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简单的记忆术??记忆宫殿

编辑: 路逍遥 关键词: 记忆宫殿 来源: 逍遥右脑记忆
人们曾以为锦标赛是“学者的超级碗大赛”,实际上参赛者只是一些“脑力运动员”,而且他们的记忆力与常人无异,只是掌握了一种“超级简单”的记忆术??“记忆宫殿”(memory palace)。用这种技巧可以完成貌似不可能的任务,比如在两分钟内背下一诗,上百个随机数字组成的数列,或是一套随意打乱的扑克牌的顺序。传说这套记忆术由公元前5世纪时的希腊诗人西蒙尼戴斯发明,古罗马政治家、雄辩家西塞罗用它来记住演讲辞,中世纪的学者们则利用这种方法来背诵书籍。在那个时代,记忆力是一种神圣的能力。只有通过记忆,人们在思考过程中形成的思想才能真正地刻入脑海,而相应的价值观念才能真正地形成。15世纪以后,古老的记忆术伴随着活字印刷术的发明而消失。在过去的四十年里,英国人托尼?博赞(Tony Buzan)以传教士般的热情复兴记忆术,1991年发起首届世界记忆力锦标赛。头脑其实和肌肉一样需要锻炼。好好考虑一下,或许你可以参加下一届美国记忆力锦标赛。

在外部记忆载体充斥的现代社会里,仍有必要向记忆力投资,我们记忆的方式和内容决定了我们在这个世界上的认知方式和行为方式。……记忆力在现代文化中的功能正在慢慢消失,而且消失的速度是以往任何时候都比不上的。但是,正是在这个时候,我们才需要培养记忆力。是记忆力造就了人类,它是我们价值的所在和人格形成的根源。在记忆力比赛中,大家比的是谁能够记忆更多的诗歌,这样的行为看起来没有什么了不起,但这正是对遗忘的一种抗争,是对我们已经陌生的一种最基本的能力的肯定。”

或许探究人类记忆力的最好方法就是努力让记忆力达到最好的程度。其实最理想的状态是和一群聪明健康的人待在一起,那样就可以得到严谨而客观的记忆力反馈信息。这也就是所谓的‘记忆回路’(memory circuit)。他希望能将沉迷于无聊游戏的神经回路用于学习,让学习变成一件让人欲罢不能的趣事

一些早已被证明的记忆原则
第一条是“精细解码”(elaborative encoding),大多数记忆术的核心方法就是把将要进入记忆的那些枯燥的信息转化为富有色彩和超级有趣的信息,而且转化后的信息要和你以前见过的所有事物有很大的不同,转化之后,你就再也忘不掉了。这就是所谓的精细解码。

创造自己的记忆符号??mem
一个mem可以是一段韵律、一张图片、一个视频、一段关于单词词源的注释,或者是单词发音的特别之处。你也可以浏览其它用户创造的趣味盎然的mem。学到motele(引擎)这个单词时,约书亚想起了在某次长途公路旅行时住过的最廉价的汽车旅馆(motel),他尝试想象房间中有一台生锈的引擎正在工作。他赋予这个画面更多的细节,那台老旧的散发着机油味道的机器躺在肮脏的地毯上嗡嗡作响。信息所对应的图像越古怪,记忆越牢固。詹姆斯?邦德(bond)举枪对准大坏蛋诺博士说“Okey-dokey”(好,没问题!)的画面就让他对bondoki(枪)一词印象深刻。

要学习的单词被称为“种子”,“浇水”就是指花几分钟时间复习几天前或是几周之前学习的单词。10周后他不仅完成了整本林字典的“种植”,还浇灌了所有的mem,让它们在自己的长期记忆“花园”中扎下了根。而根据Memrise的统计数据,他在这个上花费的时间一共才22小时15分钟。其中最长的一段连续学习时间为20分钟,平均连续学习时间只有4分钟,相当于4分钟一节课。这就是关于记忆的另一大原则??“间歇重复”(spaced repetition),在较长的时间里,反复地、间隔性地加深记忆

本文来自:逍遥右脑记忆 http://www.jiyifa.com/gongdian/77382.html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