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速记漫谈

编辑: 路逍遥 关键词: 速听速记 来源: 逍遥右脑记忆

速记学是一门边缘学科,其基础是语言学。它与文字学、修辞学、音韵学、逻辑学、声学、生理学、心理学、教育学等关系密切,并相互作用,相互促进。在当代科学技术飞速发展,录音机、电子速记机相继问世后,手写速记仍有其存在的价值,就象有了电子计算机后,珠算仍有其实用价值一样。速记学作为一个科学门类,速记术作为一种提高书写工作效率的实用技术,在世界各先进国家得到广泛应用和传播。国际间还经常进行有关速记方面的学术交流和比赛。在应用拼音文字的发达国家里,速记尤其盛行。
速记学起源于古埃及、波斯,早在3000多年前,人类就开始研究和使用速记了。
古埃及人感到普通文字书写速度慢,不能适应语音的速率,于是,有人探索使用一种简便的符号来追踪语言的发音速率,这就是速记。
古埃及的早期速记类似象形文字,每一样东西、每一种事物或每一个概念,都用一个特别记号来表示。在埃及文明向东方传播以后,古代的波斯人、希伯莱人、腓尼基人相继创造了具有本民族语言特点的速记。
公元前十世纪,腓尼基人为了适应海外殖民和贸易发展的需要,也曾创造出一种速记。这种速记使用的字母符号大约有22个,刻在用粘土制成的一块块小牌上。
公元前350年,古希腊人也曾创造出一种速记方式,使用这种希腊语速记,其速度比使用当时通用的希腊文字要快一倍多。古希腊历史学家色诺芬就是用这种速记来记录他的老师、著名哲学家苏格拉底的回忆录的。
公元前63年,著名政治家西塞罗当选为罗马执政官,与反对派喀提林展开夺权角逐。喀提林企图发动政变,西塞罗采取紧急军事措施,逮捕在罗马境内的喀提林分子,由元老院进行审判。公元前63年12月5日在罗马国家的元老院会议上,第一次公开使用了速记。年轻的元老院议员用速记记录了大法官康顿反对谋判者喀提林的公开演说。这些年轻的元老院议员使用的速记是由一个名叫泰罗的人教的,为了对世界上第一位速记学作者表示纪念和尊敬,古罗马的速记学就被人称为“泰罗音符”。
“泰罗音符”在罗马传流甚广。古罗马军事统帅、执政官恺撒,罗马皇帝屋大维以及中世纪的查理大帝都曾学习并使用过这种速记。
“泰罗音符”在宫廷和教会中流传很久,在中世纪的欧洲大陆,它被罗马教廷用于宗教会议记录,僧侣传教讲道,但在社会上没有公开传播。
罗马帝国灭亡后,速记逐渐销声匿迹。直到公元1588年,“泰罗音符”才被英国考古学家普赖德博士发现,他细加研究,著成《符号学》一书,为后人研究和发展速记提供了可靠依据。
1602年,英国人约翰·威利斯著《速记的艺术》一书,创立草书式速记。他被称为英国的“现代速记之父”。在18、19世纪,英国的速记方式层出不穷。1837年,著名的英国速记学家皮特曼集几何方式之大成,创制点线式速记法。
英国的速记应用极为广泛,著名作家笛福、狄更斯、肖伯纳等,都曾用速记进行写作。
现代英国通行的速记方式仍是皮特曼的几何速记。1958年在一次国际速记比赛会上,中国的一位旅英华侨获得世界第一名。
德国的速记是从1796年毛森盖鲁输入英国的几何体系速记为开端的。
1834年,德国巴伐利亚政府秘书戈贝尔斯伯格在慕尼黑创立草书式德语速记。他的速记速记方式叫做“语言符号的艺术”。
德语速记是沿着综合方式发展的。1897年出现的斯托尔策—施赖式便是由斯托尔策和施赖的两种速记方式综合而成。1924年出现的德国“统一式”,则是综合戈贝尔斯伯格速记和斯托尔策—施赖速记而成的。
在联邦德国,速记学盛行,虽然它只有6,000万人口,但速记学校、速记团体以及它们办的刊物不下320多个,有大约3,000万人会速记。

从1840年至1852年,皮特曼速记创始人艾萨克·皮特曼的兄弟伯恩·皮特曼来美国传授和推广皮特曼速记。目前,流行美国的速记方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1883年葛锐格创立的流线体系的葛锐格式和1924年哥伦比亚大学讲师皮尔博恩的字母速记。
《葛锐格速记》是1888年以两本纸皮小册子的形式和以《轻线记音学》的名称发表的。1893年,这本书经过修订和较大改动,正式以《葛锐格速记》的名称再版印行。
直到1897年,作者才得以正式以书的形式出版这本著作。当时,它在全国4,600多个城镇的公立学校中被采用为教本,《葛锐格速记》现在几乎已成为美国公认的标准速记法了。这种速记方案的学习者曾多次获得美国或世界速记比赛的冠军。
美国每年有30万人左右走上秘书工作岗位,他们必须熟练运用英文打字和速记。此外,速记技术已成为许多种职业(如记者、法院书记员、秘书、翻译)谋求职业所必不可少的技能。据统计,美国2亿多人口中,大约有5,000万人会速记、用速记;专业速记工作者近120万人。美国设有速记记者协会,经常组织和举办速记比赛会,速记稿在司法机关可以作为法律依据存入档案,它和文字在法律上具有同样法律效力;国家机关也非常重视速记,白宫就有专门担任总统速记工作的人员。许多作家、专家、教授、学者、大企业家都有两三个秘书(或速记员),他们负责记录口述书稿、论文、回忆录、企业发展史等方面的速记和文字整理工作,准备会议发言提纲等等。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就曾当过专业速记员,他的许多讲话稿、回忆录、自传等,都是使用速记起草的。
日本的日语速记,最早由田锁纪纲(1854—1938)于1883年创立,是一种几何体系的音节速记。
田锁纪纲著有《日本旁听笔记法》(1883)、《大日本记者学书》(1909)、《早书学》(1912),并培养出大批速记工作者。1890年,从日本第一届帝国议会开始,应用速记作议会记录,速记的应用日广。
日本的速记十分发达,先后出现过80多种速记方式。目前通用的是6种几何体系速记,即田锁纪纲式、熊崎健一郎《最新速记术》式(1906)、中根式(1914)、早稻田大学的《早稻田速记法》(1939)、日本众议院速记法、日本参议院速记法等。
俄国速记开始于1858年,早期通用的是由英国传入的几何体系速记,如1858年的伊万宁式和1898年的芮沃托斯夫斯基式两种。
后来,俄语速记采用的草书速记体系是从德国传入的。
十月革命后,又有拉别金(1920)、法捷耶夫(1922)和索柯洛夫(1919)各式。目前,苏联通用的国家统一式俄语速记,是在索柯洛夫速记的基础上改编而成,并由苏联政府于1933年颁布施行的,当时,许多十年制的学校中七年以上的班级就设有速记课。
从1947年起,苏联在十年制的学校中正式开设速记课。到了六十年代,已经在全国各大城市设有速记教学研究机构。在莫斯科大学等校设有速记专业课程,在苏联的各级政府机关中也进行速记的教育。在六十年代,苏联领导研究改进统一速记方案的工作人是索柯洛夫和捷波兰德,他们都是莫斯科大学速记研究室的领导人。
列宁、斯大林的许多讲话都是由速记记录的。苏联《劳动报》上就曾刊登过列克斯·曼娜的文章,记述她当年用速记记录列宁演说的情况。苏联党和政府著名活动家加里宁曾经说过:“速记工作是党的最亲密的助手”。


本文来自:逍遥右脑记忆 http://www.jiyifa.com/younao/suting/18221.html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