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电影《无间道》中催眠情节的一些联想

编辑: 路逍遥 关键词: 催眠原理 来源: 逍遥右脑记忆
香港电影《无间道》中催眠情节的一些联想


在聊完了《双雄》后,我们再聊聊《无间道》中的催眠情节,相对于《双雄》的催眠情节,《无间道》中的催眠情节更加合理化,也更加实际化。如果说《双雄》的催眠情节是贵族话,那《无间道》中的催眠情节就是平民了。


片段一:

《无间道》二中,曾经有一幕让大家很熟悉,梁朝伟从催眠椅上醒过来,走到桌边,看到陈慧琳扮演的催眠师在玩游戏《纸牌》。

联想A:很多人都从此以为,催眠就是睡眠了。这是个误解。
我们在实际操作当中,也会让来访者睡着。一个是从催眠状态转为正常睡眠,这种非常规导入的睡眠与实际的睡眠是有巨大区别的,催眠睡眠的作用在作可以更多的补充来访者的心理能量。另一个,受术者在催眠结束后,自然睡着,然后自然醒来,这也是催眠术唤醒方式中的一种。

联想B:催眠师玩游戏。
这倒是真事。实际上,我们在每次催眠当中,需要播放音乐导演情景剧,或催眠诱导当中的暂停时,都需要来访者自己呆着。那段时间的精力做不了别的,(因为是和受术者同步)所以玩玩游戏是很正常的。也不要感觉催眠师没有职业素养,在偷懒。


片段二:

《无间道》三中,曾让有一幕非常搞笑,陈慧琳要为梁朝伟进行初次催眠,结果由于梁朝伟的不配合,几乎让陈慧琳气得吐血。

联想A:替陈慧琳伸伸冤,
这种被气得吐血的感觉,在我的催眠初期也经常有。这是每个催眠师的必经过程。就算是再配合的来访者在初次催眠时,也会有抵抗,这种抵抗与心理咨询是不同的,他是一种潜意识直接表现出来的阻抗。比如,身体不舒服,想和你说话,想笑,想睁眼,变换姿势等等。每个人都有。但一定要记住,不能让来访者自己设立安全限,不然你的催眠没有什么价值。
我女朋友就说我:“做了这行有涵养了”唉。说实话,偶现在的脾气很大部份都是被这种阻抗操练出来了。也算是好事。汗。。。。
....

联想B: 经常有人说:“来,把我催了。"实际上,如果当事人真的不想被催眠,又知道了你的催眠目的,那基本上是没有可能将其催眠的。所以我经常对这些同志说,“白玩我,我不是神”。晕。。。。。。。。。。。

片段三:
《无间道》三中,曾有一幕让大家见识了催眠的功效。在警局卧底的刘德华接受了催眠,在催眠中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我不要再被韩琛控制,我不要。。”。然后马上清醒了过来,直直的看着催眠师。

联想A:确实在催眠当中,当事人不会说谎。而且在催眠状态当中,来访者的状况与清醒时差别很大。偶的来访者有些在清醒时,经常会说得痛哭不止。但在催眠当中,回忆同一件事会完全没有任何情绪反应。而且在催眠当中,在开始进行一项诉说或回忆时,经常会有许多意想不到的信息透露出。
偶曾经的一位来访者,在催眠状态当中评论其父母时,一开始从敬爱,直到最后说出一句“我恨他们”。这种反差非常的巨大。


联想B:在催眠当中,如果违背了当事人的意愿和道德标准时,他很容易就会清醒过来。就算是在深度催眠当中。所以《无间道》中这个情节是非常真实的。


片段四;:

《无间道》二中,有一幕让我们感觉不是太好。那就是梁朝伟在最后走投无路时,找到催眠师寻求帮助。

联想A:作为催眠师,也有非常严格的职业要求。也是不可以与当事人建立治疗以外的关系 。像电影中这样爱上了当事人的情景,恐怕现实当中是绝对不会允许的。



最后说点感触,《无间道》中,香港的催眠术的应用是非常规范的。犯人会被律政署指定催眠师进行心理干预。这绝对比劳改要彻底点。不知道什么时候中国也能这样。另外,电影中,催眠室的布置相当得不错,直到现在都馋得偶流口水。呵呵。


最后借用电影中的一句经典对白结束偶的这个贴子


“我是催眠师”


“谁知道?”


以上只是一点点个人观点,没有什么参考价值。阅者瞅瞅,顺便帮顶一下。就不枉费我打这半天字了。



本文来自:逍遥右脑记忆 http://www.jiyifa.com/cuimian/80789.html

相关阅读:有关催眠常见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