真会饿死!」
成帝回答:「朕能使人富贵,也能左右人的生死。相士的话,有什麽凭据呢?朕赐云南的铜山供你铸钱,使用一年,便可以得到十几万文铜钱。十年以后,你的家产百万,怎麽会饿死呢?」
邓通自以为从此以后,便可以一劳永逸,安享富贵。没想到过了不久,成帝便驾崩了。太子登基后,文武百官奏邓通狐媚老王,以饱私囊,竟敢将国家的铜山私自铸钱使用,扰乱金融的罪实在不小。
皇上看了本章,心中恼怒,命令刑部官将邓通的家产没收充公。姑且念他是先帝的旧臣,不忍心诛戮,打入天牢。许多官员又奏了邓通的其他罪状。皇上下令停止邓通的饮食。邓通饿了七、八天,临死时想喝一口水,狱卒突然生起恻隐之心,端了一碗水要给他喝。狱官看见,大喝一声,狱卒心头一慌,碗中的冷水倾倒在地上,邓通活活被饿死。
伯夷、叔齐他们两位贤人知命,情愿死在首阳山下。梁武帝和后秦王苻坚不知命,一位饿死在台城,另一位饿死在五将山。知命不知命,该饿死的终要饿死,岂能逃过呢?」
邱长春听了赛麻衣的一番话,心里凉了半截,辞别赛麻衣,一心想学伯夷和叔齐两位贤人知命顺天。走到溪边,在大石上饿了八天。因为他是修行人,神气饱满,不轻易饿死。如果换上平常人,早已一命呜呼了。到了第九天,上游下雨涨水,邱长春等死等得不耐烦,跳入水中,闻到飘流水中鲜桃的香气,伸手拿来吃,不觉精神大振,饥渴顿消。
他想:我在水边命不该绝,一定要在高山上才会死。于是,他走上秦岭,找到一间人迹罕到的小庙中,偃卧在蒲团上,又饿了八、九天。遇到了十几个强盗,因为做了一桩好买卖,一来献神,二来分赃,所以带饮食来庙中聚餐。其中有位名叫赵壁的强盗叫邱长春来吃汤面,邱长春不肯吃,他将邱长春扶起来,抱住脑壳,灌了两碗,邱长春霎时肚里饱暖,恢复生机,口中埋怨说:「看看我的大事已妥;又遇到你们这些人,弄这莫名其妙的饮食给我吃,使我又要多受一番磨难,真是求生既不可得,求死也费许多工夫!」
邱长春视死如归、顺天知命的态度引起强盗们的兴趣,强盗们想接济一些银两给邱长春,他不肯接受。邱长春说:「诸位与我不同,我前生从未布施救济别人,所以今生无法消受别人的供养。诸位是前生存有债账,那些人骗了你们的钱财,所以今生相见拦路讨取,加倍偿还。如果对方没有欠你们,你们即使遇到他,也轻轻放他去了!」
邱长春一番话,感动那群强盗洗心革面,改过向善。
后来,邱长春想将自己锁在树上饿死,有一位采药人告诉他:「你这麽做实在太傻了!你的迷执多麽深啊!相貌决定终身,只对一般人而言,如果是大善或大恶的人,相貌就不一定准。相有内外之分,有心相和面相。外相不及内相,命好不如心好。大善人的相随心改变,心好相也变好,该死者反得长寿,逢凶化吉,遇难成祥。大恶人的相也随心改变,心恶相也变凶,该善终的反而恶死,转福为祸,喜变成忧。所以福寿绵长的人一定是忠厚传家;寿命短促必定为人轻薄;该贫贱而转富贵是由于他心存济世;该富贵反而贫贱的人是因为他只意图利益自己;该饿死反而吃用不尽的人,是因为他爱惜米粮;该吃用有余反而受饥饿的是因为暴殄天物;子孙贤贵的人必有好生之德;没有后嗣的人,大多没有仁慈心。这是心相的大略,面相又有什麽做为呢?何况你是大修行人,能扭转乾坤,改变造化,相怎麽限定你呢?只要你从心性下功夫,有决心有毅力,有一天必会成就道业。否则凭白饿死,死后也难免当饿鬼,在生既然对众生无益,死又有什麽用呢?」
这一席话,使邱长春如梦初醒。他努力用功修道,果然修炼成仙。
后来,赛麻衣又见了邱长春的面貌,大吃一惊说:「老朽只知相面,不知相心。现在道长相随心变,是我所没预料到的。从前你双纹入口,叫做蛇锁口,应主饿死,如今这两条纹路,双分出来,绕在承浆位上,这承浆又生了一个小红痣,配成格局,叫做二龙戏珠,贵不可言,应受帝王供养,福德不可限量,岂是愚老所能知道的吗?」(《七真史传》第八十五页至九十五页)

诵经放生,脱离灾厄

有一天,唐朝的高僧一行禅师遇到了三刀和尚,告诉他说:「我看你一身好像火喷,头部好像沥血,这是头与身躯的灾戾之气,恐怕难逃白刃的劫难。何况,你眼光暴躁而且眼珠外露,眉毛粗大而且逆竖,你应该好好修持戒律,化凶相为吉祥!」
三刀和尚问:「我终身守己行善,忍辱无瞠,怎麽会有杀身之祸呢?」
一行禅师答道:「不然!有些人本来没有凶相而惨遭极刑,是因为今生自己作孽而变相。有些人尚未遭受极刑,而就先现出刑戮的相,是因为前世妄杀人命,没有酬偿而今生预现凶相。纵使奉公守法,也可能遭受无辜的刑罚与灾难!」
三刀和尚问:「怎样修持戒律,才可以免除灾厄呢?」
一行禅师回答:「你要脱离灾难,必须虔诵金刚宝忏,放生活命,便能化解这凶相!」
三刀和尚遵照一行禅师的指示去做,经过一年左右,他果然无辜被人陷害,而且即将处死。
一行禅师去狱中探望三刀和尚,告诉他说:「你的凶相已经脱身了,所以不用耽心了!」
三刀和尚问说:「真奇怪!我没事时,你断言我凶。我有祸时,你却说我吉,这是什麽缘故呢?」
一行禅师答道:「你从前的相,头与身体有凶戾之气,气血与六阳不相接,现在观察你的眼珠由暴露而转为慈祥安定,眉毛由粗大逆竖而变得修长垂盖双目,头与身戾,变得血气贯通六阳,德光隐焰于五窍三堂,相貌已经有明显改变了。」
后来,他临刑时,连被砍了三刀,脖子都没有受伤。
刺史问三刀和尚:「你到底是有道德,还是有法术呢?」
三刀和尚答道:「我既没有道德,也不会法术。只是去年有一位禅师告诫我有杀身之祸,所以我每天早晚虔诚读诵金刚般若波罗密多经,才觉悟到杀身时没有我相、人相、众生相!」
于是,刺史便赦免他的罪,所以大家都尊称他「三刀和尚!」(《命运在您心上》第九页)

发慈悲心,转化恶相

曹彬是宋朝的一位大将,他帮宋太祖平定天下,功劳很大。
有一天,曹彬遇到精于相术的陈搏(希夷)先生。陈搏告诉曹彬:「你的边城骨隆起,印堂宽阔,目长光显,必定可以早年富贵。所忌讳的是颐削口垂,可能晚年没有福气。今后你出兵作战,宜网开一面,得饶人处且饶人,或许可培植一些晚福!」
曹彬听了陈搏的建议,心里颇为认同。平时对于蛰藏在地下的各种昆虫,都不忍心加以伤害。
起初曹彬带兵攻打四川,占领遂宁,他部下的将士都主张要屠城,曹彬坚持禁止屠杀。士兵们掳获了敌方的妇女,曹彬下令开辟房屋妥善地加以保护,绝对不许有奸淫非礼的行为。到了战争结束后,对于有家可归的妇女,发车旅费遣送还乡;无家可归的女子,也都替他们准备聘礼选择佳偶嫁人。因此民众都很感谢曹公的德政。
后来曹彬奉命攻伐江南。李煜危急。曹彬派人告谕他:「事情和局势演变到这样,我所惋惜的是全城的老百姓,如果您能归服,实在不失为上策!」
曹彬因为不忍心生灵涂炭,所以当城快攻下来时,他便忽然说自己有病无法去巡视战事。同僚的武将们都来探望他的疾病。
曹彬对来探病的将士说:「我的疾病,绝不是吃药能够痊愈的。只要你们各自诚心诚意地发誓,攻克江南那一天,决不妄杀一个人,那我的疾病便可痊愈了!」
将士们听了曹彬的话,大家无不焚香对天发誓。那里知道这样做得到江南的人心,翌日,民众们都箪食壶浆以迎接王师。曹彬没用武力就收复江南,他不但保全了李煜君臣,而且保全了千万人的性命。
凯旋后,他只带一些图书和衣物回京城。他又遇到陈博。陈搏告诉他:「数年前,我看你的相,颐削口垂,那时我认定你没有晚福。可是现在你的相已经改变了。你口角颐丰,金光聚耀于面目和须眉,你不但能增加官禄、延长寿命,而且后福不可穷尽!」
曹彬问:「什麽是金光呢?」
陈搏答道:「金光就是德光,它宛如一种晃亮的紫光。一个人如果积了大阴德,脸上便浮现金光,眉毛也现出彩光,眼睛表露神光,头发出现毫光,皮肤呈现祥光,身上的气外明而内彻,不但增长寿命,而且也能福荫子孙!」
曹彬果然应了陈搏的预言,晚景非常美好,活到九十六岁高龄才安详逝世,皇上追封他「济阳郡王」。
他有九个儿子,长子曹玮、次子曹琮、三子曹灿都是一代名将。连幼子曹●,也被封赐王爵,子孙昌盛无比。
(评)顾九畴说:「古代人说:『三代都做将领,是道家所忌讳的』。然而,当将领如果能像曹彬那样,正可以广作功德,又有什麽忌讳呢?」(取材于《相法秘传》第九章「改相变相秘诀」、《德育古监》第六十三页、《历史感应统纪》第四卷第六页至第七页)

酷爱垂钓,吉相变凶

童年,我是幸福美满的,父亲是位信用诚实,且热心助人的善良商人,母亲更是勤俭持家,家境安康有余,一家大小欢乐融融。
每当夕阳染红天边,父子俩总会出现在芦苇丛影的溪畔钓鱼,这是父亲唯一嗜好,由于勤劳经商,平时很少休假,都利用晚上到溪河垂钓,而我亦成为当然伴者。
父亲是位钓鱼老手,无论技术上,或鱼讯都很清楚熟练。手钓嘛!一盏小灯直照浮标,只要浮标上下浮动或闪动,适时扬竿一拉,少有落空,遇上钓着大尾时,则需忽紧忽松,随着鱼儿挣扎方向,顺着它折腾一番才拉出水面,再用手网网上。每当拆钩时,有时鱼嘴鱼眼都给钩破了,而鱼嘴还一张一合喃喃的,似是埋怨,又像是咒骂。当用轮钓时,钓鳗鱼更是可怜,由于鳗鱼吃东西是用吞食的,所以连鱼钩一起吞到肚子里,每当拉起时,鳗鱼绞痛的身形「打结曲」扭成一团,状似非常痛苦,如今想起钓鱼真是残酷,也真是愚痴!
国中毕业不久,有一天从外面回来,刚一踏入家门,只见母亲和兄姊们哭成一团││父亲得胃癌了,看到这一幕情景,内心起了一阵阵的抽痛与哀伤,全家笼罩在一片愁云惨雾之中,而过去所憧憬的美满家庭,天伦之乐,一刹那间也化为乌有。
父亲送医时,母亲总是泪流满面哀求医生,无论如何要救救他,医生剖腹检视后,又将之缝合,摇摇头说:「没有救了。」如此辗转送医,剖腹缝合,经历三次,最后一次在家人要求下,勉强将胃切除,其实癌细胞已扩散到其他部位了。父亲从医院返家后,虽然家人百般安慰,然而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希望了,由于不断痛苦折磨,肚子也日渐扩大,每当父亲呻吟哀号,翻来滚去时,我总是想到鳗鱼被钓上,挣扎成团的情形,同时也想到父亲钓鱼返家杀鱼剖肚,就和他在手术台上的剖腹手术并无两样啊!就这样每天痛苦哀嚎了数月,父亲终于与世长辞了。出殡那天,整条街的人家,都自动设香桉送别,并且到处谈论惋惜着说:「阿龙这个人,这麽善良,热心助人,怎麽会这样早逝,天公真是没眼睛喔!」母亲一听,更是涕泪俱下,抱着棺木,哀喊着:「你怎麽这麽狠心放咱而去,相命的说你『人中』很长可活百岁,想不到你这麽早就去!」年少的我,只能在旁跟着哭泣,唉!真是无常啊!
一直到我长大学佛以后,我才了解,虽然家父一生行善,但是不知佛理不懂因果,以钓鱼为嗜好,为娱乐,残杀众生无数,虽有长寿相,但杀生是最容易受现世折寿报的,况且杀生果报是最难承当的。由平时皮肉撞损绽裂,痛苦难堪的状况,可知被剖腹取脏之苦痛与忿恨,无怪乎佛教五圣戒,要以戒杀为首要。
由于父亲钓鱼受现世报,因此我要奉劝以钓鱼为嗜好的人们,因果是丝毫不爽的,杀生果报最是可怕,钓鱼是杀生的行为,不应当把它当做乐趣,赶快回头吧!假若能皈依三宝,时时在佛菩萨前忏悔,定能减轻自己的罪业,努力学佛行,终有解脱的一天。(《人乘佛刊》第十卷第二期)

草菅人命,损寿减禄

唐朝时,有一位尚书,姓苏名,年轻时有人替他看相,看相的人告诉他:「你将来会当到尚书,最后是二品官!」
苏病危时,请灵媒来看病。灵媒说:「您的寿命已经到尽头,无法再延长了!」
苏把看相者的话告诉灵媒,灵媒说:「本来确实如此!因为您做桂府时,曾经杀了两个人,他们在阴间控告您,所以才减少您两年寿命,而且当不到二品官!」
苏莅临桂州时,曾经有两位官吏控告县令,苏一气之下,杀死那两位官吏。苏想起这段往事,长叹而死


本文来自:逍遥右脑记忆 http://www.jiyifa.com/xiyinli/15408.html

相关阅读:吸引力法则的简单定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