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速记发展历史

编辑: 路逍遥 关键词: 速听速记 来源: 逍遥右脑记忆

国外的速记最早产生于古代埃及,不过那是原始的,用一个符号来代替一样东西或一个概念。公元前83年,罗马有一个名叫“泰罗”的奴隶,创造了一种简便的符号来记录人们的语言。
 罗马帝国的奴隶马尔卡斯·大利乌斯·泰罗(公元前103年生于拉丁姆 Latium 的阿尔皮努姆),他是西色罗的秘书。由于发明了快速记录语言的符号, 很快被释放为自由人。“泰罗符号”是一种草书式的拉丁语速记,符号是由拉丁字母分割而成的,拉丁语正是这个时期罗马帝国的交际语既现代罗曼语的基础。公元前63年12月5日,泰罗的学生记录了大法官康顿指控和判决卡兰提阴谋叛变的言辞,所以,当今世界各国都把这个日子作为速记的纪元年。
 “泰罗符号”问世后,速记主要是在国家的高级政府的首脑中采用,后来又被宗教界所垄断。在欧洲封建社会里,普通的劳动人民完全被剥夺了受教育的权利,他们的智慧和创造力受到严重的束缚,速记曾一度被视为妖术,当时的“泰罗符号”很快就在动乱中湮没了。直到400多年前(1588年), 英国的考古学家提摩塞·普勒德到古罗马考古,发现了“泰罗符号”进行研究后,整理创制了《符号学》一书,从此,速记得以复活。由于普勒德的《符号学》一书献给了当时的英国女王伊丽沙白一世,他的著作被授予出版十五年的专利权,不允许其它的速记著作出版与发行。在普勒德的专利期满前,英国的约翰·威理斯设计了几何式速记体系,并著成、不署名出版了他的第一本《速记的艺术》一书,这是草书式速记,符号来源于草写体的英文字母,他设计了一个完整的“速记字母表”,用附加区别符号表示不同的元音,把区别符号写在按音阶依次下降的范围。由于威理斯“速记字母表”给予后世的速记发展奠定了基础和他对速记的贡献,被称为英国的“现代速记之父”。
 受威理斯速记方式的影响,托玛斯·谢尔顿创制了《缩写文字》。从此,英国的速记历经无数人的改进、传授与应用,很快在其它国家传播开来。继英国之后,瑞典于1643年并成为第一个把速记用于国会的国家,法国于1651年、德国于1796年、美国于1840年、俄国于1858年、日本于1882年、中国于1896年先后引进并创制了自己本国的速记方式。
速记体系可以改造适用于各种语言的这个想法是可行的,虽然有些人认为,速记法最好是只用在它发明于那种语言的国家,可是拉丁字母的普遍写法终于逐渐为多数国家所采用,那么速记符号也不例外。
 从十七世纪以后,许多国家都进行了大量的速记研究工作,研制了多种方案的速记。
德国的巴伐利亚政府秘书弗兰兹·戈贝尔斯伯格于慕尼黑1789年出生,他对几何式速记做了改进,于1834年首创德国的草书派斜体速记,其符号是从草体德文字母中分解出来的,把它发展成为一种简单的草书式速记,由于他对速记研究取得丰硕的成果,被人描写为“速记方式的最大发明家”,他把他的方式叫做《语言符号的艺术》。他的草书速记流行于日尔曼、奥地利、匈牙利各地,是近代斜体速记之祖。现在德国的统一式速记,就是综合了戈贝尔斯伯格的速记和斯托尔兹式的速记所形成的

1813年,伊萨克·皮特曼出生于英格兰的特诺布吕吉,在大多数教会学校改为国立之前,他是一个教会学校的教师。他不象戈贝尔斯伯格那样,他的主要兴趣不是速记,而是拼法改革,大约在他逝世的前三年,由于他对速记的贡献,被维多利亚女王授予爵士位。皮特曼学过泰勒速记,对他的方式有相当的影响,他称自己的速记方式为“Stenographic Shorthand”(健全速记)。皮特曼的速记方式,是以一个圆圈为基础,把一个圆圈划分为若干个部分,它不象英文、德文那样向右倾斜,而是写成直立起来的几何式速记,是轻线式的即正圆几何体,为了区分一对较轻读音中的某个重读辅音,他还采用加粗某些笔画符号。他的方法,象戈贝尔斯伯格一样,被用了一个多世纪,而且经过改动,还应用于非洲、阿拉伯、美州、荷兰、法国、爱尔兰、德国、印度、意大利、日本、波兰、 西班牙等语言。 皮特曼的弟弟彼恩·皮特曼于1840年远渡重洋到美国,在美国推广速记20余年,为美国的速记发展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约翰·葛锐格于1867年出生在爱尔兰的洛克律,最初他在格拉斯哥的一个律师事务所做速记员,得到他哥哥的帮助,于1888年出版了一本《轻线记音学》的速记教科书。由于当时的英国正在热衷皮特曼的正圆体几何速记,加之刚刚创制的速记体系尚有不完善之处,所以在英国受到排斥。经过几年的努力,葛锐格改进了自己的速记方案,于1893年在美国波士顿出版了《葛锐格速记》,经过几届世界性的速记比赛,葛锐格的速记选手多次获得世界冠军,以创造世界记录的事实证明了葛式速记的优越性,从此,轰动了美国也震动了世界。
 《葛锐格速记》属于椭圆几何体速记,速记符号是由两个椭圆形几何体和斜米字形体中切割和分解出来的,用不同长短的曲、直线段和大、小圈、大、小钩,分别代表不同的“音韵”。在写法上,他取消了粗细线条的混合,一律采用轻型线条象普通文字一样由左向右写出。1921年在美国的速记比赛中,葛锐格的速记选手一举击败了三名前世界冠军夺得第一名,并创造了两项世界记录,即每分钟朗读215个字、200字、280字,准确率分别达到98.32%、98.8%、96.8%;在1923年国际速记冠军赛上,葛锐格速记选手又夺得冠亚军和第三名,冠军斯维姆在每分钟200、240、280 字的朗读速度下,分别达到准确率99.78%、98.49%和99.36%。在1924 年的世界冠军赛上,斯维姆再次夺魁。在1923年和1924年世界冠军赛上两次夺得第三名的马丁·都普儒终于在1924年12月于纽约州的速记比赛中获得冠军,捧走博托姆杯,他在以每分钟200、240、280字的共5分钟的听写中一共出现了12个错误,平均准确率为99.5%,以后又在多次比赛中获得冠军,这些成绩证明了葛锐格速记具有很强的生命力和竞争力,也由于上述的战绩,使葛锐格速记在世界的速记中获得先进水平。
 目前,国际上的速记有“正圆几何体速记”、“椭圆几何体速记”和“草书派斜体速记”三大速记体系流传于世界各国。
 现在,世界各国都有自己国家语言的速记,尤其是工业发达的国家,为速记的发展提供了肥沃的土壤,使这门实用的科学技术得到很大的发展。世界各国的工业革命,使速记从记录诗歌、演讲、传经布道、法庭审讯迅速进入了社会的生产领域,成为工商企事业办公室、记者、编辑、秘书、学生等提高工作、学习效率的最得力的书写工具。速记的发展要依赖于现代化大生产的社会市场,依赖国家的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效率,这是世界各国速记得以发展所证实了的一个真理。
 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为了纪念世界速记的诞生,成立了国际速记学术团体“国际速记与打字联合会”(简称“国际速联”),其宗旨是联合世界各国的速记和打字界的专家、学者、工作者进行速记与打字专业的学术研究、交流和推广工作,并建立会员国之间的联系,促进国与国之间的速记学术和技术的交流、开发和研制,组织多种语言的速记与打字国际性的比赛等等。


本文来自:逍遥右脑记忆 http://www.jiyifa.com/younao/suting/18222.html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