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强记忆力的良方

编辑: 路逍遥 关键词: 增强记忆力 来源: 逍遥右脑记忆

为什么我们有记忆或者会忘却?记忆力与智商相关吗?似曾相识的感觉是真是假?怎样提高学习效率?是否存在能够增强大脑功能的“体操”?是否存在聪明基因?基因工程能帮助我们提高记忆力吗?意大利著名生理心理学家阿尔贝托·奥里维利奥将回答这些有趣的问题,他还将解释记忆、智力和激情之间存在的关系。

“似曾相识”:

也就是那种似乎到过一个地方或经历过某种事情的感觉,但事实上这些都是新的。为什么会产生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一般说来,这种感觉同回忆一场梦境相似,而且有点令人担心。对某些人来说,似曾相识可能是对过去生活的一种回忆。事实上,这种现象取决于更多事物线索的重叠。在现实中,某种特定的情势或者景致会引起我们对过去经历过的一些事情的回忆。但是回忆不会以完整的面貌出现,而是通过小的局部情景,这就使我们难以正确地识别它,从而出现了似曾相识的感觉。这就好像我们第一次来到一个光线昏暗的广场,那里有树,有露天放置的小桌子,还有路灯,它同我们过去见过的其他的昏暗光线,其他的广场和小桌子有共同之处,于是回忆被部分地激活了。这就使我们对一个地方和一种情景产生了似曾相识的感觉。图为意大利生理心理学家阿尔贝特·奥里维利奥,在他的解答中,我们将对记忆的迷宫有所了解。

我们最熟悉不过的情景是:学生为紧张所造成的记忆缺失而苦恼,家长看着孩子整天伏案读书而焦虑,老师在为学生寻求理想的学习方法而煞费苦心。即使是成年人也希望能更好地保持自己的记忆力。下面我们将为读者讲述有关记忆的机理以及如何增强记忆力等问题。

记忆的类型、限度和机理

●有多少种类型的记忆?

记忆的类型有两种,即短期记忆和长期记忆。前者也称为工作记忆,这很像对待采购单,一旦采购完就忘记了。这种记忆能记6~7种信息成分,信息可以是各种各样的,从需要装箱的衣物到某位熟人电话号码的单个数字。我们可以设想这样一种情况,某人把他的电话号码7380610给了我们,我们只能够在短时间内“记住它”。但是如果将这个电话号码分组,使之变成更少一点的组成,如73-80-61-0,或738-061-0,那么我们的记忆能力就会改善。超过8个成分,多数人的短期记忆就减退了,除非多次重复告知这个电话号码。重复之后,电话号码就过渡到长期记忆库中去了。我们生活中所经历的某一事件的情节,见到的某位名人的样子和学习到的一些概念都是交由长期记忆库去保存。

●人脑具有记忆力的生化过程是怎样的?

神经元是一种能被激动起来的细胞。一种经历或经验带来的刺激,可以引起它的电负荷的轻微变化,并且以电波的形式从神经元体向其周围支线即“轴突”运动,从而刺激下一个神经元。神经元是通过电波来传递信息。当神经元的电波到达周围神经元的轴突时,电波与轴突的相遇就产生出一种化学分子——神经递质。它们在突触处(神经元之间的结合点)对下面的神经元发挥效用,给它们以电刺激。由于神经元的这些特性,这就能够理解,一种经历或经验为什么能够在神经的经纬线上留下痕迹。从短期记忆过渡到长期记忆,即巩固已得到的信息,要求形成新的神经突触,或者使已有的突触稳定下来,不然它们就会被消除掉。在研究单个的神经细胞时发现,电流的轻微刺激能使神经线路上突触的活动期延长。这种活动期的延长或者电波活动的增强(即所谓的“长期增强”)表明,任何经历或经验都能改变一个神经线路上的突触的功能,而这种改变正是任何以短期记忆形式记录经历或经验所必不可少的条件。当然,突触电波活动的增强能够使这种变化成为长期的现象:在电波现象之后紧跟着的就是生化现象,即激活能合成蛋白质的酶。在由这些酶催化合成的蛋白质中就有微管蛋白,这些蛋白质可以构成神经突触的骨架,这样就使经历或经验被牢固地编纂在长期记忆之中。

●在记忆力方面,男女之间存在差异吗?

不存在差异。记忆力的强弱因人而异,它同注意力有关,但同性别毫不相干。

●大脑是以什么标准“选择‘记忆或忘却某一事件的?’”

既非选择,也非偶然。如果具有相关因素,记忆力就强。比如,具有物理知识的人,就会很容易记住相对论的公式(E=mc2)。

●智力同记忆力有联系吗?

不一定有联系,它们之间甚至还可能有一种“离解作用”。低智商的知识型白痴就是例证。他们能够记住没有逻辑联系的一些事物的很长很长的名单,比如一连串偶然所得的数字或者某个城市的街道名录。不过,在生活中,这种惊人的记忆力还无法利用,他们好像还被囚禁在记忆的牢笼里,不能重新处理记忆,从而跳出死记硬背数据的圈子。

●为什么记忆不同于学习,它们之间的区别在哪里?

学习存在三个不同的层次。第一层次是初级学习,即死记硬背的学习。这种纯粹和简单的记忆常常效率不高,还不能构成一种真正意义上的学习形态,这不仅是因为学习者不明白其意义的那些事情的概念很快就会被忘记,而且还因为这种学习没有同以前的经历联系起来,不能把材料确定在一定的范围内并且有意义地组织它。这就如同能背诵毕达哥拉斯定理(即勾股定理),并不等于会用它去解决某个问题。

第二层次是理解的学习,即能达到理解原理或原则的程度的学习。这些原理或原则有利于分析另外的一些事物或概念,有利于去解决未来的问题。比如,一些种类的动、植物在某种特殊环境中可能会灭绝,而另外一些种类的动、植物却能生存下来,这是因为它们能够理解所谓环境“生物指示器”的整体意义。因此,海鸥飞到城区来并不仅仅是一种涉及动物分布的孤立现象,它是环境污染的征兆(海鸥应该是在海上寻觅船舶废弃物为食),也可能意味着另一些种类的鸟类可能开始消失,因为这些鸟类的食物将被越来越多的海鸥所捕食。

第三个层次是思考的学习。在理解层次上的学习仍然是一种消极被动的学习,也就是说教授者告知原理或原则,学习者在此基础上去组织学习。而在思考层次上的学习就不同了,学习者需要以自己的推论和直觉积极地参与和对待从他的经历或经验中产生的问题。这种学习的好处是,学习者不会被限制在一个特定的范围内:谁习惯于思考,谁就能学会利用一些推论的矛盾点去应对反面的立场和态度,就会拥有更多真正有益的直觉,并在学习范围之外也去发挥这些能力。比如,如果理解了计算机语言的规则和结构,就可能写出另一种新的计算机语言。

●我们的记忆容量有限度吗?这个空间像一个有固定墙的房间,还是一个有活动墙的房间?

墙壁是弹性的。硬壳容器的思想是陈旧的,尽管它很美妙。在柯南·道尔写的《血字的研究》里,侦探福尔摩斯认为:“一个人的大脑,原本就像一间空着的小阁楼,需要有选择地摆放家具。愚昧的人向里面乱堆杂物,对他可能很有用处的那些知识却被弃之不用……如果认为这个小房间的墙壁是弹性的,可以无限度地将它拓宽,那就错了。”这是一种过时的看法。对我们的记忆来说,它已不适用于“每一种记忆都有一个地方存放”这一概念,它的概念应当是对事物进行“分类记录”。按照这种说法,一个人能被记起,不仅是因为熟悉他的名字,还基于他同普通人一样具有的各种特征,比如,在工作或休假期间认识的人,所以能够记起是因为他们有着红棕色的头发、留着小胡子或戴着眼镜等特征。

●动物记忆与人类记忆的区别在哪里?

最大的区别在于对人类来说最为典型的象征与抽象过程。而对动物来说,它首先靠程序记忆,这种记忆能为它们带来依顺序所做的动作,并“记录”下突出事件的片断。我们人类也靠程序记忆,比如我们穿鞋系鞋带或者骑自行车出行时。我们也利用片断性记忆把我们生活中的个别事件“固定”在脑海中。但要强调的是,我们的大部分记忆都是同事物的意义相联系的语义的记忆。

语义记忆涉及熟悉的事物、概念、语言成分,它同片断记忆不同之处就在于不只是同某一特定的情节相联系。当我们说米兰在罗马的北面、威尼斯在都灵的东边时,我们就调动起了我们全面的认知而不只局限于单个的情况。

语义记忆是在时间的长河中,一砖一瓦构筑而成的,它建成了认知这座大楼。在这座大楼里很难找到单个的经历和单个的回忆,我们同母语的关系就是很好的例证,掌握母语是我们逐步认识那些在词条、文法规则和句法结构中存在的复杂关系的成果。

语义记忆属于明义类别,它是由能够“宣告”的一系列事实和信息成分构成的。当我们说,在我们的住房下有地铁经过,或者说某国加入了欧盟时,我们调动的就是明义记忆。

从进化论的角度讲,程序记忆是很古老的。原始的有机体,如无脊椎动物就具有这种记忆。它是在人类发展过程中首先发现的一种记忆形式,在胚胎中就有了。相反,语义类的记忆是在人类进化的晚期,即高级哺乳动物阶段才出现的,是在儿童发育的晚期发展起来的。程序记忆是在大脑退化时最后受到打击的记忆,而语义记忆和明义记忆可能在衰老过程中就遭到严重记忆短缺的打击。

●我们只利用了记忆的一小部分,这是真的吗?

这种情况具有一定的普遍性。利用记忆与动机紧密相关,在此基础上,有的人善于利用,有的人就不会利用。

●为什么一种气味或一种味道能唤起我们以往的记忆?

因为嗅觉和味觉记忆是我们拥有的最原始、最强烈的记忆。事实上,它能帮助动物识别危险情况,也正是由于这一原因,动物的嗅觉和味觉都很灵敏。


本文来自:逍遥右脑记忆 http://www.jiyifa.com/jiyili/64017.html

相关阅读:高质量的睡眠会增强记忆力