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动速读法和照相记忆,骗子还是真的 ??

编辑: 路逍遥 关键词: 超右脑照相记忆 来源: 逍遥右脑记忆


“一页书像照相一样,咔嚓一下,就记住了”。这是七田真波动速读照相记忆里面提到的说法,并且在训练书中提到了相对详细的训练方法。于是,很多人趋之若鹜的开始练习,以期获得这样的超能力。是啊,有了这样的能力,谁还怕目前这种应试教育呢?

记得当初这波动速读和照相记忆刚刚传入我国的时候,很多人还在疯狂的练习。但是几年过去了,热度开始慢慢减退,因为人们发现,事情并不是像七田真所说的那么简单。一些人连最基础的黄卡练习都达不到,就算有些人达到了,黄卡也看到原色了,但是接下来的步骤更难,离照相记忆还很遥远。于是有人开始寻找所谓的超级波动速读的成功者。遗憾的是,除了号称自己是大师但无法验证的一些培训者外,没有人找到一个七田式训练成功者。

右脑波动速读法,照相记忆,骗子还是真的?

要弄清这个问题,我们需要明确两个问题:第一,照相记忆和波动速读是不是真的。第二,七田真提供的方法是不是真的有效。

关于第一个问题,我们到现在为止没有发现七田真说的“咔嚓”式的照相记忆。我们只能从一些名人的资料中,发现一些照相记忆的蛛丝马迹。例如,和爱因斯坦齐名的伟大科学家尼古拉特斯拉:“特斯拉热衷于阅读各种书籍,记下整本书。他的记忆就像照相机一般(生动记忆 。特斯拉在他的自传里叙述了他所经历的灵感的每一细节部分。在早年,他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病痛折磨。承受着奇怪的痛苦,眩目的闪光时常会出现在他眼前,并伴随着幻觉。大多数时候,这些幻像有关于一个词或者一个即将闪现的念头;仅仅听到一个词,他就能想象这个物体的实际细节。现代的通感者也报告了相同的症状。特斯拉能够在试验制造以前在脑中详细的视觉化他的发明。这是一项如今被称为视觉思维的技巧。特斯拉也经常快速的回忆起发生在他早年生活的事,这种情况在他的孩提时代已经出现了。 ” 还有三国时候的张松的事迹,等等。但是这些只是传说,究竟有没有,我们也不知道。

但是在一些速读高手中,确实有一些“类似”照相记忆的能力:他们能够比常人快好几倍的速度看书或者一篇文章,然后能把其中的一些要点精确回忆出来。但是从头至尾一字不漏类似于“照相”还差不少。

右脑的一个重要的功能就是想象图像。不仅仅是现实生活中图像的再现,而且是创造性的想象出一些现实中没有的图形。这个功能是非常有用的,它可以大大提高我们的创造力,思维速度和质量。反映在阅读中,常常是眼睛刚刚接触到文字,头脑中已经完成对文字的形象加工处理,同时头脑中会生成一个“图形”来表述你对于文字的理解。这个生成的图形是创造性的,甚至你自己都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但是凭借它,你却可以理解文字。这就是七田真波动速读法的核心;反映在记忆中,当你回忆什么东西的时候,脑海中的东西会以图形的方式出现,回忆文章时,会以文字形象甚至书页的方式在大脑中出现,配合对于文字的理解,可以达到类似照相一般的记忆效果。这就是七田真照相记忆法的核心。

所以,我们如果理解了这些,就会发现其实我们都误解了波动速读和照相记忆,它没有那么神,也是可以开发出的一种能力。

那么,七田真提供的训练方法是不是有效呢?

严格说,七田提供的方法几乎滴水不漏,如果真的按照他的方法坚持下去,人人都可以开发出右脑功能,只不过是时间问题,在死之前开发出来都算是成功。反而是一些似懂非懂的人提出的一些方法,就算练到死也成功不了。例如,什么用左手写字,左侧肢体活动等等都是无稽之谈。做这些所用到的皮层中枢和形象记忆和图像思维根本不在一个部位。一些悟性高的人,用七田的方法可以很快入门,例如十几天就可以看到黄卡,有些人悟性低或者右脑基础差,光是黄卡看半年也看不出个所以然。

重要的是,很多人都忽略了右脑开发的重要问题,而且七田真也提到了,那就是屏蔽左脑意识,让右脑解放。很多人并不了解这些,一上来就看黄卡,在右脑被压制的情况下,这能有效果吗?

解除左脑对于右脑的抑制,就是去除杂念,去除左脑意识,达到α波。七田真提供的方法就是冥想,让大脑空白。其实,如果一个人能保证大脑空白40分钟而不睡去,那么他的右脑肯定开发出来。而我们平常人,连5分钟都非常困难。思维训练的音切技巧下的慧觉思维训练,也是基于这个原理,切断了左脑的音读,创造无声环境,这就最大程度上的抑制了左脑意识,先是让大脑自由发挥,开发出无声思维能力,再深入就是呼吸绵绵的冥想状态,能力。







本文来自:逍遥右脑记忆 http://www.jiyifa.com/younao/114697.html

相关阅读:关于右脑波动速读的一些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