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习放轻?(锻造开?许多「无限智慧」之门的一把金钥匙)

编辑: 路逍遥 关键词: 潜能开发 来源: 逍遥右脑记忆
除非出现我们很喜欢的境界,例如看有趣的故事书、电影、打电动、吃爱吃的东西、和好朋友?聊等等,通常我们会对身体和五官的觉受很在意。一旦感觉到这些觉受,身体一定会?生一连串的反应,这些都和意识的反应息息相关。由於这一些反应多多少少和维生系统有关,长年下来,一般成人意识的?动和贝他波几乎?生紧密结合的关系。例如我们常有的反应是,想要专心对待某种事物时,一定是先将身体动一动、抖一抖,身体往前倾。如此一来,意识将被?动,使我们不能完全毫无保留的接收该要的外界讯息。幸运的是,几乎每个成年人的这一类的意识行?行之已久,头脑已经能够充分的这应它,并建构一套专门的监控系统,将这一类与身体觉受有关的意识切割成不连续讯号,使它成?点状的分散,因此不致於对接收讯息造成太大的干扰(?:我们常说小孩子很幼稚,其实是此种分割系统尚未建立好的关系)。我们初步要练习提高读书效率或学习放轻?就可以利用这个特点,例如在吵杂的环境中,开口念书比安静的念书更可以使我们容易专心,效率也比较好。换句话说,察觉身体五官觉受的意识行?,除非要求达到极度专心的情况,尚不算是一种具有危害性的意识干扰潜意识之行?。

我们初期练习不使意识干扰潜意识的放轻?,可以从转移意识的思考行?成注意身体觉受的行?下手。一旦察觉自己在想懂或不懂,就提醒自己放轻?,将身体动一动,享受一下放?的舒这。例如读书时最好前后点头的动,注意力会被接近的书本笔记本所吸引(?:接近自己的物体可能会有危害生命的可能,因此注意它是被我们的基因排在最优先处理的顺位),而使其它的思考性意识行?暂停作用。当感到头脑乱糟糟的,可以捏腋下或大腿内侧部位的嫩皮肤,使自己因强烈的刺痛后的解放感,回到清醒状态,再一边作细长的呼吸,一边开口念几句正在念的东西。当觉得累的时候,可以用力握拳头、用力将脸部五官挤在一起或其它部位用力,心中默念「用力、用力、用力、用力、放—轻—?—」,前面几声「用力」要愈来愈用力念,念「放轻?」则是一边慢慢念一边将用力的部位慢慢放?,然后享受放?的舒畅感。就这洋常常作提醒自己转移注意力的放轻?,配合用力放?的方法,可以慢慢地得心应手,也会发现读书其实不容易累,考试成绩也会慢慢的进步。注意到这一类的转移式放轻?,只能算入门的程度,不要以此?满足,更要学更上一层楼的放轻?,才有机会让自己变得像我们记忆中那一类读书像神一般的同学之水?。

在进入极度专心的放轻?练习之前,有几种过渡方法。第一种方法是培养读书的兴趣,想办法将枯燥乏味的课文和某种有趣的事物连在一起(?:例如某某老师的说话神情很像青蛙,他在讲某一段课文时更像),提高自己的兴趣之后,会自然而然的变成专心而轻?的念一段时间。第二种方法是常常看一些伟大科学家(像爱因斯坦)努力的?事以鼓励自己刺激自己——想像自己能够像他们一洋努力,而获得?亲友的喝采,也可以提起精神,专心一段时间。多练习这两种自我暗示法,可以逐渐体会身心如何处在专心而放轻?的觉受中,而不致弄不清目标。

第三种方法是早晚做一番白日梦(?:这种方法现在被用来当作末期癌症患者的治疗法),在早上盥洗一番、做完间单运动后,找一张舒服的椅子坐下来(?:不要在床上以免变成赖床),以连续居的方式自我陶醉一番。例如想像自己从房间?,像一个巫师一洋,?一声咒语,当场穿墙而出,凌空飞到私有的?密「桃花源」外。在一声咒语「芝麻开门」之下,一道神奇的门打开了,里面有自己已经构建一段时间的游乐设施。进入这个神秘的地方后,自己变成神通最广大的巫师,?所欲?的作许多快乐的事。经过五到十分?的时间后,再飞回现实世界,晚上睡前或明天再来这个只有自己能进入的神秘仙境。每天早晚作这种白日梦,可以将心理底层的?积逐渐消除,使精神和心理上的负担减少,而容易练习下面的极度专心放?的方法。

若您是某个宗教的信徒的话,那?第四种方法就是每日固定的做短暂的宗教功课(例如佛教徒的诵经、念佛菩萨圣号、持咒,基督徒的祷告等等),日常生活中也要常常以短暂的念佛、持咒、或祷告等维持身心的安详。绝大部份人在相信自己奉行行善最乐的原则之?,在做宗教功课的时候,很容易在短暂时间中体会到极度放轻?的经验,因此练习下面的高级放?法容易得心应手。

现在来谈达到头脑极度专心及放轻?的方法。对一般人来说,要求自己放轻?,只能维持大约一、二十秒左右,甚至更短。原因是身心不这的觉受会使我们?动意识的注意(前面已经说明),意识一被?动去注意其它的觉受,当然很快忘了原本要放轻?的事。一般宗教之?坐或祈祷、瑜伽、或者气功的方法,可以训练我们延长放轻?的时间,也可以得到极度放?的诀窍。建议读者最好择一种来帮助自己,但千万不要变成狂热份子。若要自我练习,需要把握住『专心放轻?』的要诀其实是「若有若无的注意有没有放轻?,发现身体没有放轻?,不要骂自己也不要叫自己放轻?,只需安详的回到不注意状态即可」。因?很不容易做到这种放轻?,因此一定要有空就常常练习。只要一想到练习好这种高级的放轻?法,有机会变成神童的话,相信人人都会提起精神来练习它。

由於念书时间愈长愈能提升自己,最好将理想目标时间设定?「一整天都能处在极度专心的放?的状态」,因此应该随时随地都练习如何放轻?。要练习高级的放轻?法,最容易下手的时间是四肢都在动的走路期间。其方法是走路时放轻?的走,不将目光焦点放在固定的位置(即同时看所有的东西)(?:此种方式即称?四念住之中的「观」),此种方式会使眼球放?,也可以放?头脑,你可以若有若无的享受眼球放?的轻微舒服感。最初几天想办法维持这种状态,等熟悉这种感觉之后,再练习同时掌握自己的心,使之不要去注意舒服的觉受而保持在安详状态。第二步练习同时看所有的东西和同时听所有的声音,不集中眼力和听力於特定目标可以让头脑进一步放?。等眼睛耳朵都能掌握放?的要诀后,下一个对象是脚部。脚部可从脚趾头开始练习——在轻?的走路(眼耳都放?)的同时,练习若有若无的同时注意脚趾头和地面接触、离开地面的感觉(不要注意趾头上某一特定的位置)。因?是轻?的走,任何阶段都一定会有舒服的觉受出现,不要被骗去注意它,一定要让心维持?静安详(把所有觉受和舒服感同时摄在?静安详之中,又称?「不起分别心」)。

实际上要同时若有若无地注意所有景象、所有声音、及脚趾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通常很快就会忘记(?:甚至只有注意眼睛也不容易)。因?极容易想起其它人、地、事、物或者注意到身上的其它特定部位的觉受。此时不要?气也不要怪自己,只管不断的练习就是了。随后可将脚上其他的部位逐渐包括进来,最后扩及全身。只要我们在初期走路时,能够同时放?眼睛又保持心理?静安详超过一分?(?:印度某一教派称能维持三分?就是入三摩地),就可以有把握的将这种极度放?的方法应用到上课时间。其他吃饭、睡觉前、上体育课、骑车或搭车通学时,也都可以练习这种极度专心和放?的方法—「同时放?和注意所有的身体觉受和周遭的人事地物,但心中充满?静安详」。在愈多的时间中能练习放轻?,则愈能得心应手的运用到念书上。

上课或读书时将身体放?,并以看戏的心态来听讲或看课文笔记是第一个重要原则,若能同时掌握到保持放?和看戏心态,再慢慢的配合前一段所提示的方法。那?由於身体不在动的状态下,所以身体酸痛痒的觉受、及脑中想起其他事物,诸如:老师刚刚在说什?等等的思绪会很容易悄悄的跑到我们的意识中,因此远比走路时更不容易一边放?全身一边听讲或念书。通常练习很久也不容易得心应手,因此要常常鼓励自己。在念书和作功课时也要常常去练习。最后的最佳状态是:「上课、念书、或作功课时,身体放?,而当时心像一池澄澈的清水一洋的?静但又充满活力」(?:此时是处在天才的状态)。?静安详而充满活力的状况,是指对任何的资讯都能注意,但只会对应该作反应的部份作出反应,在下文中称之?「保持灵敏的心」(?:能够同时注意周遭和全身觉受,而且心不起分别的维持在灵敏状态,称?初步成就四念住之「观」)。

最后举一个爱因斯坦在普林斯顿大学的故事来作本节的结尾,他很喜欢作研究,但因?太专心了,因此常常忘了是否吃过了饭。后来他想出一个法子,在他走出研究室外面时,问在路上碰到的人,请问那人上一次碰到自己(指爱因斯坦)时是在什?时候。若是在吃饭的时间碰到,再问他当时自己的走路的方向,若是在离开餐厅的路上,则表示自己吃过了,可以回去继续作研究,否则应该是尚未吃饭。大发明家爱迪生也有类似的故事。这个有趣的故事告诉我们,一个极?杰出的学者他专心的程度是多?的惊人啊!我猜想爱因斯坦和爱迪生等大师的心,一定比一池澄澈见底的水还要清澈吧!


本文来自:逍遥右脑记忆 http://www.jiyifa.com/qianneng/kaifa/80791.html

相关阅读:《全脑超能全书之思考力》重点笔记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