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擦除记忆?

编辑: 路逍遥 关键词: 记忆资讯 来源: 逍遥右脑记忆

心中有不想再想起的人吗,不想记得的事,现在科技可以实现你这个愿望了。————本文为The Daily Beast小组《每周博客—美国博主这周喷什么》推荐的英语博客之一,请有意翻译者与我们小组联系,我们会在《每周博客》中帮你推荐你的译文。谢谢。

科学家正在研究如何对你的记忆去芜存精。
我们真的能够选择记忆吗?


有关神经元的话题引起了人们对消除记忆开展新研究。这项研究由一群中国科学家发起,主持者曾乔(音)已成功消除了老鼠脑中的特定记忆。现在,他们或许能将此方法应用于人类。
其实,包括哈佛大学精神病学家罗格.皮特曼(Roger Pitman)以及麦吉尔大学神经学家卡里姆.纳德(Karim Nader)在内的一群科学家已经进行了大量努力,探索改造人类记忆。去年,他们发表了研究结果:如果于灾祸发生后不久通过某些药物加以控制,可以影响记忆的形成。现在他们正在寻找重塑记忆的方法,即便那些记忆已经存留多年。最近,他们收到了国防部的拨款。国防部对此研究很感兴趣,因为越来越多美国士兵从伊拉克和阿富汗回国、饱受创伤后应激障碍的困扰。
尽管方法不同,中国科学家和皮特曼的研究小组在一点上拥有共识:记忆并非不可去除。
我们遗忘了大部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过往的体验必须经过加工和再加工才能成为长久的记忆。近期的研究发现,即便是这些记忆,我们每次回想时也会对它们有所修正。
举个例子:四年前一个炎热的八月清晨,你走在街上,和你的妈妈在手机里争吵,并急着赶路以免吃到红灯。某件事情使那段记忆尤为深刻——或许你捡到50块钱,或许你不自觉地想到了纽约的夏天。但是四年之后回想这件事,你可能会不自觉地改变那个早晨的情景——比如说,你的妈妈和你在一起,或者那不是八月而是格外温暖的四月。
更令人惊奇的是,正是由于回忆,那一整个早上会从你的大脑中消失。最新研究显示,“再次激活"记忆会使它有所变化,使它变得柔软可塑。为了让记忆更为长久,大量脑细胞需要产生各种蛋白质。记忆的持久性来自一点一滴可塑的片段,旧的记忆碎片被唤起,新的记忆碎片即将形成。
为了抓住并利用再激活记忆时产生的空白时期,皮特曼、纳德以及其他研究人员用那些可能消除创伤记忆的药物进行了一系列试验。心得安(一种β-受体阻滞剂,多年来用于治疗高血压)是他们的关注对象。纳德解释说,通过定位记忆中情感性的部分,他们小组正在开发的治疗方法能够改变记忆,而非消除记忆。
这种方法能够奏效,是因为我们记忆时不仅记住了事件本身,同时记住了事件发生时的感受。这些感觉在大脑的杏仁体内被单独保存起来。如果向杏仁体注入特定的药物,然后刺激当事人回忆起那些创痛,就可以把惨痛悲伤的回忆变得平和而接近事实。
纳德表示,他们治疗受创伤患者的目标是“减弱记忆中的情感成分,使之成为普通的‘不好的回忆’。”
中国科学家的最新研究也加入到探索神经科学的潮流。曾乔和他的同事不使用药物,而是用基因进行试验,不过他们也利用了当前关于激活记忆的成果。与用药物控制小鼠不同,曾乔的小组通过改变小鼠基因,使它大量产生一种叫做CaMKII的酶。研究人员发现,激活那些产生了大量CaMKII酶的小鼠的记忆,那些记忆就被消除了。
所有这些研究都考虑到一大问题:精确性,如何定位一段记忆而不影响其它。曾乔的小组表示已经成功定位某段单独的记忆,但实际上,他们指的是成功让小鼠忘记了某个放电室。很显然,老鼠的大脑不能区分细微差别,忘记地板上一片发馊的干酪或许值得庆祝,但绝没有那么简单。还有一点不得而知:疗效能持续多久?两种治疗方法都希望能永久改变指定的记忆,防止它在某一天重现。曾乔和他的同事表示,通过干涉基因成功使记忆“长期”消除,但在老鼠的世界里,长期指的是两星期。
皮特曼的小组认为,心得安等药物抑制记忆的持久性仍待研究。和他的同事纳德不同,皮特曼不愿对目前的发现进行评论。我们打电话过去,他说现在发表定论为时尚早。
“半年后再联系我。”挂电话前他这样说道。
显然他很乐观。


本文来自:逍遥右脑记忆 http://www.jiyifa.com/jiyi/jiyizhixun/4423.html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