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对治疗抑郁症的一点点个人感悟

编辑: 路逍遥 关键词: 潜能开发 来源: 逍遥右脑记忆
对治疗抑郁症的一点点个人感悟


记得最早听到抑郁症还是在上大学,当时只是感觉到抑郁还能算病,顶多心里郁闷,喝个酒,谈个恋爱不就搞定了。但现在我再听到这三个字,无疑于小雷轰顶,抑郁症实在值得让人谈其色变。抑郁症现在已经被列入医保的范围,很可怕的。

抑郁症的表现我就不用废话了,书上多的是。我只是想说一些我的来访者的实际感受。她们都是这样形容抑郁症的。

“抑郁症就是癌症,癌症最后还能解脱,抑郁症我永远都摆脱不了.”
“我这样怎么办?我还年轻,下半辈子让我怎么活?”
“我得这个病就好像是一夜之间的,早上起来整个人就完了.”
“我感觉就好像被什么东西附了体,完全不是自己了,完全换成了另一个人“


如果你不了解抑郁症,你会感觉这些话没有什么特别的,但如果你在接待了十几个抑郁症患者后,你就会明白这些文字后面的痛苦和心酸。唉。


我不是想讨论怎么治疗抑郁症,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方法,我的方法不一定会适合别人,所以我不想把自己的意图强加给人,我想说的是在治疗过程中,我对抑郁症患者表现的一点体会。

感悟一:一定要设身处地的去为抑郁症患者着想,真的去了解她的痛苦,她所受的压力,使来访者真的感觉到你是在用心的听她的陈述,在关心她。我认为这一点非常重要。尤其对抑郁症患者这种支持性治疗是必要的。偶治愈的几位同志现在都成为了偶的朋友,会偶尔给俺发个短信,打个电话。曾经有位小姑娘在最后一次治疗时给偶带了瓶粒粒橙饮料,让偶好是感动了一阵。



感悟二: 大部份的抑郁症患者都是半个心理专家,偶曾经有一位来访者将书城,二楼精神疾病区域的一本类似辞海般大小的《抑郁症》一书,研究了个透。在我初次接待时,他对抑郁症的了解,对精神分析的了解,对自己的透彻分析,让我自叹不如。所以在改变她们时我们咨询的任务是非常艰巨的,好在偶是作催眠的,还不至于太过被动。



感悟三: 抑郁症患者的求医,配合欲望很强烈,但同时也非常固执。到偶这来的,基本都吃过药、打过针、做过咨询,甚至还有看过神婆的。如果你没办法让她马上感觉到你的价值和作用,他们绝对不会再给你第二次机会。这一点让偶刚开业时候非常头疼。但如果你能够让她感觉到“奇迹”,她会一直相信和配合治疗到底,绝不含糊,风雨无阻。就像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



感悟四:抑郁症不分年龄,偶接的最小的妹妹16岁,最大的叔叔56岁,所以对于不同年龄段的治疗手段和技巧,差别非常大,所以不能指望在治疗抑郁症时只用一种模式,那肯定会失败。



感悟五:许多抑郁症同志们有一个最大的共性,就是不愿意改变。愿意生活在自己的圈子里,他们宁愿生活在这个痛苦的内心世界里,饱受煎熬甚至发展到了一种自虐的倾向。所以他们会乐此不疲的给你描述他们以前的悲惨经历和现在的痛苦生活,但如果你接一句,未来呢?多数同志会愣半天。如果再接着问,你想采取什么措施去改善现状,更多的人只是木然的看着你。然后告诉你, “我现在没有兴趣和体力去想以后,你先把我的病治好了,我再考虑将来”。


抑郁症”这三个字会在许多抑郁症患者的头上飞舞不停,类似强迫症。除了睡觉以后,他们会牢记自己有病。这点让偶现在也很头疼。

当然造成他们这么固着现状的原因非常多,但打破他们的条条框框,确是我们的主要工作,这比改善他们的症状从某种意义上说更难。



感悟六:这是个比较实际的感悟,绝大多数抑郁症患者都不会在费用上考虑太多,对他们而言“只要你能治好我,多少钱都行”。所以偶开业至今,还没有来访者在电话或面谈中和我去谈论价格问题。当然这不意味着你就可以趁火打劫,我收取的费用,只是认为我的工作+费用值这个钱。况且我还坚持着我的收费原则,“有效收费,无效致歉”



上面是我对抑郁症的一点点了解,希望对同行咨询时有一点点借鉴作用,


最后我也想很功利的告诉抑郁症的患者们,除了医院,你们也可以稍微考虑一下我们这些做心理咨询的。或许我们的方法会对你们有所帮助。



本文来自:逍遥右脑记忆 http://www.jiyifa.com/qianneng/kaifa/103722.html

相关阅读:五种生活习惯提升大脑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