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进记忆的策略

编辑: 路逍遥 关键词: 增强记忆力 来源: 逍遥右脑记忆

了解记忆的类型、分析记忆信息加工的模式和阶段、探究遗忘的原因,目的都在于使教师掌握有效的教学策略,以帮助学生提高领会和保持信息的能力。

人们知道,通过药物有可能增进人类的记忆,例如,研究表明,乙酰胆碱(Ach)对许多脑神经元突触起化学递质的作用,通过用Ach作为递质,提高神经元的活动,可以增进记忆。研究还表明,注射毒扁豆碱,能提高神经元突触处的Ach的效用,从而增进人的学习和记忆。现在还不清楚毒扁豆碱是否只影响记忆,是否还会影响高级心理功能?这种影响是短暂的,还是持久的?因而,心理学家和教育学家们很少有人把增进学生记忆的期望寄托在“记忆药丸”或“记忆注射”上,而是提出各种各样有助于学生记忆的教学策略。这些策略,有的相当简单,有的则比较复杂,这里列举几种教师常用的策略。

1.复述

前面已经提及,复述在学生保持信息的过程中起重要作用。但是,使用复述这一策略时,其复杂性和精致性在程度上的差别是很大的。而且,学生在何时复述、复述什么以及怎样复述等方面,有很大的个别差异。再者,学生年龄上的差异,也会反映在他们所使用的复述策略上。

研究表明,小学三年级学生在复述时,一般只是根据原文逐字逐句地背诵,很少把它与其他有关内容联系起来;而六年级学生复述时就比较主动,他们会把各方面的内容联系在一起,但这种情况并非一成不变的。教育心理学家发现,教师完全可以教会小学二年级学生掌握把各方面内容联系起来复述的策略,而且,他们一旦学会这种策略后,在以后类似的学习情境里,仍然会使用这种方法。

2.视觉映象

自古希腊以来,视觉映象就已被看作是一种强有力的记忆辅助手段。许多心理学实验结果也表明,学生在记忆各种文学作品时,若能对作品中所描述的事件形成视觉映象的话,会有助于记忆。但是,要小学一、二年级学生在边阅读时边形成心理映象,似乎没有什么益处。而如果对小学三、四年级学生提出这一要求,学生显然能够从形成视觉映象中有所得益。如果不是要求学生边阅读边形成视觉映象,而是在阅读一段文章之后,想象这段内容的各种情景,则能取得更好的教学效果。

心理学家们还发现,如果在教科书上配有适当的视觉图象,学生回忆这些图象的说明性文字的数量就会大大增加。西方心理学家在研究记忆术时常使用的两种技术——限定词和关键词也都涉及视觉映象的问题。

限定词技术是让学生学习一张押韵的限定词表(表1),使一些单词与数字配对。然后,要学生学习一张新的单词表,学生要把限定词作为“衣钩”,去“挂住”新学的单词(表1)。例如,新的单词表上的第一个单词是cigar(雪茄烟),学生就要想起第一个限定词,并形成这两个物体的相互作用的生动情景的心理映象。以此类推,每个新单词按同样的程序作想象上的配对。这样,学生回忆新学的单词就比较容易了。只要回想起他们早已熟知的限定词。形成心理映象,通常就能说明出该新单词。表1 限定词表

One is a bun                              Six is stick

(1是个小面包)                      (6是棍棒)

Two is a shoe                            Seven is heaven

(2是只鞋)                          (7是天堂)

Three is a tree                            Eightisa gate

(3是棵树)                          (8是大门)

Four is a door                            Nine is a line

(4是扇门)                          (9是条线)

Five is a hive                              Tenis ahen

(5是个蜂房)                        (10是只母鸡)

关键词技术也是以视觉映象为特征的。阿特金森开发的这种技术,旨在帮助学生记忆外语词汇。这种技术是把外语单词的读音与英语的读音联想起来,然后构成一种把关键词与英语译文联系起来的心理映象。例如,俄语中的zdanie是英语中的building(建筑物);zdanie的读音有点类似英语中的 dawn(拂晓)的发音。教师要求学生在zdanie与dawn之间形成听觉上的连结,然后形成把zdanie与dawn联结在一起的心理映象,例如:一幢有很多窗户的大建筑物在拂晓中呈粉红颜色。由此可见,dawn在这里成了关键词。

表2 学习新单词表时前四个限定词的形象及其运用

 

阿特金森发现,当他给学生关键词,并要学生自己形成心理映象时,学习的结果最好。在使用这种方法时,使用心理映象是至关重要的,如果只是用一个句子把两个词连结起来,则达不到这种效果。阿特金森的实验对象是大学生。普雷斯利(Pressley,1977)利用这种技术,对小学二年级和五年级学生学习西班牙语单词进行了实验。结果发现,关键词对二年级学生记忆外文单词有一点帮助,但提高的幅度不大,而对五年级学生特别有效。近些年来,不少心理学家还把关键词技术用于其他方面的学习,发现这种技术的其他一些用途。例如,关键词再加上图片,对学习抽象概念方面的内容,效果甚佳。

3.组织

组织是学习和记忆新信息的重要手段,它涉及到把学习材料分成一些小的单元,并把这些单元置于适当的类别之内,这样,每项信息都同其他信息联系在一起。据认为,记忆能力的增进,是组织的结果,因为学生可以用各类别的标题作为提取信息的线索,从而减少回忆时的记忆负荷。

一些心理学实验表明,小学四年级以下的学生一般还不能自发地对信息加以分类,然而,通过教学可以教会他们这种分类的技能,从而提高他们的记忆能力。这种教学包括向学生说明如何把课文分成一些有意义的段落;如何把各种观念组合在一起;如何为每一段落列出小标题等。事实上,教师在教学实践中也常常采用这种方式。

可见,组织是教学效果的一个重要的变量。教学内容排列组织的方式,对学生将会学习和记忆些什么产生重大影响。而且,怎样使教学内容组织更有意义,成了心理学家和教育学家们探究的课题。

事实上,早在30年前,人们就发现,记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记忆内容的数量。因此,如果把信息组织成块,或者说,把信息组合成一个有意义的类别,就能使信息保持得更长久些。

一些心理学家相信,如果学生从事有意义的活动,他们会保持这些活动的主要特征,无论教师是否要他们回想。实际上,学生在校学习的绝大多数内容,都可以通过让学生在某种认知结构内来吸收新知识,使其有意义,从而加深学生对其的领会,增强记忆。

4.做笔记

我国有句俗话:“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做笔记实际上是把复述和组织的许多功能都结合在一起了。一些实验结果表明。回想当时做过笔记的内容的概率,是不做笔记的7倍。对一些大学生的研究也发现,学生在听讲时自己做笔记,在3周后的回忆测验中,与听讲时不做笔记或事后看过别人笔记的学生相比较,成绩明显要好得多。

据心理学家分析,听讲时做笔记,信息加工过程与只听讲不做笔记是不一样的。前者的信息流程是从耳→脑→手→纸。这种信息的处部贮存为回忆提供了很有价值的手段。这对记忆来说,比做笔记本身更有意义。
 


本文来自:逍遥右脑记忆 http://www.jiyifa.com/jiyili/3415.html

相关阅读:女人如何增强记忆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