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洛伊德与催眠术

编辑: 路逍遥 关键词: 催眠原理 来源: 逍遥右脑记忆

   西格蒙特?弗洛伊德(1856-1939)在催眠方面先是受教于沙可。此后又曾专程到南锡接收了李厄保与伯恩海姆的教诲。能够说他在催眠术方面是接受了南锡派与巴黎派这两派的影响,三号的性格特征。弗洛伊德对催眠法的懂得是逐步深刻的。早在学生时期,弗洛伊德就通过察看通磁术家的公然表演,对催眠术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在与挚友布洛伊尔交换安娜病例时,他也接触到了催眠术。

    1885年,他到巴黎向沙可学习。沙科当时是有名的神经病理学专家,仍是萨佩特里尔病院的院长。除此以外,沙科还是歇斯底里现象的发现者。他是一位技巧高明的催眠师,他能在催眠状态下借助话语打消歇斯底里症状。

    从巴黎回国后,1886年,弗洛伊德开设私家诊所,四号自我型人的销售技巧与要点。但开始,他应用的还是当时风行的电疗法。1887年在不放弃电疗法的情形下开始使用了催眠法。在实践中,他发现传统的电疗法的后果是很有限的,他以为,早先由德国最著名的神经病学威望耳伯(W?Erb)所提倡的电疗法,有良多不当之处。从1887年12月开始,弗洛伊德更集中地使用催眠疗法。

    为了先容催眠法和暗示法,弗洛伊德在1888年把伯恩海姆的有关暗示及其治疗效果的两大本巨著中的一本翻译成德文。弗洛伊德还写了详细的序文。伯恩海姆的这本书叫做《催眠法、暗示与精神病治疗法》。与此同时,弗洛伊德还在《维也纳医学周刊》上发表了该书的具体摘要。弗洛伊德在该书第一卷序言中,还详细探讨了南锡学派与巴黎学派之间的不合。弗洛伊德偏向于认为,催眠重要是心理方面的,而不是生理方面的,只管其中包括着神经与肌肉的适度高兴状态。

    为了进一步研究催眠术及其治疗机制,思维训练,弗洛伊德于1889年夏,带着一位病人到法国南锡,向那里的催眠术巨匠们求教。这次南锡之行,李厄保和伯恩海姆作的催眠实验给他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弗洛伊德从亲眼所见的令人惊奇的试验中受益匪浅、深受启发。

    不外在随后的治疗实际跟研讨中,弗洛伊德意识到催眠术医治有必定的局限性。由于有些病人不轻易被催眠

    这样,他缓缓田地入了新的研究轨道,创立了精力分析。弗洛伊德曾说,真正的精神剖析,开端于放弃催眠术。废弃了催眠术,弗洛伊德持续实践、摸索、思考,终极总结出了一些新的医疗方式。但这种放弃并非完整否认,而应看作是一种超出,是对催眠术的扬弃。在当前的研究中,弗洛伊德并不忘却催眠术给他的深入启发。

    正是对催眠术的研究与实践,针对堕胎的催眠引导,使弗洛伊德确信:人实际上是知道一些为他自己原以为不知道的货色的。假如用弗洛伊德后来的术语就可以说:“人在意识下并不明白的事,却仍为此人所知,只不过是为此人的潜意识所知罢了。”所以当我们想知道那些为我们意识所不了解的事件时,就须要用适合的方法深入潜意识,或者用某种办法把潜意识中的东西引发出来。这就是弗洛伊德后来精神分析法的本质。

    弗洛伊德还把这一主要论断用于释梦。在释梦时,他总要向梦者讯问梦的意义。弗洛伊德信任:梦者实在应该能为咱们说明他自己的梦。固然,梦者常会说自己对自己的梦一窍不通。然而:梦者确切清楚自己的梦的意思;只是他不晓得自己明确,就认为本人一问三不知罢了。弗洛伊德的意思是:梦的意义在梦者的潜意识中是明白的,只是梦者在意识状况下难以发觉罢了。

    弗洛伊德恰是从催眠景象的研究中发明并发展了潜意识实践,

    正如他在《自传》中写道的:“给我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得悉在人类的意识后面,还可能暗藏着另一种极为强而有力的心智过程。”

    可以说,通过催眠术的利用,弗洛伊德发当初人的意识背地,还深藏着另一种极其有力的心智进程——“潜意识”。后来,他挖掘这种潜意识,并加以分析,最后导致了他的精神分析学全部迷信系统的树立。就是说催眠术为“潜意识”的发现供给了一个重要线索,正是这一系列的催眠实验(尤其是催眠之后的种种迹象和暗示)令人佩服地为证明了无意识心理的存在和它的运动方法,甚至于在多年后,弗洛伊德为了论证无意识心理的存在时,还要用催眠试验作为自己的有力证据。由此可知,催眠术岂但促使弗洛伊德发现了潜意识理论,而且还成为对其潜意识理论的有力证实。

    在对弗洛伊德与催眠术进行过介绍后,不难发现弗洛伊德虽曾深受催眠术之影响,但他未几后就由催眠术转向了他的精神分析,他对催眠术自身的理论并没有做出多少奉献。


本文来自:逍遥右脑记忆 http://www.jiyifa.com/cuimian/25714.html

相关阅读:我国催眠术的发展和起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