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简史

编辑: 路逍遥 关键词: 催眠原理 来源: 逍遥右脑记忆

催眠术是一种艺术还是一种可以被任意拷贝模仿的技巧呢?要了解催眠我们还是来追溯一下催眠的历史,看一看在历史的长河中,人类在了解自身、发掘自身潜能方面,催眠所发挥的作用是什么?只有了解事务的历史,才可以说是正真的了解了一件事物。这样也可以摆脱对一件事物的迷信或怀疑。
也许是在公元前3000年,在古埃及金字塔里就有记录,南美玛雅文化的传说中,中国古代的一些传统宗教中,印度托钵僧的修行记录,波斯的魔法,古希腊人也懂得催眠术。可见催眠的历史伴随着人类文明的进程,而为什么至今我们依然会对催眠有着莫名的恐惧、迷信、不解或神秘的感觉呢?这不是因为我们在电影和文学作品中的描述带来的幻觉,而是人类对自然界太过的渴求,以致反而令人类对不了解的事物会产生莫名的恐惧、排斥和神秘主义的崇拜。催眠甚至依然被认为是科学界的神秘现象,令人可望而不可及。就像当一位你梦想中的完美女子或男子来到你的面前的时候,你也会对它她/他产生莫名的躲避、害怕的反应,而在你的内心深处你又是多么的希望了解她/他。而一旦你对他的过去、现在有了更多的了解以后,你会自然对她/他的敬畏感消失,而产生更多的是自然亲近的感受。同样的反应,会产生于对那些不了解的世间万物,而正是因为这些的反应成为了我们的滞障,阻挡了我们继续探究未知世界的童真与好奇。当我们了解自身的心智模式以后,我们开始了解一件不了解的事物时便少了一份不必要的恐惧和排斥,而多一份亲近和包容。
催眠就其发展的历程来看大体可分为四个阶段:
早期神秘主义阶段
科学探究阶段
学术研究阶段
现代应用阶段

从其发展的历程上来看,催眠是科学和艺术的综合体,至今,在国际的舞台上,有一些的催眠术还会被当成一种表演和观赏的艺术。催眠有其科学的依据,而其表现的手法是艺术性的,其富有魅力之处正在于此。
让我们再来看看历史上富有传奇色彩的催眠大师的足迹:
十八世纪的催眠先驱
近代催眠之父:Franz Anton Mesmer
梅斯迈Mesmer 出生于1734年5月23日德国与瑞士以及奥地利接壤的Iznang,当地有一个湖泊Lake of Constance。他开始就读于维也纳,专攻医学,并成为一名实习外科医生。
一次,当他亲眼目睹了Maximilian Hell神父,用磁铁治愈病人。他开始对这种“现象”产生了强烈的兴趣,其实当时还没有“催眠”(Hypnosis)这个字眼,当时只是一个现象,有些人用些磁铁就可以治疗病人的病痛。Mesmer从Hell神父那里借来一块磁铁,开始了类似的实践。于1766年,Mesmer写下了他的博士论文,名为“De Planetarum Influxu”(星座流),在文中,他描述了一种星球作用于人体的能量流,他相信有一种普遍存在的磁性能量流,遍布在大自然和人体的每一个角落。人体就像磁铁一样有着磁极,当磁铁接近人体的时候,便会帮助人体实现磁场的均衡和重新的排布。他的理论被叫做“动物引力说”。事实上,Mesmer是“现代催眠之父”,他的名字已经成为催眠的代名词。
他的第一位mesmeriz对象是一个女孩,她是Mesmer夫人的朋友。这个女孩深受歇斯底里症的折磨,并伴有痉挛、呕吐、间歇性的失明、麻痹、并时常出现幻觉, 发病时还会发生排尿困难和剧烈的牙痛,还有其他可怕的症状。据Mesmer自述:女孩的脚上被绑上磁铁,她的头部周围又布满磁铁。女孩感到热辣的刺痛从双脚开始上升到髋骨,接着这种刺痛又变成一阵痉挛从髋骨两侧上升窜过每一个关节,经过每一个关节的时候这种的刺痛更变成灼烧一般,进过双乳流淌进每一根发根。在磁流流淌过全身的时候,在身体的某些部分的时候会停留片刻,变得更为强烈,当她的全身都被磁力遍布的时候,她的病真的被完全治愈了。
让我们看看这个过程中的一切是如何发生的, 当时的人们相信磁石具有超凡的魔力,他们臣服于这种力量,当磁石被绑在身上的时候,他们认定这些磁石一定会发生他们所期望的结果,一般的,在人们的想向当中,治愈病症一定会产生强烈的痛楚。正是通过催眠的四要素:相信、臣服、想向和期望的力量,一切如愿以偿地发生了,一阵强烈的痛楚“治愈”了心理上的顽症。
Mesmer名声鹊起,他的故事广为流传。Mesmer发现磁石并不是治疗这些疾病最终要的,而他依然相信这是因为,又一种无所不在的看不见的能量流在发生作用,而这种能量流会受到星座位置的影响。他开始修改他的磁流理论,他认为他自己拥有比常人更多的磁流能量。
不幸的是Mesmer没有随着催眠实际的发展和沿革而提升他的理论,始终固守于他的“磁流理论”。以致他同期的同僚开始排挤他,称他为“庸医骗子”。直到有一个案例的发生对他的名声是一个极大的打击。
有一位贵族的女儿,她是维也纳女皇的钢琴师老师,患有神经性失明,Mesmer终于使她的恢复了视力,但她确失去了行走的平衡,Mesmer也无法解释为什么。患者的父亲,闯进Mesmer的诊所,要求Mesmer立即释放他的女儿。女儿哀求着要留下,然而,愤怒的父亲拔出了剑……,患者在极度的刺激下,又失去了视力。她的双眼没有任何的外在损伤,她的视力再也无法恢复了。
Mesmer的反对者借机要求对此事进行调查。调查持续了3年,最后的结论是Mesmer是维也纳的危险分子。他必须在两天内离开维也纳。
Mesmer来到了巴黎,在那里他领导了一个小组,对催眠进行科学研究。他的诊所开始开放给低收入者,这段时间的治疗效果反应不是非常理想。于1781年他又移居到比利时。
这时他结识了莫扎特,莫扎特对他产生了强烈的兴趣,并成了他最热心的拥戴者。在莫扎特的强烈要求下,Mesmer又回到了法国巴黎。这次Mesmer一改过去催眠治疗的做法转而成为一位舞台上的明星,表演催眠术,在巴黎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他的诊所成了表演的场地,他在诊所里建起了一个足够容纳30个人座的导磁台,台上布满小孔,用以导磁,台里面是一瓶一瓶的“磁流体”,每一瓶液体都由Mesmer地2手指浸过,用以增加“磁性”。台上还有铁的抓手,用以传导磁性。音乐、古怪的灯光烘托着气氛。诊所的布置,更象好莱坞的舞台。Mesmer的表演在巴黎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但是,没过多久,每届开始对Mesmer进行了无情的攻击,报章上开始出现有关Mesmer的漫画,有一些漫画具有相当的诋毁和人格侮辱,形容他和他的伙伴就像一群小狗。
Mesmer依然留在法国直到,法国国王路易14指派了一个专门的委员会对此进行调查,委员会由Benjamin Flankin领导。委员会的报告对Mesmer很不利。其中的一个试验,就是让一个人饮下一杯被“催眠过的水”,结果什么也没有发生。以及其他坐在催眠树下的人也没有任何效果。报告说,其实这种的“治疗”的效果完全是来自于“病人”的“想向”。而这种的治疗的效果来自于病人对这种“磁流”的相信,和一切可能发生的奇迹的强烈的期望。他称Mesmer是一个“骗子”。
也许连Franklin自己也没有想到,他的结论在以后的日子里成为专业催眠理论体系的基石。
Mesmer怎么也没有想到,“想向”会在他的催眠治疗中发挥如此巨大的作用。Mesmer最后被迫在瑞士退休,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年时光里,他过着孤独悲哀的生活,只是间或为他的邻居做一些治疗,于1815Memser离开人世。
Mesmer和其他18世纪的催眠实践的先驱们都没有完全接受催眠过程中当事人所发挥的作用。如果他们意识到相信、想象、期望和确信是至关重要的核心要素,催眠的历史将会被改写。可悲的是直至19世纪,催眠术的实践者们依然没有汲取Mesmer的错误,所以也没能让催眠技术得到科学的发展。
Gassner(1727-1779),他是Mesmer同时代的人物,他甚至也与Mesmer短暂共事过一段时间。他是一位天主教的牧师。他的催眠提议风格是运用信仰的力量,他也可称为是第一位现代的信念治疗师。
在一次催眠演示中,Gassner把一位女士的脉搏和呼吸的节奏降低,现场被邀请的两位医生恐怖地宣布当事人已经死亡。然而,在2分半钟后,当事人又奇迹般地苏醒过来。Gassner把她的生命重新唤醒过来。在他的教区里面每人能够解释是什么原因,而最终的所有人都有一个信念:是上帝赋予了他超人的力量。而接受他治疗的人在心理上也因为Gassner的信念,而怀着虔诚的期待奇迹的发生。他们臣服他的影响力和对他所能带来的一切深信不疑。当人们怀着虔诚臣服的心情来到Gassner的教堂,热切地期待着自己想向的结果能够出现。而当Gassner出现坐在众人的面前,手托烛光,身披长袍,胸前挂着镶着钻石的十字架的时候,可以相信在7秒钟之内每一个人都会出现幻觉和催眠的状态。
Gassner是第一位可以在催眠状态下,让人进入“清醒睡眠”的人。他的方法和其他运用“磁性的力量”的人不同,然而,他并非一个科学研究者,所以,他的风格更接近于“现代艺术催眠师”。
Marquis Chastenet de Puysegur
Puvsegur生于法国,早年是Masmer的学生,他继承了Mesmer的理论并有所发展,他认为催眠过程是一个引导磁性流的过程,所以磁性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产生“磁性的物体”更重要。在这里的一个重要的错误在于他强调磁性产生于催眠师本身而不是当事人。
由于他的这种信念,所以只要是他的出现就可以带出这种磁性的力量,人们的出现的催眠状态都是因为由他的磁性力量所造成的。他磁化一些榆树让人们触摸这些树,可以让这些人进入催眠的状态中。他的一个最大的贡献就是明确提出“梦游状态”的人。在他的一次催眠实践中,他发现有一个男孩可以明确地对他的催眠提议作出反应,但是,他确实已经进入了睡眠的状态中。这种现象就是所谓的“梦游”(Somnambulism)。
Puvsegur错误地认为催眠师的特殊的能力导致了催眠状态的产生,历史再一次地被误导了,以致至今还有一大部分的人认为,是催眠师而不是自己才是导致“催眠现象”的真正原因。也许世事就是如此,只有当一件事物可以被“艺术”地展现而令人目眩神迷之时,人们才会对它背后后地科学意义进行探究,还其本来的面貌。
十八世纪的催眠先驱们发现了催眠现象,并且,运用催眠现象为人类制造了一个从满企盼和想向的世界,人们在催眠的世界里,交出自我的控制权,期望催眠师运用他们“不可思异的神秘的力量”为他们排遣痛苦,而这一切在当时并不被主流思潮和当局所接受。人们试图将揭开催眠神秘的外衣,而催眠技术的先驱们因其自身的认知局限,不愿将焦点投射到被催眠者身上,从而导致了催眠术没有得到科学女神的垂青。
十九世纪的催眠实践
Abbe Jose Castodi de Faria
在1815年的巴黎,Abbe Faria开始他的催眠师生涯。他也是第一位开始用科学的态度和方法实践催眠术的人。他开始注意到被催眠者的心理状态,他发现如果当事人不愿意,催眠师无法让当事人进入催眠状态。他发明了“视线固定”催眠导入法,该方法至今还在被广为应用。
他除了对催眠术进行深入的探究外,也是一个催眠术的表演大师,而且,他非常擅长推广催眠术被大众接受。不幸的是在他的催眠生涯中发生了一件意向不到的事件的发生,终结了他的催眠师生涯。
几个嫉妒的医生,雇佣了一些卧底,并派他们出席Abbe Faria的公开催眠推广会,在推广会上这些卧底假装很快、很方便地进入了催眠状态,然后,在一个关键的时刻,他们突然跳出来对大家说,他们是被Abbe Faria先生邀请来的“托”,他们只是假装进入了催眠状态,而这一切只是一场骗局。所发生的由嫉妒而产生的这一切,使Abbe Faria失去公众的信任,而且也令他失去他应该属于他的荣誉和社会地位,他的催眠生涯也被粗暴地中止了。
John Elliotson
John Elliotson生于1791年的英国,他曾是伦敦医学大学的教授。一次偶然的机会他从Abbe Faria的一位学生出接触到催眠术的奇妙现象,他马上对它产生了强烈的兴趣,并师从Baron de Potet开始学习催眠术。
1873年,Elliotson开始在临床运用催眠术为病人解除手术时的巨大痛苦,获得了很好的效果。他开始在任何可以运用的场合不断实践催眠术的应用。而这一切的是坚硬起了其他同僚的反对,他们坚持认为痛苦是治疗过程之所必需,他们开始诋毁Elliotson的伟大实践。
尽管,又那么多的反对和诋毁,Elliotson依然坚持临床实践,而他卓有成效的事件引起了众多年轻医学学生的强烈兴趣,他不得不在医院的大会议室内,公开他的手术过程,手术室里座无虚席,引来了众多对此怀有强烈兴趣的人士。
除了运用催眠术在一些大型的手术过程中外,他还里运用催眠术直接进行一些病症的治疗,在催眠过程中,通过催眠提议他获得了一些病症的预警,进而帮助及早防治。Elliotson对催眠术进行了大量科学的实践,这是其他所有催眠的先行者们从未做过的,而正是他的这些实践为催眠术的科学实践奠定了基础。
随着Elliotson的催眠实践的不断深入,医学界反对的声音也开始愈发的强烈,他们开始排挤Elliotson,试图迫使他终止他的实践。然而,Elliontson坚持认为他的实践是正确的,并没有停止他的催眠科学实践,他离开他所在的大学,再也没有回来。在那所大学里他所做的所有的有关催眠技术的研究成果全部被清除干净,第一位催眠技术的科学实践者,成为学界的“孤家寡人”。
Elliontson没有屈服,他竭尽全力要为催眠技术在医学界争得一席之地,并为之奋斗了30多年。他主持出版的第一本催眠专刊“Zoist”,为后人学习和研究催眠术留下了宝贵的财富。但他很大一部分的工作和研究成果没能够流程下来,而且,他也没有得到应有的荣誉和认可。
James Braid
James Braid 是一位出色的苏格兰外科医生,他是创造了一个为全世界接受的新单词Hypnosis(来自于希腊语的hypnos,意思是“睡眠”)。
他的工作极大地推动了现代催眠术的发展,他也是第一位用科学方法探究催眠技术,并被广泛认可的催眠师。他发明了另一种“视线固定”催眠导入法被广泛接受。
James Braid在第一次接触催眠的时候,并不十分相信,他认为这是对科学的挑战。然而,当他第二次身临催眠的现场的时候,他被催眠现象深深的吸引住了。他要解开催眠现象背后的秘密,不过他在研究催眠术的时候,同样认为是催眠师的功力占了主要的作用,所以,在开始的阶段里面,他也走了一段弯路。
后来在百思不得其解之后,他终于开始走出Mesmer理论的藩篱,开始寻找新的的答案,但是他依然不能找不出令人可信的依据。不过,经过他的研究他认为:当人的视线固定在某一点的时候,会对造成眼睛肌肉的疲劳,所以,眼睛会出现类似睡眠的状态,进而会引发神经系统的连锁反应,从而产生了类似睡眠的状态。所以,他花了很长时间研究“视线固定法”的催眠导入方法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他做了一个事就是让一对夫妇长时间地凝视一只葡萄酒瓶,结果同样导致了催眠状态的发生。他的研究对催眠的科学依据的发现,无疑是极富价值的。然而,在他片面地强调人的生理现象在催眠过程所发挥的作用,使它忽视了最重要的要点那就是,所有的催眠都是自我催眠的过程。
就像发生在前几位催眠先驱们的情况一样,James的保守的同行们对他的工作依然没有给它应有的尊重,他写了一份信给英国的医学会,要求成立一个专门的委员会来从事这些的试验,可是不行的是这个要求也被官方拒绝了。
Braid对催眠技术发展的最重要的贡献就是,他最先提出通过对肢体的导引,可以让整个催眠过程更容易进入状态。其中生理的状态、信任和期望是必不可少的成功催眠组成部分。
1842年,他创造这个新单词-Hypnosis, 虽然,其他人想用类似“群体冥想”、“预设想向”、“导引的想向力”、“创造的视象”等等,但历史最终选择了“催眠”(Hypnosis)这个词。
1843年,Braid出版了第一本他的第一本催眠学专著,1847年,他又发现了清醒的催眠现象,在不到6年的时间里,他对催眠学所做的科学实践,超过了过去一个世纪以来,所有催眠先驱们在为催眠寻找科学依据所做的一切。

正当James Braid为催眠学作出突飞猛进的贡献时,一位苏格兰的医生James Esdaile在印度,运用催眠术在手术台上,获得了令人惊讶的成果。甚至,在现在将催眠术运用于手术的过程中都是不可思议的事。
1846年底,Esdaile提交了一份报告,关于它在数千例的小手术,300例大手术,包括19例切断手术中运用催眠术,完全没有疼痛感。更加令人惊讶的是,他居然让手术后死亡率由当时的50%降至8%以下(有些书籍称死亡率甚至是低于5%)。这是一个令人无法相信的奇迹,其主要原因是,他通过催眠消除了病人手术后的恐惧感,以使康复的过程更快。英国医学会接受了这份报告,他并被指派到英国的一家叫做Calcutta医院继续做催眠手术实验。
可惜的是在英国的催眠实践效果没有像在印度那么成功。原因是以前催眠在医院及大学内都是禁止的然而,对于催眠所能够带来的效果持怀疑的态度,而在印度等一些文化水准较低的地区,人们相信Esdaile可以为他们带来康复的希望。这种的信任和期望,在病人身上发挥了显著的效果,于是,再Esdaile对他们实施催眠的时候起效果是显著的。当Esdaile回到故乡英国昔日的辉煌从此不现。他的晚年就如同“催眠科学之父”Elliotson一样,没能引起公众的瞩目。
Esdaile对催眠学的勇敢实践,将催眠的状态又推进到一个前所未有的境界。为了纪念他对催眠学的贡献,我们把深度催眠的状态称为:“Esdaile状态”。
Burcq医生
Burcq医生,法国的外科医生在催眠学的法政历史上扮演着一个非常特殊的角色,本来也许他根本就与催眠无缘。
他发明了一种学科叫做“金属感应学”,早在催眠以前,就为医学界广为接受和认可。他的方法是采用不同的金属放置在不同的身体的部位已达到治疗疾病的效果。比如,他会在心脏的部位放置“铅”,以治疗贫血;“铁”会被用来治疗受伤发脓部位,等等。这些金属会被放置在这些部位很长的一段时间,然后,静观奇迹的发生。在这些至于的病例中,肌体损伤的复元,显然是源于肌体本身的自我修复的能力,而对于一些与心理健康状况有关疾病,很显然与内心的期望有关。再看一看催眠的其他三要素:相信、想象、和自我确认,有多少又是这三个要素在发挥作用呢?
很有可能这些成功的病例,其中最重要作用来自于,人类自身的“心灵的力量”。Burcq医生也可以认为是帮助病人进入催眠状态的“催眠师”,尽管他没有被冠以这个称呼,但是,他所达到的效果和治疗原理与催眠无异。他同样是释放了个人心灵的潜能,并且,充分运用了催眠的四要素达到治病的效果。
南希学派思潮:Bernhiem和Liebault
1864年,Ambroise Augest Liebault是法国南希的一位乡村医生。他在那里开始他的行医生涯,他同时运用催眠和药物为病人治疗。由于,他的催眠治疗是免费的,理所当然的他的治疗在当地深受欢迎,并且他的名字也在短时间内广为流程。
这些的治疗过程不超过10分钟,而且Liebault医生也明确宣称,他没有任何的超人的力量。他是第一个明白催眠是导引的过程,所以,他勇敢地迈上了一条崭新的道路。
Hippolite Bernheim是南希医学院的医学教授,他写了一篇文章称,Liebault是一个“骗子”。可是,后来他对Liebault的一次拜访,令他彻底改变了他对Liebault的看法,深知,他开始在自己的诊所运用Liebault的方法,获得了非常好的效果。
很快他就回到了南希,于Liebault合作创建了有史以来的最著名的催眠治疗中心,治愈率高达85%,设置有一例是铅中毒的病例。
Bernheim作了大量的临床记录,并写出了大量的有关催眠方面的文章,1886年,他提出了“催眠提议治疗法”,该方法成为临床医学用催眠技术的指南。
Bernheim和Liebault被认为是南希学派的创始人,该学派以理论联系实践而闻名,他们的观点是,催眠状态的进入过程与眼部肌肉是否比了无关(Braid的观点),而与当事人的心理状态有关,催眠完全是个人的状态,而非肌体的力量可以导致的。他们的理论正确地确立了催眠现象的更本原因,结束了一个多世纪以来,对催眠的神秘主义和不可知论的外衣,让催眠学得以被广泛的认可,在科学的领域内找到了一席之地。他们的工作让催眠学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Bernheim和Liebault对于催眠状态的导入作了精到而又正确的分析,可是在当事人进入到催眠状态之后南希学派的观点还是重蹈覆辙,他们认为:当事人进入催眠状态之后,催眠状态的主导力量就会更多的来自于催眠师而不是当事人自己了。
如果Bernheim和Liebault可以将他的有关催眠导入状态的观点,贯穿到催眠的整个过程中,那么催眠学的发展进程也许会大大加速。催眠四要素是发生在当事人的心灵深处的,而不是发身在催眠师的大脑里面,当催眠师以为这一切都是由催眠师创造出来的话,这一切就大错特错了。这就是为什么Esdaile可以在印度大获成功而在英国无法重现其风采一样,当事人的信念是最重要的决定因素。
萨尔帕奇学派:Charcot
与Bernheim和Liebault同时代的一个对催眠学友特出贡献的人物是:James Martin Charcot博士,他在Salpetriere的诊所里也对催眠进行了研究,他对催眠的不同状态分成了三个状态,他们分别是:沉静(LETHARGY)、无知觉(CATALEPSY)和梦游(SOMNAMBULISM)。Charcot通过实验发现,人们在不同的催眠状态下会有不同的反应,并通过不同的测试再进入到下一个阶段。对于催眠的不同的状态尽管又者不同的分类方法,可是Charcot的三步分类方法,至今依然是最为广泛接受。
不过Charcot认为催眠是研究歇斯底里的最好的状态,以及催眠是一种病态的观点,显示出了他对催眠的偏见。
19世纪的催眠大师们为催眠学的发展做出了卓越的努力,他们都在尝试找到催眠现象背后的科学依据,他们已经注意到除了催眠师的介入和导因在这个过程中的重要作用外,当事人的自我的心理和生理状态也是一个主要的因素。但是,在这两者之中还是催眠师的作用才是最为重要的。
19世纪的催眠大师们有一个共同认识上的障碍那就是,他们都认为被催眠者在接受催眠的时候都已经丧失了自己的意愿,而催眠师把握了所有的主动权。催眠师们的作用远远超过了被催眠者本身内在的作用,由于,这个认识上的重大偏差,导致了十九世纪的催眠科学研究尽管已经有了极大的发展,而且也得到了相当一部分人的认可,这方向上的错误,给后人在催眠学上的研究留下了巨大的问号,20世纪的催眠师们又面临十字路口的选择,以至,20世纪初的催眠学又进入到了黑暗年代,以至到了20世纪的末叶,催眠学才又迎来了一线曙光。
 


本文来自:逍遥右脑记忆 http://www.jiyifa.com/cuimian/1408.html

相关阅读:我国催眠术的发展和起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