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拟人脑神经信号传递的电子芯片(记忆植入体)

编辑: 路逍遥 关键词: 记忆资讯 来源: 逍遥右脑记忆


美国南加州大学的生物医药工程师和神经系统科学家希欧多尔?伯杰已经成功揭秘人脑长时记忆储存的原理,并研制出了可以模拟人脑神经信号传递的电子芯片。通过该芯片,因身患阿尔兹海默症或因中风、物理损伤的而导致失忆的人,可通过植入该电子芯片重新获得记忆。

在最近的实验中,伯杰和他的实验团队发现将电脑芯片与小白鼠和猴子的大脑连接之后,其所模拟的电子信号与神经网所传递的电子信号一致,可以让实验动物“重拾”记忆。2012年秋天,伯杰团队发表文章阐述了如何让失忆的猴子重新获取“丢失”的长时记忆。

在此之前,伯杰和同事已经成功地解码了在海马大脑中传递的部分神经信号,并利用电子芯片模拟信号在老鼠、兔子等实验动物上进行了实验,结果都是成功的。海马的神经信号可以让脑损伤的老鼠、兔子重获失去的记忆。伯杰希望这样的研究成果能变成新一代的假体,即“记忆假体”,让脑损伤的病人在模拟神经信号的帮助下站立、行走,甚至重新获得学习能力

曾经有媒体报道过一起骇人听闻的事情:美国一名女子移植了一个18岁男孩的心、肺后,原本安静平和的她,变得男孩子气了,而且爱上了喝啤酒、吃炸鸡腿。更奇异的 是,这名女子也获得了男孩的部分记忆,在梦境中她和男孩相遇,知道了他的名字,并根据男孩的记忆,成功找到了他的家人。男孩的家人证明,啤酒和炸鸡腿正是 男孩生前最爱的食物

1999 年,美国中学生凯利因为车祸损伤了大脑平衡器,走路时摇摇晃晃,为了让他恢复平衡能力,美国科学家为他植入了一块“复制的运动员记忆芯片”,芯片中存储了 业余体操运动员西尼尔的记忆。手术后,凯利动作谐调自然,步履也不再摇晃了,甚至完成了一个优美的空中翻动作。但是这种记忆并没有保持很久,一周后,凯利 的体操记忆慢慢模糊,但是仍能维持身体的平衡性。后来科学家将电子芯片取出,凯利就又变回手术前的样子了

在这2个报道中,接受手术的患者都获得了非自身具有的某些记忆特性,这从一个侧面也证实了记忆是可以移植、复杂、传承的事实。这是一项具有非常意义的研究。“记忆植入体”,既然可以植入失忆人群的体内,也可以植入健康人群的体内,既然能够让失忆人群获得记忆,也能让健康人群获得“更多”记忆。如果这样,“记忆植入体”的价值不仅仅在于医疗应用,它还将改变人类学习、获取信息的方法。让一个3岁小孩获得一个60岁老人的丰富经历是否也并非不可能。

如果伯杰的研究能够取得最后的成功,并将之运用到医疗领域,那么将是因各种原因而导致失忆的病患的福音。在感叹这项杰出研究的同时,何玺更担心是这项研究可能给人类带来的隐患。

如果有一天,人类记忆以被随意移植、拼贴、更改,那人类还会是原来的自己吗?假如这项研究被坏人利用,恶意改变别人的记忆,强行植入恶意记忆,那对人类来说将是一场灾难。此外,大量的非个人信息植入,是否会对大脑这个精密至极的设备产生负面影响,并使其逐步丧失其先进的读取、学习、记忆的能力。


本文来自:逍遥右脑记忆 http://www.jiyifa.com/jiyi/jiyizhixun/114713.html

相关阅读:背诵<孙子兵法>的体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