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案:无法控制的暴饮暴食

编辑: 路逍遥 关键词: 催眠原理 来源: 逍遥右脑记忆

 

 

重生 卫莹的来信

        段老师您好,

        在与你相识以前的我长短常灰暗的,怎么说呢~~先前的我活得异常疼痛,每天都认为生涯布满着单调乏味,一直无法真正地从内心深处发自喜悦,常有内心空虚的感觉。

        为了满意此充实感不禁用最笨的方法来弥补:藉由食品来纾解,每想到却演化成暴饮 暴食的结果。在此种模式下长将自己的胃涨到不行,肚皮也被撑得像妊妇个别.....

        长期的暴饮暴食下造成的结果就是变胖,在短短的多少个礼拜内就胖了10公斤, 这样使我更加的觉得极度的不安,可是我却无法让自己结束这种模式,“九型性格”的价值,老是一而再再而三的狂塞猛吃 。

        男友与小妹看到我这样都很疼爱我,也都一直在抚慰我,后来我做作而然就会找男友或小妹诉苦...之后便常依附着他们,粘着他们.....

        最后匆匆地便按期性的就会歇斯底里起来,进行涉案者催眠侦讯,性格越变越火暴,总而言之是<番> 到不行,十分的率性,男友与小妹也被我闹到快疯掉,可是我依然无法把持自己的暴饮暴食。

        也曾去病院找精力科诊断自己是否得了愁闷症,成果不是而是躁郁症,医生开了药我不敢吃怕上瘾,暴食的情况一直连续着,找张老师征询的结果仍无奈改良,这样的情形始终持续有一年半.....

        自己也曾想过应用催眠的方式让自己忘却过往种种的不高兴.因为会怕所以不敢去做...然而我的情况一直恶化下去,最后演变成白天假装自己伪装自己是正常的 是快乐的,回到家之后便情不自禁的放声大哭...

        约两月前自己便无意中在网络上发现有关催眠的材料,也看了很多,这让我的心中有了莫名激动,于是我决议去尝尝看,最后便决定是欧兰朵.因为老师是女生,我若自己一人也可以前往,于是便开始了我的疗程......

        刚开始时对催眠仍抱持着试探的心态,由于从电视上所谓的催眠都是让当事人昏睡从前,在醒来时对催眠后所产生的事一律没印象....

        当接收初诊后才发现催眠并不是电视上所看到的昏睡,九型人格之五号理智型人的管理风格,思维模式,而是利用全身放松的状况下,进入我的潜意识里,让我寻找问题的症结所在,也让我真正的去面对,正视问题的症结,并在段老师的引领下去解开那个结 。

        当进入潜意识时,所有的陈年旧事画面犹如片子普通一幕幕快数闪过,然而再去从新面对一直抉择回避的问题时是无比苦楚,难过的....眼泪无法自拔的流了一次又一次.....

        透过潜意识我看到了胆小怯懦,孤破无援,缺少勇气与自负的自己时,那种感到犹如豁然开朗般的清楚发明关键所在,当初的我真恰是水落石出了,本来我并不是孤立无援的,我还有本人ㄚ。

        我的胆小怯懦是因为怕去伤害到别人,缺乏勇气是因为我顾虑太多,然而缺乏自信则是因为不够肯定自己,这些或者更多都是我一直去刻意遗忘的问题,没想到却一直无法释怀,被自己放置心灵的最深处,然而经过段老师您的引领下一一地解开我心中久长以来不去冲破的心结.....

        现在的我已经是面目一新且像是重新出生正常,心中不再是繁重的了,充满着色彩斑斓在心灵深处,之前假象的顽强,自信与英勇现在都已经是如斯的实在....

        我已经不用像只长满刺的小刺猬来保卫及维护自己了....因为我晓得也不必无时无刻在心中筑起一道又一道的高墙来诈骗自己.....同时也不须要逢迎别人而冤屈了自己,并且可以清明白楚地感触到发自心坎深处的快乐,也明明确白的了解自己并非是孤单的,因为自己也是自己的最知心的朋友.......

        现在的我真的很不一样啰~~~那种感觉像是重生了!!!

        我已经不会再让自己不快乐而暴饮暴食啦,不会再因为别人的言行举止而感到受伤难过,不必在意别人主意的情况下也能够清晰地表白出属于自己的声音,而不必胆大妄为的活着 。

        我好想大声地告诉所有人我已经不会郁郁寡欢了,现在的我是重生的惠玲了,我已经从阴霾中走出来了,先前流过的眼泪对我来说像是大雨,逐一冲洗掉过往的污垢,受过的委屈,损害都让我更加的刚强,心中由由然的指数是百分百.....

        然而这所有都得感激段老师您的帮忙,因为有您我才干真正从阴郁中走出来,因为有您我能力取得重生,也因为有您我才有机遇认清许多事并懂得事件的本相,此刻我心中正充斥着能量能够持续走下去,真的很感谢您,段老师~~~~

        可能与您相识真的是太好了,也谢谢你保持为我做第2个疗程,对这近2个月来的会诊我会很爱护也会谨记在心中的,真的很谢谢您....

        重生的卫莹

        段老师的话:

        我对卫莹的第一印象是那通电话预约的留言,她的声音流露着极为不安的情感,好像如她自己所说,她连留话都很不自由。

        初诊时,她才启齿,眼泪便噗簌而下,无法自我节制的暴饮暴食让她自己感到失控得恐怖.当天我给她的功课就是 回去每天练我教的放松。

        第二次见到她时,固然看似什么都还没处置,但她说奇异,心境已经比拟安稳了,一问之下,果然,她很当真照我的话天天训练放松,有些个案很轻忽这件看似简 单的作业,但真的,它能让咱们的心绪像一杯水得以沉寂平稳下来。

        之后在周期中,我陆续为她处理了童年时候与阿妈相处的教训,翻开了最要害的心结,她当然也奉献了良多眼泪,可是那时的眼泪是心灵伤口的自然最佳洗涤剂。

        在这些潜意识摸索的过程中,我们恍然发现她从小便累积并不断反复的一种人际方式——压制自己,强迫自己做自己不愿的事,只为换取他人的爱好或肯定。

        长期无法做自己的卫莹像个外强内干的空心人,只能不断对他人筑起心墙,最后甚至"不自发地"变本加厉, 以不断地吃,随时随地地涨饱,来让身旁关怀她饮食的人不要再来"逼迫"她进食, 因为她的心灵已负荷不了任何强制了,最后,失 控的饮食,终于逼着她必需面对这个主要的性命课题——肯定自我,信任自我。

        进程中,她终于清楚,她所有的问题本源是自己对自己不信念,甚至一直外求别人确定,当这个来源的线结打开后,当她过往的心灵创痛疗愈后,在的卫莹已能畸形饮食,而且她告知我现在的她已开端能天然快活地与家人共事友人相处。


本文来自:逍遥右脑记忆 http://www.jiyifa.com/cuimian/27118.html

相关阅读:现实中的催眠术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