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开发你的记忆潜能 五分钟成为记忆王

编辑: 路逍遥 关键词: 潜能开发 来源: 逍遥右脑记忆

一、用目标引导记忆
  无论你做什么事,总得抱有某种目的。
  目的,就像是射击场的靶子,又像是打猎场的猎物,是你苦心积虑要追求的目标。
  目标,诱惑着你,引导着你,使你步入更高境界。
  首先,你必须清醒地意识到,自己的学习总是有一定的目标的,那是成功地改进记忆效能的一个前提和基础。其次,你必须明确地认识到,自己追寻的目标是什么,那是推动你前进的主要动力。
  当你开始阅读本书的时候,我曾告诉过你:读完本书,你完全能够以每天百分之几十的步伐逐步提高自己的记忆能力,直到把自己的记忆潜能全部开掘出来。
  因此,那就意味着,读罢本书,你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去达到成功记忆的目标。
  我问你:“为什么要阅读本书?”
  你肯定会这样回答:“当然是要成功地提高自己的记忆能力喽!”
  不错,那无疑是你的第一个目标。但我还要进一步问:
  “一旦这你达到了那个目标,打算利用它做什么呢?”
  这个问题,你不能回避,应当给予明确的解答,记忆毕竟是人们从事各项事业的一种手段,而不是目的。因此,提高记忆能力不应当、也不可能是你的终极目标。
  每个人的生活目的各不相同,所追求的目标也千差万别。但是,他总是有自己的目标,不管这目标是什么。实现这些目标,起码有一个必要的前提,那就是成功的记忆。一旦你的记忆效能大为改观,无疑就清除了许多路障。你梦寐以求的其他种种目标也就更容易地变成现实。这一点,我以为是可能肯定的。
  阅读了本书,并提高了记忆力之后,你的目标是什么呢?
  也许你想到欧洲某个国家去观光,并了解那个国家的风俗民情及语言。
  也许你找到一份工作,很想在上班前记住有关规则。
  也许你自愿为那些公众福利机构尽一份义务,准备这些演讲,准备回答各种答案。
  不管是什么情况,说一千、道一万,总之,你有自己的目的——你的目标。
  那个目标实实在在地留存在你的意识中;要达到那个目标,其前提条件就是改进你的记忆效能。
  是要学习某一种语言吗?你必须尽快记住它的语法和词汇。
  是要掌握新的职业的有关规则吗?就必须尽快地记住它的细则。
  是要赢得智力竞赛的桂冠吗?就必须准确无误地记住所有相关的问题。
  因此,我认为,成功的记忆,是你实现既定目标的必要手段;反过来说,明确的目标,又是促进记忆效能的积极动因。
  实验证明,你所达到的目标越近,其目标的驱力也就越大。
  就像磁铁,铁距它愈远,吸引力愈小;相反,铁距它愈近,吸引力愈大。
  假如你做某种琐碎而讨厌的工作,不管是体力的,还是脑力的,开始时,动作很慢,进展迟缓,你总是为那些冗长的讨厌的事面愁眉不展,只得耐着性子去做。当工作快要完成的时候,你顿时感到有了希望,劲头油然而来;越是接近尾声,干劲越足,效率越高。
  这,就是目标的努力。
  心理学家们曾做过这样的实验:被试者分A组在左边,B组在右。两方参赛人数及麦地里开展田面积完全相同。惟一不同的是,A组这边的田梗上,每隔3尺就树立一面红旗,而B组那边则没有。
  两组竞赛者同时开始割麦,但结果却不同。有红旗招引的A组,其劳动速度远远快于B组。此外还发现,A组的参赛者是靠近终点,其速度越快、其效率越高。
  第二天又做了一次同样的实验,不过,两正好调个儿;这次,B组在左边,有红旗作标志;A组在右边。结果不言自明,B组的劳动速度、高效率超过A组。
  你看,目标的驱力有多大!
  还有一个实验:把一只小老鼠放在迷津中,让它自寻出口,当它选择了看似出口的目标后,便不顾一切地向那儿冲去;越接近目标,速度越快。等到跟前,才发现是死路一条,它又放慢速度,重新觅新的出路。很快,它又看到新的出口,便又一次冲过去,而且同样是越接近目标,速度越快。
  这种情况,心理学家称之为“目标的斜率”。
  我们都曾有过这样的体验:一个球体自高坡顶端往下滑滚,其速度是越来越快。同样的道理,人们越是接目标,其干劲越足,效率越高。所谓“望梅止渴”,实际运用的正是这种心理效应。
  比如,人们排长队抢购紧俏商品,去的都很早,离商店开门还有很长时间,这时,人们多漫不经心,随意交谈,队伍也七零八落,不成形状。一旦开门时间快到了,人们就始紧张起来,纷纷排好队,特别是看到商店里有人出来开门,排队的人更是紧张,不由自主地往前挤,以为越接近大门,就越有把握;越接近大门,购买东西的念头也就越强烈。
  这种现象,我们真是司空见惯了,而且多有亲身体会,它实际就是“目标的斜率”在驱策人们行动。在这里,我想向你介绍一种具体有效的方法,即:确立近期目标。换句话说,你要学会安排忘记进程,把你的长远目标划分若干不同的近期目标,一个一个地实现,一个一个地跨跃,每当你到达一个近期目标,就能增强你的自信心,改进你的记忆效能,提高你的记忆速度。
  当你达到了所有的近期目标后,你苦心积虑要追寻的长远目标也就胜利在望了。而对那个长远目标的靠近,无疑会更强有力地刺激你的记忆效能,从而更有效地提高你的记忆能力。
  比如,你要学习法语,倘若笼统地确立学习目标,会感到前途渺茫;如果确定不同的近期目标,先完成容易的部分,如每天学习10个名词,进而掌握动词、形容词、副词等,你就会感到信心十足,感到学习语言不再是枯燥乏味的工作。每一次克服了困难,每一次获得者了成功,自信心便会随之增长,而自信心同时又鼓舞人们去争取更大的成功。
  其实,运用这种方法,何止限于学外语呢?你要记住新的职业的有关细则,你要记住演讲的要点,你要记住为参加智力竞赛而搜集来的各种资料,等等,都可以运用这种方法,化整为零,使你的长远目标分解成若干不同的近期目标,由易而难,由浅入深,不断地刺激你的学习兴趣,增强你的记忆力。这样,“记忆的死亡线”就不会出现,不会对你产生什么消极影响。
  心理学家伍德富茨曾做过一个实验:他先请跳高运动员在空地上凌空跳跃,然后测出其腾起的高度;之后,再请他在跳高场上跨跃高横杆。起初,横杆的高度与凭空腾跳的高度一样,后来,每跃过一横杆一次,就增加一点高度。结果发现,跨跃横杆要比凭空腾跳高得多;最后,又请他一次性跃过最高限度,结果失败了。
  这个实验说明,有目标(如横杆)比没有目标要好;确定一个个近期目标(横杆一点点升高)比上来就向长远目标冲击(一次性跨跃最高限度)要好。
  再比如长跑运动员,每个人心目中都有自己的目标,那就是,每一次都希望超过自己的最好成绩;每一次都渴望刷新世界纪录。超越自己,是近期目标,打破世界纪录则长远目标。随着自己的纪录和世界纪录的不断刷新,他的长跑速度也就越来越快。
  还有一个实验。被试者分为A组和B组,各方面条件都相同。先叫A组尽量大力气去做手中活计,然后记下完成时间。再让B组做同样的活计,事先告诉他们要与A组展开竞赛。结果,B组的完成时间要比A组短得多,这是因为,B组有明确的工作目标,所以速度快、效率高。
  读到这里,你可能会说:
  “道理我懂了。可是,你能告诉我有没有一个如何确定近期目标的模式?”
  我必须坦率地告诉你:
  “没有,从来没有一个固定的模式。”
  如何确立近期目标,完全靠你自己去摸索,因为什么时候精力最充沛,什么时候工作效率最高,这是因人而异的,很难整齐划一。
  有的人早上记忆好,可有的晚上记忆好。关键是要把握住最佳记忆时间,把最重要的问题放在这段时间去理解、去记忆。

  二、赋予记忆特定的意义
  在识记东西时,越是赋予它意义,就越能记得牢固。
  不论记什么,只要它对你来说有意义,就能容易而且快速地记住它。
  一次,一个高尔夫球迷的妻子向丈夫提醒道:“嗳,别忘了明天的我们结婚周年纪念日!”
  怎么会忘呢?“那个球迷说:“去年的那一天,我下子打进六个球。”
  看来,这个球迷把进球的多少与结婚纪念日联系起来,两件事对他说来都有其值得纪念的特殊意义,所以,就都牢牢地记住了。
  你可能会问:抽象的事物怎么赋予意义呢?比如:
  “一系列毫无关联的数字有什么意义呢?”
  “购货单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怎么能从电话号码中发现意义呢?”
  这样的问题多得不可胜数。总而言之,诸如此类的问题都可以归结成一个中心点:“怎样赋予某事物以特定的含义呢?”
  对于上述诸问题的答案也都可以归结成一个中心点:不论什么事物,不管这事物多么抽象,只要你觉得有必要记住它们,就都可以赋予其一定的意义。
  比如说,这里有一组毫不相关的数字:235812,孤立起来,确实不易记牢,但是,当你把它们分解开来时,你就会发现其中的有些窍门:“2”后边加上“1”,“3”后面加上“2”,“5”后面加上“3”,“8”后面加上“4”,用公式表示即成如下样式:
  2+(1)=3+(2)=5(+3)=8(+4)=12
  记住1234,也就容易记住235812这五个数字了。
  我的一位朋友对我说,他很快就记住了我的号码,是33329916。我很惊讶,问他是怎样住的。他回答说,这组号码表面看毫无意义,但是,把它们分解在几个部分,并与自己所熟知的数字挂起来钩来,就容易记住了,比如这组数字,3332是他所居住的区域邮政编码,99又恰恰是他所居住的街道邮政编码,他住在16公寓。几组数字一加起来正好是33329916。
  连这些毫无意义的数字都记住了,购货单就更容易记住了,因为它们本身就包含有许多意义。比如说,你要去商店买鞋、小方桌、手套、雨伞和西餐用的叉子,倘若随意记一下,难免要丢三落四;如果稍加调整,就能列出一个意义的购货单:
  伞=1(一根伞柄)
  鞋=2(一双鞋)
  叉子=3(叉有三齿)
  方桌=4(四条腿)
  手套=5(五个手指)
  这样,你只需记住12345,就很快地联想到要买的东西了。
  也许你想去买牛奶、苹果、面粉、鸡蛋、面包什么的。把它们毫无秩序地装在脑子里,恐怕很容易忘记买这买那,如果你稍稍审视一下,就会发现一个记窍门:你作些调整,按英文的头一字母去记,就不会忘了。比如:
  苹果(apples)=A
  面包(bread)=B
  牛奶(英文是milk,但牛奶是牛产的,由奶联想牛,牛的英文是cow)=C
  面粉(英文是flour,但面粉要做在熟食,总得先和成生面团,生面团的英文写法是dorgh)=D
  鸡蛋(eggs)=E
  这样,你只需记住ABCBE,就能很快联想起要买的货物了。
  也许你想去买茶、莴笋、鸡蛋、苹果和梨,你不妨按下列秩序记住:
  梨(pears)=P
  莴笋(lettuce)=L
  苹果(apples)=A
  茶(tea)=T
  鸡蛋(eggs)=E
  这5个单词的第一个字母可以组成一个新的词汇:plate(圆盘),你只需记住一个词例万事大吉了。
  类似这样的排列组合,你还可以举出很多实例。比如你要去买鞋、长统袜、手帕、壁炉和柴架、毛巾,这些调整,使之成为下列秩序:
  鞋(shoes)=S
  毛巾(towels)=T
  柴架(andirons)=A
  长袜(stockings)=S
  手帕(Handkerchiefs)=H
  这样,第一字母便成了一个新词stash(美国俚语作“储藏备用物”的意思)。再比如,你要买苹果、桃、桔子、柚子、香蕉,可以作如下调整:
  桃(peaches)=P
  苹果(apples)=A
  柚子(grapefruit)=G
  桔子(oranges)=O
  香蕉(bananas)=B
  这样,第一字母又可以组成一个音节pagob,你只需记住这个音节,便联带记住了要买的货物。
  这种组合拼读的方法非常简便实用,你可以自己去实践,无疑会收到事半功倍之效的。
  根据这个原则,你甚至会惊奇地发现,电话号码也有其特定含义,当然,那含义要靠你发掘才行。
  比如说,识记下列数字号码,只要动一动脑筋,就不会感到太困难:
  2244(可以分解作2×2=4;是的,“4”是正确的)
  3618(可以分解作3×6=18)
  2468(都可以被2除)
  2173(可以分解作21÷7=3)
  44106(可以分解作4×4=10+6)
  24361(可以分解作两打加上19的平方:两打12×2=24,19的平方361,合起来是24361)
  很多人,所以能记住许许多多电话号码,其所运用的方法,主要是上面介绍的分解法。当然,这种号码不多,容易记忆。如果号码很长,且不容易巧合而构成某些含义,那该怎么办呢?比如,这里有一组电话号码:954618922,一时找不出更好的记忆方法,你索性就把分解成一个个语流:954/618/922,就比较好记了。
  此外,很多善于记数字的人,往往把数字当成一种记号,要记的时候,把它附以某种意义。我认识一位女教师,她竟能记住所有朋友的电话号码。其方法很简单,即联想法。比如一个朋友叫Silver,电话号码6372829。Silver,在英文中是“银”的意思,她记住“水银”(mercury)一词,推想到Silver,其电话号码是637,2879。如果你特别善于识记单词,还有一个方法或可一试。你先用10个字母固定指代10个阿拉伯数字,即:A代表1,B代表2,C代表3,D代表4,E代表5,F代表6,G代表7,H代表8,I代表9,J代表10(0)。假如电话号码是017254,把它们还原成阿拉伯数字。
  总之,记忆各类数字(包括电话号码),其方法多种多样,但原则只有一个,即设法给这些字赋予一定意义,这样,才能记得牢固,但不要机械记忆。
  机械记忆,说白了,就是死记硬背。
  有个小男孩,对动词“togo”的过去式(went)和过去分词(gone)的用法总是混淆不清,该用went的时候,总是用gone,该用gone的时候,又总是用went。不管怎么教,他总是改不了。最后,老师发火了,放学后,把他一个留在教室里,罚他在黑板上写一百遍“Ihavegone”。
  自然,小男孩感到十分沮丧和不幸,他不能和其他同学一起玩,只能我留下来,一遍遍地重复这个对他来说很难而又讨厌的默写工作。谢天谢地,他总是写完了。这时,恰巧老师没在教室,小男孩早已不耐烦了,不想等老师回来再走,就写了一张便条贴在黑板上,算是向老师告假,也算是“示范”:
  Ihavefinished,SoIhavewent.
  “Went”又用错了。正确的写法应当是:“SoIhavegone.”机械的默写,对这个小男孩来说,除了惩罚的作用,实在没有任何积极意义。
  这是为什么呢?
  道理很简单,这样的记忆很难与神经系统建立起有效的联系,因而不会在大脑层留下清晰的印记。相反,如果你是有意识地识记意义明确的材料,就容易在大脑中形成暂时的神经联系,容易与原有的知识结构、信息积累挂起钩来,使人产生兴趣,激发联想,从而更有效地调动各种记忆方法。
  因此,如果你要想记某些东西,首先得设法赋予其一定意义,尽量避免机械记忆,这样才能记得深,记得牢。
  我们不妨来做实验。
  有3组单词,每组10个。请你仔细默记下来,然后合上书,按原有的排列顺序把它们默写下来。
  A组
  1.这个(this)
  2.小的(small)
  3.男孩(boy)
  4.跑步(run)
  5.全部(all)
  6.那个(the)
  7.方式(way)
  8.到某处(to)
  9.他的(his)
  10.家(home)
  都能按顺序写下来吧?我想问题不大。你想过没有,是怎样记住它们的呢?
  B组
  1.小女孩(girl)
  2.玩(play)
  3.洋娃娃(doll)
  4.服装(dress)
  5.鞋(shoes)
  6.短袜(socks)
  7.帽子(hat)
  8.客车(carriage)
  9.车轮(wheel)
  10.车轴(axle)
  这一组单词你能准确记住多少呢?
  C组
  1.小汽车(car)
  2.书(book)
  3.天空(sky)
  4.食品(food)
  5.工作(wlrk)
  6.树(tree)
  7.帮助(help)
  8.椅子(chair)
  9.鹅(pebble)
  10.桶(can)
  3组单词都默写完以后,请你自己比较一下记忆结果。
  哪一组记得最准确呢?我想,一定是A组记得最准确。因为A组各个单词的意义关联密切,按其次排列,便可以构成一个完整的句式:“这个小男孩全部用到向往他的家跑去。”简炼一点说:“这个小男孩一直跑着回到家里。”
  B组能记全吗?大概要困难点,但我想你能按次序记住五六个单词,是吗?因为这五六个单词毕竟还有意义可以寻绎,读过之后,至少还能在心里形成一个简单的画面。如果想要使画面变得更清晰一些,你就得在已给的10个单词之外再加些衬词,这样就能协助你记住了。我们试着想像这个画面:一个小女孩和洋娃娃过家家,她给洋娃娃穿衣服、穿鞋、穿袜、戴帽,然后把它放在小客车里。客车有车轮和车轴。
  C组最难记。简直是一堆杂乱无章的、没有任何关联的词汇的堆积。
  这个实验告诉我,识记系统条理的材料,显然要比识记杂乱无章的材料容易得多。所谓系统条理,是指某些事物按其特定的秩序和内部联系组合而成的整体,即按照事物的内存属性,把它们聚在一起,使分散的趋于集中,零碎的构成系统,紊乱的形成条理。系统化的过程就是大脑积极思维的过程。某些事物构成系统后,就容易记忆,这就像士兵各就各位地列队,哪儿缺人,空档马上就能显现出来。
  那么,C组就一定不能构成某些特定意象吗?当然,象A组和B组那样,将10个单词排列组合成一个完整的句子,似不太可能。但是,假如我们换个方式,把意义相关的单词再组合一次,至少可以压缩一些记忆的内容吧?
  根据这个思路,可以试着把这10个单词两两搭配起来,构成5个组合词:
  1.汽车手册(由小汽车ear和书book
  2.鲜美食物(由天堂Sky和食品food)
  3.生长的树(由工作Work和树tree)
  4.安乐椅(由帮助help椅子chair组成)
  5.小石桶(由鹅卵石Pebble和桶can组成)
  这样,你只需记住5组词就可心了。
  让我们继续做实验。
  这里有两组音节,紧承上文,姑且称之为D组和E组吧。D组10个单词都是有意义的,你可以根据上面讲的原则去记忆。请写下开始和结束的时间。
  D组
  开始时间——
  1.蜡(wax)
  2.牛(cow)
  3.鸡蛋(eggs)
  4.跑(run)
  5.果酱罐头(jam)
  6.杀(kil)
  7.陷阱(trap)
  8.砰然声(slam)
  9.硬的(hard)
  10.挣得(earm)

  记住时间——
  E组与D组就全然不同了。它是由10个毫无意义的章节构成的。请写下开始和结束的时间。
  开始时间——
  1.Tuk
  2.Jol
  3.Zam
  4.Yot
  5.Buk
  6.Gran
  7.Bryd
  8.Snop
  9.Kiug
  10.Blen
  记住时间——
  D组和E组,哪一组难记呢?显然是E组更难记。你再检视一下记忆时间。我猜想,记住E组的时间要比记住D组的时间至少要多上10倍。这说明,毫无意义的音节,不能  构成完整意象,彼此孤立,因而很难记住。
  假如我们多做一步工作,试看给这些毫无意义的音节赋予一定意义,看一看能记住多少。这里,我只是示范地做头几个,以下由你举一反三,自己去填。
  E组
  1.Tuk—Tuck(叠起)
  2.Jol—Jolly(高兴的)
  3.Zam—Slam(砰然声)
  4.Yot—(以下由此类推)
  5.Buk—
  6.Gran—
  7.Bryd—
  8.Snop—
  9.Klug—
  10.Blem—
  给这些毫无意义的音节赋予一定的含义,记忆E组就像记忆D组一样容易了。
  通过实验,你可能体会到了,凡机械记忆,只有识记一个个孤孤零零、毫无关联的物象,构不成联系网,抑制了大脑的积极思维,因此,必然费力不讨好。相反,若是给要识记的内容赋予某些意义,使之与其他物象发生联系,调动了大脑的积极思维的活动,你就能记得准确,且经久不忘。
  读到这里,你实际上已经开始涉猎到记忆过程中的一个重要原则了,那就是实证记忆。
  这种记忆方法,是靠实物触发联想,从而加深印象。
  比如说,很多家长教孩子如何记住大小月的区别,就让他们握双拳,用指根的尖骨和指根之间的骨窝来演示求证。从左手算起,小拇指根部隆起的尖骨代表一月大(31天)。其旁边的骨窝代表二月平(28天),环指根部隆起的尖骨代表三月大(31天),其旁边的骨窝代表四月小(30)天。12个月以此类推下去。其中左手的食指和右手的食指拳并列,彼此挨在一起,恰好正是七月和八月,都是长月(31天)。用这种形象易懂的方法教授小孩识记大小月份,他们记得很快,且终身不忘。
  再举例说,有个导游告诉我,起初,他分不清溶洞内什么是石笋,什么是钟乳石。后来,他发现了一个有效的记忆办法。
  “我总是先想第二个音节的最后一个字母。”一次,他在洞内导游的时候对我说,“石笋(stalagmites)第二个音节是以g结尾,由g我联想到“战俘营”(stalag),战俘营很多在地下,由地下,我就想起石笋是一些从地下长起来的东西。
  “而钟乳石(stalactites)的第二个音节是以c结尾,由c我联想到“天花板”(ceiling),由天花板,我就想起钟乳石是一些从顶部垂下的东西。
  不知你曾注意到没有,从九月开始到第二年四月为止,许多饭馆的门前常常悬挂着一个大招牌,上面写着“牡蛎的季节。”并且在字下面画一个大大的“R”。那意思就是提醒你说,从九月份开始到第二年四月为止,在英文中每个月的拼读都有一个“R”,如九月是September,
  十月是October,十一月是November,十二月December,一月是January,二月是Febrary,三月是March,四月是April。而在这8个月中,牡蛎是最受欢迎的食品。这样的广告牌,实际是运用某些实证记忆的原则而设计出来的,目的是为了招揽顾客。
  用音乐来协助记忆,很多人感到难以想象。
  我认识一位钢琴家,他从不用通讯录之类的东西记录电话号码,而是用音乐符号来记忆。具体说,他把一个电话号码都用阿拉伯数字转换成音乐符号,而从形成不同的音阶。他是个音乐家,特别擅长于记乐谱。所以,他把所有要记的电话暗自呤唱一遍,就把号码回想起来了。
  我曾谈到如何给抽象的数字赋予一定的意义来记住它们,其实,反阿拉伯数字转换成不同的音阶来记忆,也是这个原则的灵活运用。这种方法已实践证明是行之有效,因而被广泛应用着。
  谐音记忆,就是运用双关语的原则来识记事物的某些特征。运用这种方法来识记人名,尤其有效。
  有一位女教师,运用这种方法记住了班上所有学生的名字,且历久不忘。
  一个名叫HenryFowler的男学生,是校篮球队员。他在比赛时常常犯规被罚出场。她就把这把这个名字与发音接近的foul-er(意指“犯规被罚的人”)联系起来,就好记多了。另一个名叫SyiviaBoeing的小姑娘,爱拉小提琴。她就把这个名字与发音相近的bowing(意指“拉提琴的弓法”)联系起来,这样,Boe-ing的名字便记住了。
  为什么谐音法能帮助记忆呢?
  谐音,可以使识记的材料具有双重意义,这样,在开始识记这份材料时,就能使之分别与大脑中已有的知识结构的不同层次相结合,等到需要对识记物回收时,便多了一条回收的渠道。这时,只要双语的此一侧面能够再现,那么,彼一侧面也就往往随之而出。
  对比记忆方法实际是把你想要记住的东西与已经记住的东西联系起来,加以横向比较,加深印记。
  目前,很多大学开设的诸如历史、文学、地理、社会学课程,都采用了这种横向比较的方法,对学生进行基本训练,扩大知识领域。
  这种方法在历史教学和研究中应用得最为广泛。比如同一年发生的历史事件,把它们并在一起记忆,就建立起了回忆的联系网络,从而可以举一反三。历史学界盛行的年表、年鉴、大事纪等工具书,就是运用的这种方法。
  举例说,假如你要识记皮尔斯于1852年当选美国总统这一历史事实,你最好能连带记住这一年所发生的其他历史事件。比如,“圣母玛利亚”的神圣观念为人们所接受;12月法国改为法兰西帝国,拿破仑任皇帝,称为拿破仑三世;韦伯斯特没有得到提名竞选总统,不久病逝,罗杰特的名作《英语单词及词组辞典》正式问世;斯托夫人的《汤姆叔叔的小屋》正式刊行,推动解放黑奴之功至巨。
  总之,现在已有越来越多的人们愿意运用这种对比记忆的方法,记忆地址、电话号码、分类表,等等,都取得了较好的效果。
  我们都有这样的体会,识记直观形象的材料远比识记枯燥抽象的材料容易得多。
  往往初来乍到的新事件更容易留在脑海中,而每天都能碰到的事反而记不住,比如,某天你在回家的路上,与迎面走来的人擦肩而过,你大约是不太留意他的,除非这个长像特别。第二天清晨,你在上班的路上突然被子一个横躺在街上的躯体绊倒,刹那间,你首先会想到什么呢?你肯定会首先想到:“我被绊倒了。”至于绊你这人是谁,在短期内,你是不人把他和你昨天匆匆见过的那个人联系起来的。你昨天见的人太多了,他不过是其中一人而已,已不具备明显特征,你怎么可能记住他呢?
  许多实验证明,凡是栩栩如生,个性鲜明的事物,就容易在脑海中留下清晰印记,就容易从记忆库存中提取出来。即使一遗忘,只需稍加温习,就可以很快地重新掌握,而且不再轻易忘记。
  这是什么道理呢?
  这是因为,人们对客观事物的认识是从感知开始的,而感知又首先是从直观形象开始的,因而,在认识获得的最初阶段,直观形象的东西就容易被大脑接受和保存。
  有一个实验,请被试者两组单词。第一组单词都用墨笔写在白纸上。测试结果发现,中间部分的单词最不易记,而开头和结尾的单词记得最牢。第二组单词中,有一部分是第一级王永民不住的,这次仍把这些难记的放在中间位置,但是,用鲜红颜色写在浅绿色的纸上,色彩极为鲜艳。测试结果就与第一组不同,即使这难记的单词又位于中间部分,由于色彩艳丽夺目,就容易引人注意,从而被牢牢记在心里。
  这个实验说明,记忆任何东西,应尽可能赋予其醒目的特征,惟其如此,它才能在你的记忆系统中以突出的形象站立起来,迫使你不得注意它,不得不记住它。
  我有一个朋友,常常抱怨她丈夫从不注意她的穿戴,为此,她想出一个吸引丈夫注意的计策。
  一天晚上,他们要去宴会,刚跨进家门,她丈夫突然叫住了她。
  “伊莉科斯,你脖子上戴的是什么东西呀?领带不是领带,项链不是项链,多难看呵!”当丈夫的感到不满了。
  “噢,你现在终于注意我的穿戴了?真是谢天谢地!”意洋洋地说,“好吧,这回听你的,我马上去换件礼服来。”
  你看,这位妇女用一件不同寻常的穿戴唤起了丈夫的注意,从而达到了她的目的。
  还有一个故事很滑稽。某日,著名的提琴演奏家科锐斯特和一个朋友在大街上漫步。路过一家鱼店时,他闲适地伫立在窗前,欣赏着各式各样的标本。其中有一条鳕鱼,张着大嘴,瞪着眼睛,特别引人注目。仿佛记忆到什么,蓦地,科锐斯特转身对朋友大叫道:
  “天哪!多亏那条张牙舞爪的鳕鱼提醒了我,晚上,我还有个演奏会呢!”
  你看,栩栩如生的形象刺激了这位提琴家的注意,更唤起了他几乎遗忘的事情。
  由此你可以注意到,越是形象的事物,就越能触发人的联想,也就越容易记忆。因此不管记什么事物,不管它多么抽象,你都应尽可能给它赋予形象。
  上面所谈到的种种记忆的方法,诸如实证记忆、音乐记忆、谐音记忆、对比记忆、形象记忆,等等,都是以联想为前提;而联想的展开,又离不开有意义的事物。只有了解除这一点,学会运用了这一点,你才能在改进记忆效能方面再迈进一步。

  三、让情绪服务于记忆
  作了情绪的奴隶,最大的浪费是时间白白地流逝过去了。
  时间是无价之宝,容不得丝毫的浪费。
  然而,由于你收屈从于情绪的奴役,一而再、再而三地找出种种理由推迟该做的事情,尽量逃避记忆这个苦差。你可能这样想过:
  “我就是缺乏信心。”
  “我太爱分心,。”
  “我有点心不在焉。”
  “试着记住?算了吧,我有点累了。”
  “我很难长时间集中于某事。”
  “我的心思总是徘徊不定。”
  “我就是没有情绪去做。”
  我敢打赌,你的理由远不止这些。长此以往,你就很快会养成一种懒散涣漫的陋习,在已确定的工作面前畏缩不前,并且不断地寻找着新的借口。
  表面看来,你倒是轻松了,什么事情都可以挡住了,整天都可以耽于幻想而不必务实了。然而,你想过没有?这样下去给你带来什么样的恶果?时间匆匆逝去,你却一事无成。等到你蓦然回首,后悔就晚了。
  因此,你必须清醒地认识到,在改进记忆效能的征途上,你已经从起点迈出,步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在这个阶段中,你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如何战胜情绪,朝着既定的目标勇往直前。为此,我建议你不要轻易地放弃自己的努力,时刻敦促自己,强迫不已,使自己的记忆系统处于高度紧张状态。等到既定目标达到再松弛一下,那样效果就会更好。
  有人做过这样的实验:一组人,坐在舒适的椅子上,甚至半仰着身子,在那里读书;另一组人,坐在硬板凳上,从事紧张的演算工作。过了若干时刻,前一组人很快就疲倦了,产生了一种入睡的感觉;而另一组人,身心集中,精神亢奋。结果,后一组人记忆效果要比前一组人高出10%。
  心理学家库特·莱米恩把这种情形概括为“紧张状态”,是指某种行为向完成状态过渡的趋势。这个时候,人的兴致最高。比如,端来一盘食物,吃到大半的时候,你可能就饱了,但还是想把盘子里东西吃完不可,否则,就感到别扭。再比如,小孩玩游戏,玩到兴头上谁叫他也不理,既不觉得饿,也不觉得累,非要玩完游戏才罢休。
  同样的道理,这个时候,人的记忆功能也最有效。
  心理学家们又根据莱恩的理论做了进一步的实验。实验要求被试者在限定的时间内背育一组单词,进行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打断他们,再给一些新的单词,要求他们限时记忆。结果,不管是先记的,还是后记的,记忆效果都有不好。相反,如果让他们连续记忆一组单词,中间没有干扰,结果记得就很牢。
  这个实验说明,连续记忆一组单词,被试者就会全身心投入到记忆目标中,因而记忆效果最佳;假如中间又加进新的单词,就打断了“紧张状态”,必然影响记忆效果。
  因此,从理论上说,寻找借口,放松自己,实际上就随意破坏了记忆系统的“紧张状态”,使之不能连续正常工作,结果,浪费了时间,什么事都干不成。这难道还不应当引起我们的警觉吗?
  你是不是经常会这样说:
  “不行,我学得太苦了,得休息一下,脑子都混了。”
  言下之意是说,大脑已经疲倦了,该休息了。
  这是最后的借口了。
  如果说,其他借口多多少少还有那么一点点根据的话,那么,这个借口可以说不得毫无事实根据。
  它完全是推脱者杜撰出来的延宕之辞。
  人类的大脑与肌肉不同。肌肉长时间处于紧张状态,必然要产生酸痛感,而长时期的脑力劳动却不会使大脑疲倦。如果你在长时间的脑力劳动后感到有些疲惫,那不是大脑的疲倦,而是身体的某些部位疲倦了。
  略微回想一下最近一次长时间脑力劳动捕捞疲倦感受,是哪个部位最先感到疲劳呢?
  眼睛,最有可能先疲劳,因为长时间盯着某物,眼部肌肉过度紧张所致。其次,颈部和背部肌肉也很快会发紧。
  而大脑怎样呢?你注意到没有,当你停下手头的工作,大脑仍就和工作时一样,始终牌清新状态。
  我们不妨看个实验。
  有位女学生,连续12个小时从事脑力劳动,结果发现,她仍然始终如一地演示各种心理功能,只是效率上略低,但是,其原因不是大脑累了,恰恰恰相反,是身体的其他部位支撑不住了。
  这个实验要求她以最快速度作一段两个四位数相乘的练习,一个跟着一个,不间断地心算,连续做了解12个小时,竟没有休息。实验者一旁时刻测试着她的运算速度和准确性,发现效率始终没有明显的降低。最后,由于身体疲倦,加上饥渴的缘故,她才不得不停下来。
  除了身体疲倦外,一般情况下,如果你从事的工作很难做,或者,你对它根本就感兴趣,可又不得不做,结果,你刚开始做的时候就犯嘀咕:是继续做呢,还是停下来?开始就分心,粗枝大叶,那样,了会造成心理疲倦的。
  但是,大脑不会疲倦。
  堵住各种借口,抗击情绪的奴役,除了理论上的认识之外,这里还想具体向你介绍一种方法,即制定一个学习工作时间的安排表,科学地安排记忆时间。
       日    程   表
  星期天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插入《超级记忆力训练》第268页表格

  首先,填写你每天在单位或家中的固定工作时间,然后,再排列出每天的空暇时间。
  上班的清晨与下班后的晚上,是大可利用的余裕时间。清晨,头脑清醒,往往是识记的最佳时间。这已为实验所证明,也为大多数人所首肯。“一日之计在于晨”。你要抓住这个有利时机去识记新的内容。识记是记忆入手。所谓“记忆”,包括“记”与“忆”两大组成部分。“记”是“忆”的前提,没有“识记”,不可能有“回忆”。所以,识记,是成功记忆的最重要一环,则在醒后一段时间,识记功能才会逐渐达到峰颠状态。但总的说来,清晨识记东西特别快,却是一个基本事实。
  晚间,思维活跃,往往是理解的最佳时间。心理学研究表明,晚上八点到十点,人们的大脑皮层处于最兴奋状态,记忆系统最为活跃,对信息的回收能力也最强。借此良机,最好去重温早上识记的内容,反复把玩,浸润融合,这样,就能记得更牢。
  除此之外,余下的就是每天固定的工作学习时间了。
  每天坚持按计划行事,最大限度地利用自己的时间和精力,种种借口托辞也就无从介入了。
  很多人,还没有做过任何努力,就自暴自弃地认为自己很难持之以恒地按步骤加强记忆,这是一种成见。
  你想过没有,在改进记忆效能的过程中,还有一种几乎叫人意识不到的情绪在严重地影响着你的记忆力的提高。
  这种情绪,即成见,或曰先入之见。
  先入之见怎么会妨碍记忆呢?
  请先看两个实验。
  第一个实验是回忆照片内容。在英法战争期间,实验者请一些将赴战场的预备军官看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两个荷枪实弹的士兵肉搏厮杀的场面,英国兵正背对着镜头,手持刺刀,向对面冲来的手拿来福枪的士兵刺去。
  看了一两秒钟,然后把照片拿走,要求被试者叙说照片上的内容。回答几乎差不多,他们都回忆说,他们对迎面冲来的法国兵印象极深,相反,对英国兵的进攻却印象模糊。这说明,他们对战争早就抱有某种先入的畏惧感发生联系,从而在大脑中留下清晰印象。
  第二个实验是回忆讲话内容。被试者对政治都很有兴趣,且政见分明。一派信奉共和党,另一派赞成民主党,把他们聚在一起听讲演。讲演的内容全是有关国家大事,政治要闻什么的。讲演前,告诉他们这是记忆实验,讲演的内容一定要认真记忆,但当时并不准备提问,而是在3周以后才提问。
  讲演的内容作了仔细安排,其中一半是斥责主党的内容,另一半内容是为共和党唱赞歌。
  3周后的回忆测试表明:追随共和党的人牢牢记住了斥责民主党的讲话内容,而信奉民主党的人则仅仅记住了与他们观点相一致的内容。
  这两个实验足以说明,先入之见如何影响着记忆效果。
  如果你听到,或看到的东西,恰恰是你事先有所预想,或者有所期冀的内容,那么,你就很容易记住它们;相反,如果你听到,或看到的东西,恰恰是你本来就不感兴趣,甚至是反感的内容,那么,你就很难记住它们。
  读到这里,你就会意识到了吧,你始终觉自己不能按计划行事,那本身就是一种先入之见。这种成见,迫使你承认以自己计划不感兴趣,甚至反感,从而放弃任何努力,那不是最大的错误吗?
  因此,你一定要排除成见的干扰,按照你制定的学习计划,科学地安排忘记时间,并且坚持下去。
  根据日程安排,有针对性地训练自己的记忆能力,这确实是行之有效的学习方法
  但是,每天应当学多少,怎样测定学习标准,这是因人而异,也是因时而异的。
  有时,你发现自己正以异乎寻常的速度获取新的知识,记忆效能也充分地调动起来,仿佛不知疲倦地为你工作。但是转瞬间,你又会蓦地感到记忆机关好像出了毛病,运转不灵了,甚至,你感到自己又退回到原来的起点上。
  为此,你感到悲观失望,甚至怀疑自己的一切努力都将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事实当然不是这样。
  这种现象是正常的、短暂的,人人都有可能遇到,就好像大脑一片空白,所有的记忆能都处于一种停歇的状态。
  这种现象,我称之为“记忆死亡线”。
  一般情况下,不管你学什么,开始的时间,记忆效率总是很高,用不了多久,你就能初步摸索出一些掌握这门知识的路数。这时,你的记忆功能就像是加了油的机器,运转得十分轻快,又像是高山滑雪的运动员,从高山顺坡滑下,大有一泻千里之势。
  然而,初步掌握的知识毕竟是有限的。随着知识视野的开阔,你会越发感到该记的东西太多,或是实例,或是词句,或是数据,如此等等,都应当记住。
  遗憾的是,正需要记忆能鼎力相助的时候,它却懈怠下来。到后来,它甚至好像完全在原地踏步,再难以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了。这时,实际已到了“记忆的死亡线”上了。这就像高山滑雪运动员,滑到了一处平地,速度必然会越来越慢,但是,慢归慢,它并没有完全停下来,直到另一个高坡前,速度才会完全停顿下来。
  同样的道理,记忆功能也一直在“记忆的死亡线”上慢慢运行着,直至你接触的新的学习材料、向新的知识高峰攀登为止。以后,你又开始识记新的东西,而以往的学科知识不再闯入记忆范围。
  如果你是个强者,你就会达观地面对现实,寻找着新的对策,闯过“记忆的死亡线”。具体方法下面还要谈到。

  四、奖赏你的记忆力
  任何优胜者总要得到奖励,似乎已是天经地义的事,为什么在记忆活动中,有了进步就不该得到奖赏呢?
  运动员得到奖励,必然会受鼓励,不断进取;同样的,你的记忆能得到改进,也应及时奖赏自己,也必然刺激自己的记忆能力有更大的提高。
  “你听说的‘奖赏’具体指什么呢?”的记者在采访我时问:“说到奖赏,总免不了破费,既花钱,又费事,不是有些得不偿失了吗?”
  看来,世人对“奖赏”一词的特定含义理解得太肤浅,往往把它与我们日常生活中所常用的诸如奖励、报偿等混为一谈,未免令人遗憾。
  其实,我所说的“奖赏”与我们习常的诸如奖励、报偿等词,在表面上看不出差异,但其作用与后果是大不相同的。
  首先,在日常生活中,该奖励的而不奖励,可能会打击当事人的积极性,从此怠懈消极下去;而在记忆活动中,该奖赏的而不奖赏,就有可能分散注意力,使记忆活动不能正常进行下去。
  其次,在日常生活中,奖励的时间不合适,至多起不下应有的作用;而在记忆活动中,倘若奖赏时间不合适,不仅起不到应有的作用,反而会适得其反,要花费更“昂贵”的代价。
  为了使你更准确地理解我所说的“奖赏”,建议你稍停片刻,回忆一下当初阅读完本书时发生了什么事。
  请你回答下列问题:
  1.阅读头几章时,有没有其他无关本书的念头干扰你呢?
  2.你曾放下书支倒一杯咖啡吗?
  3.你曾去给某位朋友打电话了吗?
  4.你曾打开和收音机,去听听你所喜爱的歌?
  5.你无意看到诱人的糕点糖果后,是否放下书去拿几块来吃?
  请在每个问题之后写上“是”与“不是”。
  你的答案是什么呢?
  也许你觉得这些总是很无聊,其实不然。它们对我来说是有意义的,至少它们向我显示了你在学习过程中是否有所分心,而且这种分心是否能转换成令人愉悦的奖赏,从而更有效地刺激你的记忆。
  如果对上述5个问题的回答从第2到第5都填写“是”字,那么,你肯定就不大可能全神贯注地阅读了,你的记忆已被分心所干扰了。
  如果对所有问题都填上“不是”,说明我列举的事由不一定符合你的实际。完全杜绝分心是不大可能的。是什么事情或念头曾打断你的阅读呢?请你自己写下来:
  1.
  2.
  3.
  4.
  5.
  我们知道,记忆本身并不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记忆时,会使大脑增加多余的负担,所以每当记忆时,大脑就会浮现出自己更喜欢做的事,而迫使精神分散,妨碍政党的记忆功能。这时,如果再想记忆,困难就更多了一层,因为必须先排除杂念,再集中注意力,然后再来记忆。比如,上面的答案,从第2到第5都填上“是”,说明你分心太多,很难集中精力了。如果你仅仅被一二个念头或举止所打断,那就不一定是坏事。此时,你不一定要急于排除这些念头,恰恰恰相反,而是有意地找出这些念头,使之成为你心中潜在的目标。你应告诫自己:只有完成了这项工作,才能满足自己的欲求。这样,你就能利用这些念头作为诱导物,从而就容易突破这种记忆障碍。
  从这个意义上说,分心也不可一概而论。固然,分心过多,必然会打断我们的记忆链条,从而很难再集中注意来弥合已断裂的记忆链。但是,适当的分心,满足这种分心,在某种程度上又会使这种消极因素转换成积极因素。比如,当你完成了预定的任务后,就不妨喝一杯咖啡,打个电话,吃点糖果什么的来奖赏自己。
  但是,这里强调的是,你必须做完既定的事情,才能奖赏自己,无论如何,不能坐等奖赏,不能屈服于分心的压迫。
  同样的道理,阅读本书,也应当因势利导地使分心成为近期目标完成后奖赏的必要手段。你应当严格要求自己:只有读完一章后,才能干别的事;没有读完,决不能迁就自己。只有这样,你才能更有效的提高你的记忆能力,才会使分心这个消极转换成积极因素。
  分心是难免的,也是必要的,但是,分心必须有一定的限度。
  怎样设定这个限度呢?
  我以为,这种分心应以不转移全部注意力为限度。
  既然是分心,它总得中断一下记忆线索,使你从实际学习状态中略微超脱出来。但是这种中断的时间决不能过长;因为过长时间的间断,必然会转移注意力。
  有一个学生听了我的课,学着奖赏自己,但效果总不好。我就问他:
  “你怎样奖赏自己呢?你在什么情况下奖赏自己呢?”
  她回答:
  “因为第二天要上新课,我不得不预习,不过,我实在对它没兴趣,匆匆忙忙地翻一遍,我就看电影去了。”
  很显然,这个学生并没有真正领会我所说的“奖赏自己”的深切用意。奖赏的目的,不是为了让你全身放松,而是为了让你小有满足之后,更专心致志于你的工作。因此,这种奖赏要求:第一,得有分寸。这个分寸是使你从正做事情中不要牵扯太久,而看电影,则完全把你的心思转移开来了,使你远离了正在做的事情,因而你就不可能再对此事产生注意,自然也就记不住。第二,得分时间。奖赏应在完成某些具体工作后才能获得,而这个学生为了获得这种奖赏,匆匆完成了表面的工作。这实际是为奖赏而奖赏,奖赏的真正用意却被埋没了。
  因此我再次强调,分心必须有一定的限度,决不能让它转移你的全部注意力。
  其实,有时你的要求并不一定的太高,你不过是想喝杯茶,走动走动,或者凭窗远眺,做几次深呼吸。及时满足这些要求,看起来不起眼,却能足够刺激你的学习劲头,而且不会分心久,不致分散注意力。
  不到奖赏的时候,决不能迁就自己;但是,该奖赏的时候,决不能延宕,延宕奖赏同滥加奖赏一样,都达不到奖赏的真正目的。
  小男孩多很调皮,作母亲的往往无可奈何,只好说:
  “等你爸爸回来再治你!”
  爸爸回来了,狠狠地斥责了他一顿。但是你想过没有,这种训斥在孩子心里会有什么反应?他能把这种训斥与几个小时前的淘气联系起来吗?大约是不会的。孩子只是把这个训斥与正在发火的爸爸联系起来。由于时过境迁,训斥的本来意义已不复存在了。
  惩罚与奖赏是一对孪生姐妹,处罚要及时,同样,奖赏也要及时。早不行,迟也不行。
  心理学家泽西尔德曾做过一个实验,证实了在记忆过程中及时奖赏价值。
  实验要求被试者在7分钟内尽可能地回忆并写下3周以前所有愉快的经历。写完后,再换张纸,要求他们同样在七分钟内尽可能回忆并写下3周以前所有使他不高兴的事情。
  写好以后,把两张纸收起来,告诉被试者实验已完,不给他们任何外在的压力和暗示。21天以后,突然再把他们集中起来,叫他们重做3周前的工作。
  两次填写的表格对照起来,是很能说明问题的。下面是统计结果(按百分比计算)

  插入《超级记忆力训练》第278页表格

  实验表明,不仅在最初记下的种种经历中,高兴的事情远比不高兴的事表记得多,就是在21天以后,高兴的事情也同样记得更多。
  统计数字还表明,最初记录下来的高兴经历有42.81%;在第二次回忆中被记住了,而不高兴的经历仅有28.18%能在第二次追忆中记住。
  奖赏自己,其本身就是一件令人娱乐的事情,自然能在脑海留下清晰的印记。但是,这与记忆具体的内容有什么关联呢?这就涉及到了暗示的功能了。
  当你完成了既定的任务后,及时地奖赏自己,或喝杯茶,或打个电话,或凭窗远眺,你会感到志得意满。一方面,完成了任务,精神需要满足了;另一方面,又及时地奖赏了自己,物质需要也满足了。这对你来说,无疑是令人高兴的事,从而在脑海中留下深刻印象。
  过了一段时间,你可能忘记了某些记忆的细节,但是,你对自己当时所产生的娱乐感情却是难以忘怀。那种情感的体验,就是一种暗示。由情感的暗示,联想到当时物质需求的满足情形,继而联想到精神需求的满足情形。这样,你就很容易回想起当时学习的细节,回想起你要记住的东西了。

 


本文来自:逍遥右脑记忆 http://www.jiyifa.com/qianneng/kaifa/1412.html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