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心首先懂得技巧

编辑: 路逍遥 关键词: 高效脑波 来源: 逍遥右脑记忆

    我曾听说过一个关于老医生的故事。一天,他的助手打电话给他,因为他的助手遇到了非常棘手的事:病人快要噎死了,一只弹子球哽在他的喉咙里,而这个助手不知道该做什么,所以就问老医生:“我现在该做什么?”老医生说:“用一根羽毛给那个病人搔痒”。

    过了几分钟后,助手又来电话了,非常高兴和快乐,说:“你的治疗方法太好了!病人开始笑了,于是就把那只球吐了出来,但是告诉我——你从哪里学会这样棒的技巧?”

    老医生说:“我只是编造出来的,这已是我的座右铭:当你不知道做什么的时候,就去做某件事”。

    但是,这不是静心的做法,如果你不知道做什么,那就不要做任何事。头脑是非常错综复杂和精巧细致的,如果你不知道做什么,那最好什么也不要做,因为在不知道做什么的时候,你无论做什么事都会制造出比能解决的更加复杂的事情来,它或许会是致命的,它或许会是自杀。

    如果你不知道任何关于头脑的事……而确实,你并不知道任何关于它的事,头脑只是一个词,你不知道它的复杂性,头脑是存在中最复杂的东西,没有任何东西能与之相比;而它也是最精致的;你能摧毁它,你能做某些使之不能再恢复原状的事。而这些技巧是基于一种非常深奥的知识,基于一种与人类头脑非常深的接触,每一种技巧都基于长久的实践。

    所以记住这点:不要自说自话做什么事,不要将两种技巧混合,因为它们的功能是不同的,它们的方法也是不同的,它们的基础也不同。它们导致同一种结果,但是方式上它们完全不同,有时它或许是全然相对的,所以不要混淆两种技巧,确实,不要混淆任何事情,按照所给予的技巧原样来使用。

    不要去改变它,不要去改进它——因为你无法改进它,你带给它的任何变化将会是致命的。

你在开始做一种技巧以前,要充分地警觉到你已经懂得它了,如果你感到困惑,那你不会真正懂得技巧是什么,最好不要去做它,因为每一种技巧都是为了给你内在带来一场革命。

首先要设法正确地、完全地懂得技巧,当你懂得它了,然后再去尝试它。不要用这个老医生的座右铭,当你不知道做什么的时候,就去做某件事情。不,什么也不要做。无为将是更加有益。

 

正确的方法将一拍即合

    真的,当你尝试正确的方法时,它立即会一拍即合。因此,我将每天在此不断地讲方法,你可以尝试它们,只是与它们游戏:到家里尝试一下。正确的方法,那么无论何时做,就会一拍即合,在你内在有某种东西被激发出来,于是你就明白:“这对我而言是正确的方法”。但是,努力是需要的,而有一天,突然你会感到惊讶,有一种方法已经抓住了你。

    我已经发觉,当你在游戏的时候,你的头脑更加打开;当你严肃的时候,你的头脑并不这么打开,它是关闭的。所以只是游戏,不要太严肃,只是玩。而这些方法是简单的,你可以只是与它们游戏。

用一种方法:起码跟它玩三天,如果它给你一种亲密的感觉,如果它给你一种很好的感觉,如果它给你一种“这就是给你的”感觉,那么就好好地下功夫,然后忘了其它的方法,不要再与其它方法玩了,固定于这种方法——至少三个月。

奇迹是有可能发生的,只是这个技巧必须是适合你的。如果这个技巧不适合你,那么什么事也不会发生,或许你与它在一起好几世,而什么事也将不会发生。如果这个方法适合你,那么即使三分钟也足够了。

 

什么时候扔掉方法

    所有最伟大的师傅都说过这点,那就是有一天,你必须得把方法扔掉,而你扔得越快越好,当你达到这一刻时,那一刻你内在的觉知也被释放出来了,立即就扔掉方法。

    佛陀一再地讲过一个故事,有五个傻瓜经过一个村子,人们看见他们感到很惊奇,因为他们将一只船顶在脑袋上,那船真大,他们几乎被它的重量压死了,而有人问他们:“你们在干什么?”

    他们说:“我们不能离开这条船,这是条帮助我们从对岸到此岸的船,我们怎么能扔掉它呢?因为有了它,我们才能够到这里来,没有它,我们会死在对岸的。夜近的时候,对岸有野兽,那么到了早上我们无疑就会死掉,我们将永远不离开这条船,我们永远欠它的情,我们将它顶在我们头上纯粹为了感激”。

    只有当你还不觉知时,方法才是危险的,否则,它们能被应用得很棒,你是不是认为那条船是危险的呢?如果出于纯粹的感激,你想整个一生都将那条船顶在脑袋上,这是危险的,否则,它只是一只救生艇,用过之后就抛弃掉,用过之后就丢弃,用过之后,永不再回头看一看,那没有用了,没有意义了!

    如果你抛开治疗,自然地你就开始回到你的本性。头脑是执著的,它从来不允许你居留在你的本性中,它只是让你的兴趣保持在某种并非是你的本性事情上:那条船上。

    当你不执著任何事情时,你没有任何去处,所有的船都已经被抛弃,你就不可能到任何地方去;所有的道路都被放弃,你无法去任何地方;所有的梦想和欲望已经消失,再也无路可走,放松就会顺其自然地发生了。

    只要想到“放松”这个词,在……安定下来……你就已经回家了。

    有一刻,一切都充满芬芳,而下一刻你就要去寻找它,而你不可能找到它,它去哪里了呢?

    在刚开始时,只有一瞬间发生,慢慢地、慢慢地它们会越来越固定,它们会停留得越来越长,慢慢地、慢慢地、慢慢地、非常慢地,它们会永远留驻。在此之前,不允许你想当然,那会是一种错误。

    当你坐着静心,在静心的过程中,这就会发生,但是它会走掉,所以在真正的静心与静心之间,你该做什么呢?

    在这个之间,继续使用方法,当你深入地静心了,就扔掉方法。当觉知变得越来越纯的时候,有一片刻会来临,那时突然地,它完全清纯了:扔掉了方法,抛弃了方法,忘记所有的治疗,只是安定和存在于那个片刻中。

    但是在刚开始时,它将只发生一会儿,有时它在这里发生,正在听我演讲时发生,只是一会儿,就像一阵轻风,将你送到另外一个世界,一个没有头脑(no—mind亦可译作:无念)的世界,只是一会儿,你即使明白,但只是一会儿,黑暗再一次聚集,头脑带着它所有的梦想,带着它所有的欲望和所有的愚蠢回来了。

    云散了一个片刻,你已见到太阳,现在云又在那儿了,天色暗然,太阳已经消失,现在,甚至要相信太阳的存在也变得困难了,现在要相信你前面所经历的那一刻是真实的也变得困难了,它或许是一种幻想,头脑也许会说,它或许是一种想象。

这是如此难以令人置信,它看起来是如此不可能,它不可能在你身上发生。在头脑中,还有所有的这种愚蠢,有所有的这些乌云和黑暗,它竟发生在你身上:你看见了一会儿太阳,这看上去好像不可能,你一定是在想象它或许你是在梦中见到它。

静心与静心之间的过渡再次开始,再去坐那条船,再去用那条船。

 

想象能帮助你

    首先,你必须懂得想象(imagination)是什么,它目前备受谴责,当你一听到想象一词,你就会说这个是没用的,我们想要真实的东西,不是想象。但想象是一个事实,它是一种能力,它是一种你内在的潜力,你能想象,那就表明你的本性有能力想象,这种能力是一种事实。通过这个想象,你能摧毁或者你也能去创造你自己,这一切由你自己而定,想象是非常有力的,它是潜在的力量。那什么是想象呢?这是如此深地进入了一种心态,这种心态会变成事实。比如,你或许曾听说过在西藏所用的技巧,他们称之为热瑜珈。晚上很冷,大雪纷纷,而西藏的喇嘛赤身裸体站在旷野上,气温在零度以下,你会被冻死,你会被冻僵。但是喇嘛正练习着一种特殊的技巧——他正在想象他的身体是一团燃烧着的火,他在想象他正出着汗——热量之多以至于他全身都在出汗,而事实上他的确在开始出汗,尽管温度在零度以下,甚至连血液也会冻僵,而他开始出汗。发生了什么?这个汗是真实的,他身体真是热的——但这个事实是通过想象创造出来的。

    一旦你与你的想象变得和谐,身体就开始起作用了,你已经做了许多事,但你不知道这是你的想象在起作用。很多次你只是通过想象来制造病痛,你想象现在这个毛病就在这里,会传染,它到处都是,你已变得易受感染的,现在你有会病倒的种种可能——而那个病是真的。而它是通过想象被制造出来的。想象是一种力量,一种能量,而头脑通过它来转动,当头脑通过它来转动时,身体也随之跟从。

    这就是坦屈拉(tantra)的传统与西方催眠术的不同之处:催眠者认为,凭着想象你正在创造着某种东西;坦屈拉认为你凭着想象不在创造某种东西,你只是变得与某种已经存在的东西趋于和谐。

    无论你凭着想象创造什么,都不可能是永久的,如果它不是一种真实,那它就是虚假的、不真实的,而你正在制造一种幻觉。


本文来自:逍遥右脑记忆 http://www.jiyifa.com/qianneng/naobo/10839.html

相关阅读:静心的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